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五十四章:凭什么来管我?

第五十四章:凭什么来管我?

    眼前的人是白芷。

    我从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她,也从来没有想过,她会是现在的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随着dj舞曲的节奏,白芷在舞池里摇晃着,她双臂交叉地抬起至头顶,除了展示出她雪白的胳膊外,更是展现出了某处的丰硕,让人难以侧目。

    对面的男人似乎已经抑制不住,终于是一把搂过了那水蛇般的腰肢,神色迫切地和白芷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的行为虽然粗鲁,但白芷也只是微微一惊,随即倒顺势搂住了男人的脖子,可不管男人说什么,白芷始终笑而不语,眉目间充满了魅惑,还有一分自得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脏似乎跳的更快了,甚至能够听到那种打鼓般的声音,而那颗不安的心,仿佛将要从我胸膛中蹦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不是激动、不是兴奋,而是一种失望、一种伤感。

    我没有无动于衷,更不会冷眼旁观着眼前的这一幕,但我也不会以一种野蛮的方式直接把白芷给拉走。

    深吸了几口气后,我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以免等会儿会因为情绪激动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
    我走到了舞池里,走到了白芷和那个男人的跟前,对那个男人客气道:“对不起,我能和她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男人和白芷一同看了过来,男人的眼里充满了不善,而白芷的眼里则是充满了惊骇,她仿佛从未料到我会出现在这里,也从未想过我会撞见她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许是因为被白芷撩拨的心痒难耐,可白芷的无动于衷又让他毫无办法,于是被我打断后,他堆积起来的情绪便灌到了我这里,他言语不善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朋友。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男人眉毛一挑,转头望向白芷。

    白芷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薛总,他是我朋友,我和他说几句话再回来可以吗?”

    这个叫薛总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悦,他撇了撇嘴,道:“白芷,他和你是什么关系的朋友,不会是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就是普通朋友。”白芷摇头道。

    男人斜瞥了我一眼,语气不悦地对白芷道:“哼,薛总我今天可是有点不高兴啊,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去再说,非要现在说?”

    白芷一副为难的表情,正欲开口说话时,我却对这个薛总道:“我不过是想和我朋友说一两句话而已,并不是要和你争夺些什么,我想薛总不至于如此小气吧?”

    说完我便双臂环抱胸前,故意把我的左手手腕露了出来,而我说这句话时,眼神冷漠,语气严肃,虽然话语上并没有多少盛气凌人的地方,但是我的态度明显没有先前那般和气了,反倒是透露着些许不悦。

    薛总对我的态度转变微微皱眉,不过或许是他发现了什么,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不悦的神情,但他还是对白芷道:“行,那你先和你朋友聊吧,我在卡座那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白芷歉意地点了点头,随即便跟着我离开了舞池。

    吧台处,我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人,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刚刚抑制下去的情绪此时再度翻涌起来,犹如洪水一般,先前好不容易逐渐起来的堤坝此时已经有了决堤之势。

    白芷早已从惊骇中回过了神,见我没有主动开口说话,她却对我淡淡一笑,道:“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一个理由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尽力克制住胸前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个义务告诉你什么,虽然我们的确是碰上了,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是么,我为什么不能做出我自己的选择呢,你又凭什么来管我?”白芷看着我,语气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的确管不了你,也没资格管你,但是……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她道:“但是我喜欢过你,不仅仅是我,还有王卓,甚至是上次因为你而和别人起了冲突的张同,如果我是站在曾经爱慕者的身份上和你说,那么当然不够这个资格,可除此之外,我们还是朋友!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爱慕者,呵呵……”白芷笑着,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她对我笑道:“周景,有必要这么强调吗?你喜欢不喜欢我,那是你的自由,没必要刻意说你曾经喜欢过我,难道说你的喜欢很值钱吗?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深深点头,面带讥讽道:“的确很值钱,只是稍稍展露少许,那个姓薛的也会给你几分薄面,那么你又何必跟我这个自甘堕落的女人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够了吗?”我淡淡道。

    白芷或许是被我冷漠的语气吓到了,她没有直视我,眼睛看向了一边,对我道:“你说吧,有什么话直接说,我都受着。”

    我招呼来酒保,给我们一人要了一小杯的伏特加纯酒,白芷没有喝,而我则是把眼前的酒一饮而尽了,因为有些话是需要喝过酒后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我不该刻意那么强调曾经,但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”顿了顿后,我语气稍微放缓了些,继续道:“我承认自己对你的好感,因为你在我眼里是一个纯真、善良又热心的女孩子,再加上你数一数二的容貌,很难有人能够抗拒你的魅力,而我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我发现我们似乎更适合成为朋友,所以我便不再追求你了,而是希望能用一种朋友的关系相处,同时也因为你是王卓追求的人,所以我选择保持距离,但不疏远的相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我周景的倾慕值不值钱我不知道,但是我的确是把你当成朋友的,我、王卓、再加上你,咱们三个从大一开始就是朋友了,一起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,难道这些都是虚假的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紧咬着嘴唇的白芷,道:“而今晚,我是站在朋友这一角度上,想和你心平气和地聊一聊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白芷的眼眶红了起来,可是语气上却自嘲般道:“和我还有什么好聊的,你什么都看到了,所以心里也有了你自己相信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实,我只想听你给一个解释,我相信纯真、善良的白芷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人,并不是我所看到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你要解释,那么我就给你。”白芷看着我,眼眶已经湿润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庭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你还记得,那次和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骗你,所以你可以完全想一想,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了,如果不是生活的无奈,谁会愿意做这些?我没有像你那样的显赫家世,甚至连普通的家庭都不曾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家却欠了一屁股的债,还了这么多年,还欠着将近三十万的负债!而我妈一个小学文化水平的人,一个月只能领个三千块钱不到的工资,怎么还?又怎么养活我们一家?能供我上大学已经是不错了,可这些都是她的不断操劳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劳累过度,我妈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,你知道吗?周景,我真怕有一天回到家里,却再也看不到她了,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?”白芷看着我,眼泪终于是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无声的泪。

    我的心情愈发沉重,或许我自幼的生活便不错,所以很难看到一些人间疾苦,而当我真正了解到某些事实后,却忍不住对自己生出了些许自嘲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和那个姓薛的……”我没有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我还是干净的,你会相信吗?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认真道:“相信。”

    白芷笑了笑,仿佛并不在意我的回答,她继续道:“我是这里的气氛组,起初我的工资也只有三四百一天,后来才慢慢变高,到了现在也有八九百了,虽然这里很吵闹、又有人对你虎视眈眈,但不可否认的是,来钱的确很快,你只需要陪人喝喝酒,跳跳舞,就能赚到这么多,难道我会放弃这个机会吗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却看向了远处卡座上正在和一个女人卿卿我我的薛总,语气带着一丝不屑道:“你以为那种货色就能拿捏我?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女人,心中却是逐渐复杂起来,她真的变了很多,不过或许并不是她变了,只是我了解的不够多罢了。

    “但你这样并不是正途,如果要挣钱,大可以找一些正常的兼职,不仅仅如此,我们学校还提供了许多勤工俭学的岗位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便被白芷打断了话,她面露嘲讽道:“你以为我没有做过这些活吗?你大可以自己亲自去做一做,有的一小时十块钱、有的一小时连十块钱都不到,这点鸡毛蒜皮的小钱,能顶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你自甘堕落的理由吗?”我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,那就算是吧,我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人,但周景,如果你哪天没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那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