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五十七章:风光无两的刘笙

第三百五十七章:风光无两的刘笙

    次日上午十一点,我们正式乘上了飞往白云机场的飞机,这意味着我们这次的南京之行彻底结束了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,来到南京也差不多一周的时间,可是这一周里却发生了不少事情,除了我正式成为周氏的董事长外,周氏和天贸也顺利签署了合作协议,不过更重要的是,在今年的十二月份,我便会和林青悦正式订婚了。

    至于求婚的事宜,我打算把它放在十二月开头去做,除了让我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外,也是打算和订婚仪式来一个“无缝衔接”,不过关于求婚的话,我还是需要细心准备的,至少要给她一个难忘的求婚仪式才好。

    坐在飞机上,我几乎一路都在思考着如何向林青悦求婚,倒是有些忽略了她这时候的神情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想起林青悦是有些恐高的,于是连忙握住了她的手,轻声问道:“你现在怎么样?要不要让空乘给你倒杯水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手心已经渗出些许汗水,看的出来她是真的有些害怕的,于是我不由得把手握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……我缓一下就好。”林青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记得你这几次来南京,好像都是乘飞机过来的,你……怎么不搭高铁呢?”

    林青悦嗔怒地看了我一眼,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?我暑假来南京的时候,还不是为了想早点见你,要不然我才不会一个人乘飞机呢,当时我可是一个人,吓得我小腿都有些抖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这事的确怪我,当时考虑的有点不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都过去了,反正搭多几次飞机我就习惯了。”林青悦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再坚持两个小时,等回到了广州后,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无奈地看着我,对我道:“算啦,我和你都缺了那么多天课了,我还得回去补一下课程,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要补什么课程?”

    当我这么问的时候,林青悦倒是得意地笑了笑,竖起一根手指对我道:“你看,这就是好学生和你的区别啦,为什么我能排名专业第一,每学期都会得到奖学金呢?这就是因为我平时都会认真学习,除了上课认真听讲做笔记外,课后也会复习以前学过的知识,所以到了期末根本就不用慌张,哪像你,只会临时抱佛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啦是啦,你是三好学生!谁都没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事实好不好?但也不能说谁都没我厉害,只能说我比一部分人厉害,但又没有一部分人厉害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绕口令呢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和林青悦东拉西扯的时候,她的脸色倒是红润许多,不再像刚刚那样苍白无色了,其实这也是我的用意,为的就是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。jujiáy

    大概到了下午一点钟,我们的飞机便稳稳当当的降落了,由于我跟她扯了两个小时的缘故,当降落的广播响起时,林青悦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样子。

    和我们一起下飞机的,除了王翩翩之外还有方麟,虽然王翩翩没有说,但是我当然知道方麟会跟着我们一起回来的。

    同时方麟也派了司机过来接我们,分别把林青悦和我先后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像林青悦所说的那样,在回来广州之后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,所以今天倒是没有办法陪我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报以理解,在回到广州之后,林青悦除了身为天贸的执行副总外,在学校还担任着宣传部部长,我当然没有她那么忙碌了,回到广州就成为了一个闲散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我一个人回到租住的公寓时,倒是莫名觉得有些空荡,即便这个地方比江宁区的别墅小了数倍不止,但由于只有我一个人居住,当然会觉得有些寂寞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日,王翩翩把我们四人聚餐的时间约到了下周末,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都是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的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唯一让我好奇的地方就是,王翩翩一向是十分忙碌的,经常要世界各地的四处跑,可是算上这周的话,她最起码在国内呆了半个月了,难道我舅舅那边真的会允许吗?这我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中午饭我是煮了一包泡面解决的,而下午的时间则是大部分用来补觉了,一直从下午的三点钟睡到了傍晚的六点。

    当我躺在床上醒来时,不由得下意识往窗外望去。

    晚霞透过公寓大大的落地窗照射进屋子里,不管是我铺着的地毯、茶几上半盖着的茶杯,还是墙上高挂的钟摆,凡是目力所及的一切都被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看到过这样的场面,可我好像是第一次在公寓里看到这样的场景,所以我便从枕头边摸出来手机,然后对着客厅拍下了这一刻的照片。

    客厅有些凌乱,但是丝毫不影响照片整体的美感,这时候当我就好像被灵感所击中了一般,如果我把这副场景画下来,那么一定是我又一幅能“拿得出手”的作品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我却把这张照片发了朋友圈,配文之类的都没有,仅仅是一张图片罢了,随后我便关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晚饭我是在外面解决的,吃完饭后倒是有些百无聊赖了,于是我便喊了一辆出租,载着我去了蝴蝶的酒吧,去那里当然不是为了喝酒的,而是打算听听歌,顺便就“求婚”这件事问问蝴蝶的意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寻梦酒吧时,我倒是有些诧异了,因为酒吧里似乎人满为患,好不容易我才能挤进酒吧里。

    到了酒吧后,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因为刘笙这时候正站在酒吧的舞台上,手里正怀抱着一把木吉他,而台下大部分都是她的一些粉丝。

    我挤过人群,然后翻身跳进了吧台里,调酒的小王被我吓了一跳,但看到是我后,这才拍着胸口抱怨道:“我靠,我还以为是哪个狂热歌迷杀到这来了,没想到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舞台,对他道:“狂热的歌迷都在那里扎堆呢,我们这附近的大部分只是看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左右看了看,疑惑道:“你老板娘呢?”

    小王指了指天花板,对我道:“在楼上避难呢!”

    我不由觉得好笑,于是我便发了个微信给蝴蝶,告诉她我过来了。

    大概片刻后,穿着白衬衫的蝴蝶便从二楼走了下来,她倒是没学我翻进吧台里边,而是正儿八经地推开小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蝴蝶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今天刚回来。”说着,我指了指舞台,疑惑道:“不过你这里一般都是不接这些演出的啊?怎么把舞台给刘笙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她也算是酒吧的常客了,最近说是要借我们的舞台做个小型演出,我寻思她才刚出道正是需要锻炼锻炼的,而且粉丝应该也不至于太多,酒吧的承载力应该可以,所以就答应了,可没想到今晚还没开门,外边一下子就堆满了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蝴蝶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把舞台设到外边去?”我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算是占据公众资源的,而且我也没有提前向街道那边申请,到时候被处罚了……你帮我给罚款?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,倒是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舞台时,只见刘笙扎着一条高马尾,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,下身倒是皮裤皮靴的配套,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潇洒、帅气,和她以前的风格简直是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台下的粉丝十分狂热,大声呼喊着刘笙的名字,就连一些原本酒吧的酒客,都不由得把目光放在了舞台上。

    在为刘笙感到欣喜的同时,我也为白芷感到担忧,如果她们真的对上了,那么白芷面对风光无两的刘笙又有几分胜算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沈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镇魔司很大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    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    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    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    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阁楼。

    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    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