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四十八章:你跟我说实话

第三百四十八章:你跟我说实话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地看了林青悦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青悦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看你们两个在谈判桌上争锋相对的,我还以为你把她给恨透了,没想到居然还想和她做朋友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争锋相对又怎么啦?只能说是立场不同而已,不意味着因为这件事而记恨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谈判结束后,我让你们两个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青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们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的六点多,恰好遇到了下班的晚高峰,于是我们便被堵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拥堵的路况让我觉得有些压抑,于是我便打开了车窗,想要透透气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的林青悦用手把玩一根头发丝,似乎是不经意地对我道:“你知不知道……今天白芷的新专辑发布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她一眼,点头道:“嗯,我看到了白芷发的朋友圈,这张专辑的名字叫做《不见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这张专辑取这个名字,里面的含义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含义?我不知道,只觉得文艺性质很重,看起来就觉得文绉绉的,具体是什么含义的话……我还真没多想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了笑,对我哼唱了一下这首歌,然后道:“但旋律还是蛮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我点了点头,随后对她意外道:“不过……你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我可听了不下十遍,感觉还是蛮好听的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首歌应该会很火,因为不管是它的旋律还是歌词,都会不自觉间让人很上头,所以当然会火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林青悦接着道:“更为重要的是,它虽然有些像口水歌,但是它的质量很高,跟普通那些口水歌完全不一样,看它的填词和作曲就知道是什么含金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报了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意外了,想来杨乐还真的不吝惜自己的资源,给白芷请的填词、作曲都是业内相当有名气的,即便我不是圈子里的人,但我也很熟悉这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嘛,真是很难不火啊。”林青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有些好奇地看着她,问道:“你怎么突然跟我聊起白芷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道:“怎么了?这难道不可以吗?她可是你的朋友哎,我关心一下也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没有,只不过你的关心太突如其来了,让我有些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虚什么?不会瞒着我做了什么坏事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没有,你可别乱想!”我连忙对她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所以你得老实点,以后我会随时查岗的,听到没?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得意一笑,对我道:“那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里时,已经是晚上的七点钟,好在之前王翩翩已经备好了菜,所以我们倒是不用外出买菜了。

    晚餐是林青悦做的,我想进厨房帮忙时,她倒是把我推到了一边去,让我别碍事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笑了笑,只好从厨房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林青悦做饭的时候,我却接到了江欣乐打过来的电话,在这个紧要的关头,她这番电话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因为正常来说,江欣乐不会直接给我打电话,而是通过微信交流,除非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您现在已经回去了?”江欣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……可能有谢潇潇的消息了,您看您现在放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正在厨房做饭的林青悦,如果我这时候贸然离开的话,肯定会让林青悦难过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对谢潇潇问道:“我现在也有重要的事情,你可以在电话里简单跟我说一下是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江欣乐犹豫了一下,然后道:“谢潇潇现在或许还在南京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,问道:“真的假的?你们找到她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其中一个人见到了,不过却跟丢了,但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她在南京,而且身边有人保护着。”江欣乐道。

    “她在南京也不是没有道理,如果有人能够提供妥善保护的话,她干嘛要四处奔波呢?”我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董事长……还有一件我们调查出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江欣乐的语气显得有些犹豫,好像在考虑怎么和我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直接说吧。“我道。

    “谢潇潇在离开之前和天贸的人有过交易,天贸那边好像给了谢潇潇一笔数额不小的钱。”jujiáy

    “可以确定吗?”

    江欣乐道:“这点可以确定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按道理来讲,林家那边是不知道谢潇潇行踪才对的,可是谢潇潇却和他们做了交易,难道这个人是林静轩?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想来林静轩不会欺骗我,他算是一个光明磊落且十分真诚的人,不屑于做这些小手段的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这个人会是林叔?我不确定,但看样子他的可能性算是最大的了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您打算怎么办?”江欣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。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会儿,对她道:“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,我不确定林家到底是谁和她做的交易,也不敢妄下判断,你那边没查到是谁和她做的交易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但这只是天贸的一个中层员工,并不能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知道了,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这些了。”江欣乐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那边继续着手调查,有什么进展随时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董事长明天来的时候,我再把具体的调查资料给您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江欣乐的对话后,林青悦正好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,对我好奇道:“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在和江欣乐,跟我汇报了一下集团的一些事情。”我半真半假地对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这件和林家有关的事情,我没敢直接告诉林青悦,因为牵扯的人实在有些多,所以我不会让她轻易入局的。

    “哦,不会是在说投资的事情吧?”林青悦像是不经意地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紧张什么?当然不是,关于投资的事情是肖总单独对我汇报的,而且我已经全权交给他们处理了,自己并不会过多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解释那么多干什么,我又不会直接将军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片刻后才明白林青悦说的“将军”是什么意思,于是我尴尬地笑了笑,倒是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快洗手吃饭。”林青悦白了我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吃完饭后,一直到晚上的十一点左右,王翩翩才踉踉跄跄地走了回来,扶着她回来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性,估计这就是王翩翩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王翩翩在这里也生活了很久,当然有着自己的圈子,所以我不认识倒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道过谢后,我便和林青悦一起把王翩翩扶回了客厅,然后让她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地看着她,对她道:“你干什么了?怎么喝那么多酒?”

    王翩翩摆了摆手,含糊道:“你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现在还能不能去洗澡什么的?洗完了澡就赶紧上床睡觉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把手掌贴在了额头上,然后闭上了眼睛,对我道:“你先让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见状,我也不好再劝她,只好无奈地坐在了她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林青悦则是对王翩翩道:“翩翩姐,我去给你煮点解酒茶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青悦离开后,我便凑近了一些,然后犹豫了一下,对王翩翩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jujiaz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