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四章:黎进昌的自述

第三百五十四章:黎进昌的自述

    林叔的话说的十分诚恳,单凭这一点就能让人觉得他不像在说假话了,当然了,更重要的原因是林叔说的没错,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个时候摆我一道,反而更应该和我统一战线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我点头道:“好吧,那就麻烦林叔回去查看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包在我身上,你放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们谈完关于谢潇潇的事情后,我便示意林叔可以起筷,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的话题倒是变得稍微轻松许多,林叔喝了口酒后,对我问道:“周景,关于你和青悦订婚的事情,你打算……放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我稍微犹豫一下,对林叔道:“要不放在十二月份吧?有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充分准备。”

    林叔微微皱眉道:“十二月份……会不会太晚了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林叔,这也不算晚了,你别忘了,我现在才二十出头。”

    林叔愣了愣,随后笑道:“也是,平时和你接触的时候正式场合比较多,倒是把你的年龄给忽视了,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你年少有为啊。”

    关于林叔的夸赞,我只是笑了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林叔对我的态度里有些许恭维的成分,一切就好像回到了半年之前,那个时候老周还在执掌周氏,我还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大少爷,只不过半年之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场景宛如昨日重现,但我只希望一切顺顺利利的,不要再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我有些伤感,抬起酒杯轻抿了口酒,温润冰凉的酒液顺着咽喉流入我的胃部,顿时让我有种遍体发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叔同样喝了口酒,然后对我道:“周景,这次回去之后,我打算让静轩慢慢复出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林大哥的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林叔叹了口气,对我道:“表面上看起来是没问题了,可实际上谁又清楚他是怎么想的?不过医生检查过了,说是大致没什么问题,可以试着回归正常生活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林叔抬头看着我,然后接着道:“所以我打算让他负责和你们合作这一块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因为我们和林家合作这一块算是关键项目了,不是说我瞧不上林静轩的商业能力,而是我有些担心林静轩的状态,不知道他能不能适应这样的工作。

    我犹豫道:“林叔……我不是质疑林大哥的商业能力,反而很钦佩他的能力,但是他现在才大病初愈,如果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他,会不会让他压力太大了?”

    林叔摇头道:“除了他之外,我也会亲自跟进这个项目的,其实如果他没问题的话,那么来谈判的人也不会是我而是他,当然了,我给他这个任务的另一层目的,就是想用这种工作压力刺激他,在这种工作压力下,他根本就没办法胡思乱想了,你觉得呢?”jujiáy

    既然林叔这么说了,我也没有办法说些什么,其实我本就没资格提出什么意见,天贸那边让谁负责是他们的权力,林叔这时候告诉我算是给我一定的尊重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点头道:“好吧,既然有林叔你在背后站阵,那么我当然放得下心。”

    林叔点了点头,稍微犹豫一下,问道:“说回订婚的事情,到时候周太太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我妈没办法回来,但我结婚的时候,她会回来的……所以这次订婚宴设在南京也好,设在广州也罢,都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还是设在南京的好,结婚宴就举行南京、广州各举行两次吧。”

    结婚宴的事情那还早了,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和林叔一直喝到了晚上的八点钟,这时候我已经有了醉意,而林叔更是喝的比我还醉,直接趴倒在了桌子上,于是我不得不通知天贸那边的人,让人派车过来把林叔接回去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后,包厢的门便被打开了,进来的是天贸的副总黎进昌,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见到我后,倒是很有礼貌地跟我打了声招呼,全然没有我们之前争锋相对后再次见面的尴尬。

    我和黎进昌把林叔扶上了车子后,黎进昌倒是站在原地,并没有急着上车,看样子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没有离开,而是站在黎进昌面前和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黎进昌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,然后递给了我,对我问道:“周总,要来一根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不了,我不抽烟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点了点头,自己倒是没有抽,反而把这支卷烟重新放回了烟盒里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一下后,黎进昌对我道:“我知道我们之前有些误会,但是我们天贸已经和你们周氏即将正式合作了,所以我想跟周总您道个歉,希望之前的事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的话倒是让我感到惊讶了,虽然之前和他有过一定的矛盾,但我的确没有放在心上,而他居然为了这件事专门来向我道歉,这不得不让我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他道:“这件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,不过……有件事我想当面问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在这里碰上黎进昌了,那么我也没必要让林叔去质问他,不如自己直接问他,看看黎进昌是怎么回答的。

    黎进昌有些意外,但还是点头道:“周总您问,如果我知道的话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黎进昌的眼睛,对他问道:“在谢潇潇离开广州之前,你是不是和她见过面?”

    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,黎进昌点头道:“是的,我和她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们为什么要见面?”

    黎进昌这时候倒是有些犹豫了,片刻后才对我道:“这件事……我恐怕不太好说,周总您能给我一个说出来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谢潇潇的事情牵扯了很多,这其中包括你们天贸还有我们周氏,甚至会影响到我们两家的合作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我对他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我就告诉周总您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看了坐在后座的林叔一眼,示意我往旁边走几步。

    虽然林叔此时已经喝的大醉,但是难保不被他听了去,黎进昌也算是小心谨慎的了。

    跟他走到了一边后,黎进昌深吸了口气,对我开口道:“是林静轩要求我去的,他让我给了谢潇潇一笔钱,算是她的……青春补偿费?或许可以这么说吧?在给了这笔钱后,林静轩便正式和谢潇潇一刀两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春补偿费?”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听起来有些不合理,因为出轨的人是谢潇潇,这些年她跟着林静轩什么福没有享过?为什么她出轨之后,林静轩还要给她一笔青春补偿呢?

    我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黎进昌笑了笑,对我道:“这其中的缘由我也不清楚,但想来谢潇潇或许手里握着林静轩或者林家的一些把柄,所以林静轩才会甘愿给她这笔钱,再说了,林静轩对她这么痴情,即便谢潇潇手里真的没有什么把柄,林静轩也会给她钱的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说这话的时候,言语里透着一丝轻蔑,虽然掩饰的很好,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也是,对于林静轩这种行为,就连我都有些觉得反感了,更何况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他下属的黎进昌?

    说到这里,黎进昌补充一句道:“当然了,他交代给我的就是给谢潇潇一笔钱而已,后面的事情是我自己揣测的,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什么……那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