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一章:除非我不爱她

第三百五十一章:除非我不爱她

    我在方麟面前坐了下来,然后笑道:“方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方麟点了点头,道:“是有段时间了,你们合作谈的怎么样?听翩翩说,你们很快就要和林家达成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大概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方麟稍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对我道:“对了,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件事,我目前还没有调查出一定的结果,但我却发现谢潇潇在失踪之前好像跟天贸的人有过接触。”

    记得我以前曾经让方麟帮忙调查一下谢潇潇的情夫是谁,不过却一直没有结果,因此我倒是没有把希望放在方麟这里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找出谢潇潇的情夫,那么找出谢潇潇也不难,可难的是,我们并不知道她的情夫到底是谁,只知道这个人大概率是在广州的。

    我犹豫道:“她跟天贸的人接触过这件事,是发生在她离开广州之后,还是离开广州之前?”

    如果是离开广州之前的话,那么谢潇潇和天贸的人接触也算是正常,但如果是离开广州之后,那么当时的谢潇潇已经和林家决裂,所以她为什么又要和天贸的人接触呢?这就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方麟微微皱起眉头,然后对我道:“这是离开广州之后的事情,不过这是天贸内部的一个知情人说的,准不准确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和谁接触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和谢潇潇接触的人,以前的职位并不算高,只是在近期被提拔到了管理层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想到了林青悦,但是当然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于是我问道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黎进昌。”方麟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他之前有和谢潇潇接触过,但只是短暂的接触而已,好像并不呢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是林叔的秘书,所以他在一定程度上是代表了林叔的,如果黎进昌接触了谢潇潇,那么是不是林叔的表示呢?

    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方麟这时候倒是给我倒了杯茶,然后对我认真道:“这件事你放心好了,我会帮你慢慢查出来的,现在已经有了线索,找出里边的缘由并不难,总会有人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方哥。”我点头道谢。

    方麟摆了摆手,稍微犹豫一下后,对我道:“周景,除了这件事之外,这次我来找你的另一个原因,你应该也能猜得到吧?”

    我看了方麟一眼,试探性地问道:“是因为我姐吗?”

    方麟顿了顿,最后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说吧,我听着。“

    方麟深吸了口气,然后对我道:“我向你姐求婚了。”

    当他说出这句话后,便没有继续往下说,而是看着我,像是在看我的反应一般。

    但由于我已经在王翩翩那里知道了这件事,于是我的反应倒是有些平淡,反而看到方麟没说话了,我还愣了愣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方麟似乎有些意外,对我纳闷道:“你怎么一点也不意外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我姐已经告诉我了,要不然我干嘛要约你出来谈谈呢?”

    “她告诉你了?好吧好吧,那……那你应该知道整件事情了,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姐现在是个什么态度?她现在既没拒绝也没同意,我是真的有些搞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对方麟道:“有没有可能,她在面对你求婚的这件事情上,是下意识的感到惶恐和迷茫的。”

    方麟放下了手里一直握着的茶杯,对我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你要知道,我姐是个怎么样的人,她已经是自由惯了的,如果要结婚的话,那么这对她来说意味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,她会害怕、会紧张、会无助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我在啊,我不会让她有这种情绪的。”我话音刚落,方麟便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光说没用,你要让她感受到,可是……可是说句实在话,你在她面前得拿出点男子气概,你懂我的意思吗?就是做回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方麟愣了愣,尴尬道:“说出来不怕你笑话,在你姐面前,我就几乎是换了个人,如果你要是让我用平时的态度去对待她,除非我不爱她,否则很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你的一个问题了,但如果你改不了的话,那还是……做个暖男?你要让她觉得跟你在一起,很安心、很有安全感,这样才可以,同时要给她一定的自由,不能无时无刻地干涉她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,方麟打断了我的话,对我无奈道:“周景,这话你可说错了,我从没有干涉过她的生活,可是……可是她也不干涉的我的生活,虽然我和她在谈恋爱,可是一点谈恋爱的感觉都没有,反而让我终日惶恐的,甚至以为她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想笑,方麟说的的确没错,王翩翩确实是这么个性格。

    于是我咳嗽了一声,对他道:“我说的大致就这些了,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,然后你们两个再约出来好好谈一次,看看到底要不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方麟苦笑道:“那只能这样了,不过你姐这次见面还会不会突然跑掉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感情王翩翩当时是直接跑掉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憋着笑意,对他道:“应该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我和方麟便各自离开了,在这次见面后,我大致可以肯定方麟是真的喜欢王翩翩的,喜欢到甚至在这段感情里变成了非常卑微的一方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,但只能把我看到的告诉给王翩翩,多的事情我却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王翩翩刚好吃完了饭,正在收拾餐桌,见到我后,倒是假装不经意地对我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谈了一些关于林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皱起眉头,问道:“林家的事情?你又请他帮忙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瞪了我一眼,道:“你可别仗着人家喜欢我,所以滥用他的资源啊。”jujiáy

    “喂,你这就开始护着他了?”

    王翩翩脸色一红,羞怒道:“这哪里叫护着?我这是陈述事实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好好好,不过这只算是我欠他的人情,以后一定会找机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“哼”了一声,倒是没再说什么,而是看着我,像是要等我开口一般。

    我有些“不解”地看着她,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她瞪眼道:“你不是帮我去探风了吗?探出个什么结果,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她道:“你别急,我慢慢和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我便把今天吃饭的事情大致地告诉给了王翩翩,而她在听的时候,时而不自觉地蹙眉,时而则是唇角带笑,表情倒是有些丰富了。

    等我说完了,王翩翩还是怔怔的,整个人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我咳嗽了一声,她这才反应过来,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让我和他约出来谈一次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在场?”

    “呃,我的话,我还是算了,不习惯做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瞪了我一眼,道:“你必须去,这又不是去约会,而是谈我的终身大事,你能不能有点当弟弟的觉悟?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随后无奈道:“那你说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“等你把这边的事情忙完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钟,我载着王翩翩往总部驶去,而第三轮谈判,也即将展开了。

    就如王翩翩所说,这场谈判已经接近尾声,可是这并不意味着结束,反而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或许等到合同正式签署后,那个“幕后之人”也会现身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