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章:你今晚梦到了什么?

第三百五十章:你今晚梦到了什么?

    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有些意外的,没想到白芷会专门约我吃饭。

    虽然南京和上海两个地方离得并不算太远,但即便是从上海坐高铁过来,也是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了一下,我便回复道:“到时候再看吧,很可能这两天就谈完合作了,所以提前回去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想起白芷新专辑的事情,我不由得对她道:“那个,我有些好奇,为什么你新专辑的名字叫做《不见》?这里边是有什么含义吗?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当我这么问的时候,我探讨的只是专辑本身,并不是有其他的隐藏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回来的时候,林青悦就曾经有过这类的疑问,而我也猜不出来,索性直接问当事人白芷好了。

    当我这条消息发过去的时候,白芷却没有马上回我,而是隔了好几分钟后,才对我问道:“你知道我发新专辑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这不还给你朋友圈点赞了吗?”

    “噢对,我没看到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不过,你还没回答我呢。”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里边有什么含义吗?这个……你得听完整张专辑才能领悟的到,如果是我单纯说给你听,反而表达不出来这个意思,你懂吧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白芷这不是说了跟没说似的吗?

    于是我便回复道:“你这是在变相让我听完你整张专辑啊,不过我确实挺有兴趣的,这首《不见》就很不错,所以我对其他歌也有点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你听完后再来告诉我呗,到时候我再看看你的感悟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聊到这咯,你赶紧休息吧,都快十二点半了。”

    当我白芷这么说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,这时候已经是凌晨的十二点二十八分。

    于是我赶紧回复道:“那行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晚安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白芷的对话后,我便把手机放了下来,可或许是看手机看了太久的缘故,却让我有些小失眠了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了几分钟后,我终于不再强迫自己入睡,而是揉了揉眉心,再次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拉开房间的窗帘,我便看到了天空高挂着的月亮,月亮四周似乎有浓云,以至于它变的忽明忽暗,像是一颗有些坏掉的旧灯泡。

    十月份南京已经有些凉意了,甚至还时不时会下起阴雨,正如此时一样。

    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,天空已经下起了绵绵细雨,雨水清脆的打在窗户上,发出“嗒嗒嗒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林青悦睡了没?”我心想。

    她或许早已经睡了,因为她很少出现失眠的症状,睡觉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她会梦到什么?

    我有些好奇,于是我便再次打开了手机,然后对林青悦道:“你今晚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当然了,林青悦没有回复我,而我也不会傻傻的等着,于是在发完这条消息后,我便裹上了被子,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把这条消息发过去后,我的困意便席卷而来了,于是很快我便陷入了睡眠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我是被刺眼的阳光给弄醒的,由于我昨晚没有拉窗帘的缘故,所以当太阳升到一定的高度,以至于阳光能够精准的照射到我的脸上时,我便随之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手机一眼,发现这时候已经是上午的九点钟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马上从床上起来,而是习惯性地打开手机,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信息。

    果然,今天上午有两个人找了我,一个是林青悦,另一个就是方麟。

    我先看的是林青悦发给我的消息:“我今晚梦到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大肥猪,除了又白又肥之外,它的耳朵也很大,大到可以盖住自己的嘴巴,不过你猜猜它在干什么?

    它居然躺在一张床上,手里还拿着手机!我真是难以置信,当我再往下看时,却发现它好像在给人发微信,发的内容就是:你今晚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随后便是一堆呲牙的表情,估计林青悦已经笑翻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地回复道:“你不如直接骂我是猪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条消息发过去后,林青悦倒是没有回复我,想来这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别墅,正往他们天贸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条消息,则是方麟发过来的,他已经把今天中午吃饭的位置和时间发了过来,地点是位于秦淮区的一家苏帮菜,时间是上午的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我答应了下来,表示自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关于方麟和我姐的事情,我是没有办法帮得了什么的,一切都还得看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起床之后,我便换了身衣服,简单的洗漱了一番。

    下了楼倒是没有发现王翩翩的身影,但是餐桌上已经被盖上了一张纱罩,打开一看,里边倒是盖着一锅粥,还有几根油条。

    我给自己盛了碗粥,然后坐在餐桌旁吃了起来,或许是我太过熟悉粤式风味了,所以当我吃了几口粥后,便知道这顿早饭是林青悦做的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,王翩翩才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裙,揉着眼睛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后,有些意外,问道:“你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吧,你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晚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昨晚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翩翩便坐到了我对面,然后自己给自己盛了碗粥。

    “大概十一点的时候,我就得出发了。”我对王翩翩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和方麟吃饭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放下了勺子,对我意外道:“你真的约好了他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主要是想看看他对你是什么态度,而且……就算我没有约他,他都打算约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约你干什么?”王翩翩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道:“你都不愿意给他一个答复,他心里肯定着急啊,走投无路之下,除了找我还能找谁?”

    王翩翩瞪了我一眼,竖起一根手指,对我道:“你可不要胳膊肘往外拐啊,我可是你姐!虽然不是亲姐,但是……但是我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,而且也胜似亲姐了,你可不能因为别人给了你点小甜头,你就把我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道:“当然不会,这可是关系你的终生大事,我一定会小心谨慎的,顺便帮你试探试探,他到底是什么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去吧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稍微犹豫一下后,我问道:“那今天下午,你还去不去看第三轮谈判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会去的,如果不出意料的话,估计这两天你们就会把这个合作方案给谈妥了。”王翩翩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要不要我回来接你。”jujiáy

    “当然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中午十一点,我便开车前往秦淮区的那家苏帮菜馆,方麟早已在那里订好了位置,提前把房间号发给了我。

    大概十一点半左右,我便来到了这家餐馆,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这家餐馆看起来十分高档,并不像是普通的餐馆,就连停在外面的车子,都有不少是上百万级别的豪车。

    看来方麟真的很看重这次见面了,我想。

    跟服务员报了包厢号后,她便领着我往楼上走去,差不多来到二层的最后一间包厢后,她才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里边传来方麟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于是服务员便帮我打开了房门,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进了包厢,我便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方麟,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,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憔悴,这是典型的为情所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