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六章:最应该考虑的事

第三百五十六章:最应该考虑的事

    次日,我和林叔正式在这份合作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这也意味着我们周氏和天贸正式开始合作了。

    就如同林叔昨晚所说的那样,以后便是风雨同舟,荣辱与共的一个局面,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,在某些程度上,我们周氏在天贸的话语权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这点我们大多心知肚明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可以干涉天贸的董事会,这源于我们的投资额实在太大,以至于天贸那边不得不重视我们的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在签署完合同后,我们周氏这边便宴请了双方所有的谈判代表,用专车送到了位于鼓楼区的那家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而我作为周氏的董事长,自然也是要参加的。

    在晚宴上自然少不了喝酒,而我作为周氏的董事长,当然是众人敬酒的对象,所以不胜酒力的我,还没到一轮之后,便喝的有些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情我倒是不记得了,只知道被几个人抬到了车上,好像林青悦也在,然后一起把我送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夜半时分。

    我是被腹中的绞痛感疼醒的,可是当我准备去揉一下肚子的时候,却感觉胃里的东西直往上涌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自己要吐出来了,便连忙翻身下床,然后凭着印象朝二楼的厕所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当我呕吐不止的时候,却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后背,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,以至于没有马上回过头去看是谁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后,我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我便听到了林青悦有些抱怨的声音:“不能喝还那么喝!你以为你是我啊,这下难受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便拿着一张纸巾打算帮我擦嘴巴,不过我却接过了她手里的纸巾,尴尬道: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倒也没坚持,把手里的纸巾递给了我,然后对我问道:“我去给你倒点热水?”

    “嗯,稍微烫一点的。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林青悦离开后,我便冲了马桶,然后用热水洗了把脸,暂时让自己好受了一些,但是那种恶心感仍然萦绕在心头,让我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由于暂时是吐不出来,而我也不敢扣自己的喉咙,于是我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来了个标准的“葛优躺”。

    大概半分钟后,林青悦便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过来,在我身边坐下后,便把杯子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喝了大半杯水,这才感觉胃部舒服了许多,可是那种恶心感还是隐隐约约地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好点了?”林青悦皱着眉头问。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可能是喝伤了,还是有些想吐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扣扣喉咙,把肚子清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愣了愣,然后笑道:“不是吧?你居然这都不敢吗?”

    我放下了杯子,无奈道:“人总会害怕一些东西的嘛,我当然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倒也没勉强我,而是对我问道:“那回去躺着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吧,我想坐一坐,稍微缓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等。”说着,林青悦便站起了身子,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,但也没有多问,抬头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,这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三点钟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在上午的十一点钟我将会和林青悦一起在禄口机场乘飞机回广州,正式结束我们这趟南京的行程。

    其实在临走前,我还想找张紫珊谈一谈,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,所以终究没有办法和她约出来见个面了。

    我只希望张紫珊

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现在我的事业已经逐渐步入正轨,唯一让我担心的地方就是那个“潜在的敌人”还未浮出水面,这就像是我心头上的一根刺,让我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从我这几个月的接触来看,集团里的那个内鬼还未真正地露出马脚,当初我本以为那个人是黎生,可是迄今为止黎生依然跟随着我们的步伐,并没有在这关键的时候卖掉自己的股份,所以我也只能排除了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除此之外,我真想不到还有谁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里,我还得到了另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,也就是昨晚黎进昌对我说过的话,他很明显地把我的注意力引到了林静轩身上,可他是林青悦的哥哥,我又怎么能够怀疑他呢?

    我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青悦走了回来,手里拿着一小瓶万金油,然后坐在了我的身边,她往手心抹了点药膏后,便要把手伸到我的衣服里,我却下意识地躲了躲。

    “躲什么?”林青悦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东西会不会太凉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往肚子上抹这些药膏的习惯,最多只是往太阳穴或者额头抹而已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们那里经常这样的,抹了之后至少你不会那么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便摊开手心,对我问道:“那你还抹不抹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青悦莞尔一笑,然后便把手伸到了我的睡衣里,然后轻轻地给我揉着肚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回来之后……是你帮我换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因为我被众人抬上车子后就已经昏睡过去了,所以我回家之后的这些记忆基本上都是空白的,见到身上已经换好了衣服,自然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翩翩姐才懒得动手呢,只能让我这个当女朋友的来咯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不好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就是觉得你对我这么好,我一定要回报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报?”林青悦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喝醉了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林青悦一巴掌就拍到了我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是谋杀亲夫啊!”

    虽然痛倒不是很痛,但那声响着实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活该!谁让你耍流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叫耍流氓?这叫知恩图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林青悦举起手,作势要打。

    我连忙摇头道:“不说了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接着给我揉揉呗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来!”

    “喂,我可是个病人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,还是帮我继续揉起了肚子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柔软细嫩,揉搓的力度恰到好处,既不会让我感到难受的同时,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那种反胃感,不过就是因为涂了万金油的缘故,导致我肚子上有些清凉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姐是跟我们一起回去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,同一班飞机,和我们一样都是头等舱,只不过位置应该不是在一起的。”林青悦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方麟呢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jujiáy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一直在客厅坐到了凌晨三点半,这才熄灭了灯回到房间,由于林青悦帮我按摩的缘故,我那种恶心的感觉已经好了很多,只不过倒是有些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这几天或许是累坏了,所以躺在床上不久就睡熟了过去,身体蜷曲在我的怀里,像是一只缺乏安全感的小猫一般,完全没有了白天里如此强势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然后把林青悦搂在了怀里,当一切尘埃落地时,我现在最应该考虑的事情,就是向她求婚了。

    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我都还没向她求婚呢,这就考虑订婚宴的事情了?于情于理都不合适的,我应该先向林青悦正式求婚,这才考虑后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方面,我是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新手,所以这对我来说,也是一道不小的难题了,但这确实必须要做的事情,不能不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