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五章:你都还没求婚呢!

第三百五十五章:你都还没求婚呢!

    “周总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在我思索间,黎进昌打断了我的思绪,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没什么了,你先送林总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犹豫一下,对我问道:“周总您也喝了酒吧?要不顺便送您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黎进昌点了点头,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后,我倒是没有马上回去,因为回去之后还要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林青悦。

    在我没有想好一套说辞前,我怎么能够回去呢?

    我来到一处树墩子坐下,然后思考起刚刚黎进昌说的话,虽然信息量不大,但是他却有种把祸水引到林静轩上的嫌疑。

    在他的自述里,自己只是一个传话人而已,可是黎进昌的话真的能够相信吗?

    即便相信,我也不会尽信,还是会保留一定的怀疑。

    但是从他的分析来看,林静轩的确是有这样的动机的,可如果我去找林静轩证实这件事,他也同样不会回答我,所以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局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,现在只能寄托于林叔能不能从那个中层员工里问出点什么,同时也希望江欣乐那边有新的进展吧。

    我大概坐了十来分钟后,便重新站了起来,然后叫了一个代驾,准备送我回去。

    想起代驾这件事,我就想起当初和老刘的约定,其实如果老刘愿意的话,我会让他进入周氏实习,然后慢慢把他变成我的左膀右臂,因为他是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但我也清楚,假如我真的跟老刘这么说了,他一定会拒绝我的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代价便骑着一个小电车过来了,我把钥匙给他,然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时,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,王翩翩早已回来了,这时候正在沙发上看着一档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她见到我进门后,便对我道:“时间已经约好了,就在这个周末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问道:“约什么了?”

    王翩翩抄起一只拖鞋就朝我扔了过来,气急败坏道:“你说呢!你答应过我什么?”

    我闪身躲过她扔过来的拖鞋,然后从地上捡了起来,笑嘻嘻地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记得,不过你刚刚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懵了,也行,到时候是不是我们都回广州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吃饭的地点在广州,我也叫上青悦了,倒是咱们四个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这样我也不至于做电灯泡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王翩翩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连忙举起双手,对她道:“不说了不说了,我先去洗澡,喝了点酒有点头晕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双臂环抱,对我笑道:“那建议你晕之前把今晚的事情告诉你女朋友,人家在楼上乖乖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我有些头皮发麻,随后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二楼后,我便打算先去洗个澡,然后再去找林青悦。

    不过当我打开自己的房门时,我却看到林青悦正盘腿坐在我床上,手里正在横拿着手机,估计是在打着游戏。

    她没看我,但是抽了抽鼻子,然后皱起眉头对我问道: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点头道:“喝了一点,但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多?我都问到你身上的酒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说着,我自己闻了闻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啦,先去洗澡吧,然后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便把床上的睡衣扔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接过了衣服,然后便进了淋浴间冲了个淋浴,等我再次出来时,林青悦已经打完一把游戏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一个枕头坐在床头,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对我道: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倒是没坐在她身边,而是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林青悦瞪眼道:“干嘛!还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过来?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然后便坐在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林青悦很快就抱住了我的手臂,然后握住了我的手,对我道:“你可以说了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我心知是瞒不过林青悦了,于是我便把最近江欣乐调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,只不过其中某些细节倒是隐了过去,而且黎进昌今晚对我说的那番话我也没有告诉她。

    这其中涉及到了林静轩,所以当然不好随便乱说的了,更何况这件事还真假未知。

    听完了我说的话后,林青悦皱起眉头,对我道:“我一直不喜欢黎进昌这个人,他一直给人一种很阴险的感觉,看起来就想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青悦顿了顿,对我道:“不过……姓林的也说过,身边要什么样的人都有,即便是黎进昌这种人,身上也有值得利用的地方,不过尽管如此,看人不能看表面,黎进昌也不完全是我们看到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林叔告诉你的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苦笑了一声,摇头道:“他这是告诉我哥的,只不过我碰巧听到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一下后,我便对她道:“今天和林叔商讨了一下,除了谢潇潇的事情外,还有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关于我们订婚的事情,我想把它安排在十二月份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,你都还没求婚呢!我……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松开了我,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,说到最后脸颊甚至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才发现我还没有跟林青悦求婚,所以当然不能贸贸然地就订婚了,最起码的仪式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婚戒没有,场地也没有,所以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,重新把她抱了回来,对她轻声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正式地向你求婚的,之后再说订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以为我会轻易地答应你啊。”林青悦别过了脸。

    我朝她脸颊轻轻吻了一下,笑道:“我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转过头瞪了我一眼,最后却只是在我大腿上轻轻地掐了一把,然后依偎在了我的怀里,轻轻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?”林青悦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抚摸着她的头发,然后对她轻声道:“林叔打算把和我们合作的这个项目交给你哥,用工作上的压力来刺激他,除了让他适应生活的同时,也希望他不会再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睁开眼睛,微微皱起眉头,对问道:“这样会不会太紧迫了,要知道我哥可是休息了很久,而且现在的情况虽然比以前好了很多,但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不要紧,到时候林叔会在后面坐镇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,倒是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躺在我怀里的林青悦好像已经睡熟,于是我把她轻轻放在了床上,帮她盖好被子后,我便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我即将下床的时候,林青悦却用手指勾住了我的衣角,只见她别过脸,赧颜道:“那个……你可以留下,我……我想你陪陪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笑道:“你不怕我姐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林青悦瞪了我一眼,道:“那你回去好了!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头道:“当然不了,那我今晚就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青悦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夜的天色十分清朗,圆月的四周连一片云雾都没有,这跟前几天的月影朦胧有了一种很大的反差感。

    夜晚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了阵阵凉意,我想再过半个月左右,出门就必须得穿上一件外套了吧?

    只是半个月之后,我早已不在南京了。

    而下次回来,会不会已经是我和林青悦举办订婚宴的时候了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