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做梦

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做梦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田筱琳看着我,惨然笑道:“或许在你眼里,我既然已经得到了补偿,而且后面生活的还算不错,为什么还要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呢?可是你知不知道,我恨他的……是他明知道自己不会娶我,却过来招惹我,这才是最可恨的地方!”

    田筱琳说这句话的时候,双手不由自主地握起了拳头,手背上青筋直冒,仿佛在努力的控制自己,不让自己的情绪崩溃。

    我听完了田筱琳说的来龙去脉,发现这和我在李沐那里听到的话有些相似,但换做田筱琳这个版本,那就是她受到了韩晓宇的胁迫,要不然这件事恐怕还会继续闹下去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了一下,我问道:“最让我感到不解的一点,是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在刘笙的比赛上边闹事,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会把它忘了。”

    田筱琳松开了紧握的拳头,整个人轻轻地倚靠在沙发椅上,对我道:“这不是显而易见吗?因为我想要得到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在你的立场上看,确实没有问题。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当我说完这番话时,便有服务员过来上菜了,除了牛排、沙拉等等标准的西餐外,还有一支红酒,看样子好像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我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明知道我开车过来,所以点了这么支红酒?”

    田筱琳耸了耸肩,对我道:“当然不是,大不了你喊代驾送我们回去呗,如果你不喝的话,那就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瓶酒恐怕都要一千多了吧?我可不吃这种亏,即便我喝不了酒,但要是你能现在一个人喝完的话,那么这顿饭还是我请客,要是你喝不完,这瓶酒的钱你就自己付吧。”

    田筱琳坐直了身子,对我冷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,没想到就只会欺负女人,看来也没有比韩晓宇好到哪里去嘛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没有没有,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,你把我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喝就喝,难道还怕你不成?”说着,田筱琳便把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,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。

    我制止了她继续喝第二杯,而是对她道:“我们的交易还算不算数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数。”田筱琳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还是先别喝了,我怕你喝醉了,到时候你又怎么跟我做交易?”

    田筱琳放下了高脚杯,对我道:“那你问吧,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下巴,沉吟一番后对她道:“听你说,韩家有涉黑的背景?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问之后,田筱琳不由得眯起眼睛,对我若有所思地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很凑巧的是,我所知道的秘密也包含了这个,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田筱琳拖长了音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竖起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万?”我问。

    田筱琳摇头道:“是十万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还真会狮子大开口,十万块钱买这么一个不知真假的秘密,你觉得我会是这样的蠢货?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,但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去调查,万一调查出了什么猫腻,那你获得的利益岂不是比这更多?所以这十万块钱不算贵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听了,交易取消。”说着,我便拿起刀叉,开始锯着我面前的西冷牛排。

    “周总好魄力,说不听就不听了。”田筱琳拍了拍手掌,倒是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想法,而是拿起了面前的叉子,自顾自地吃着一份沙拉。

    就像我说的那样,现在知不知道韩晓宇的事情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重要,所以我当然不会刻意地在田筱琳这里打听。

    而且从这些日子的接触发现,田筱琳这个人的心机同样是很重的,要不然她怎么会在某种程度上左右了韩晓宇呢?

    所以为了避免自己陷入她的圈套,我还是选择和她“耍太极”,并不让她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在我们吃饭的时候,天色不知不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街道旁的路灯早已亮起,预示着夜晚的来临。

    我有些恍然,这时候依旧是十月下旬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们距离冬天已经很接近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气温上还和夏末的差别不大,但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白天的时间越来越短,我们真的已经渐渐步入冬天了。

    在我晃神的时候,田筱琳已经喝下了第二杯酒。

    她的酒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,因为她喝了第二大杯红酒后,脸色的才微微泛红,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醉意,但我知道,只要她把这整瓶酒喝下去,那么她是必醉无疑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林青悦来喝呢?或许林青悦是那个特例吧。

    田筱琳看着我,微眯着眼睛,对我问道:“你让我喝完整瓶酒的目的,是不是就为了等会儿我喝醉之后……可以和我过夜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……你们就没有一个好东西,不过周景,你如果真的想的话,同样要付出代价的,所以……你自己想好,想想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好笑地看着她,看来田筱琳已经有了些许醉意,只不过她的确是想多了,我真的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吃完饭的时候,已经是接近晚上的八点钟,田筱琳早已酩酊大醉,这时候正趴在桌子上,双目无神地看着眼前的空酒杯。

    如她所说,那瓶红酒已经被她全部消灭殆尽,一滴都没有浪费。

    而我让她喝完这瓶酒的目的,并不是想和她过夜,而是想看看她这个人的性格是怎样的?

    不过就如我所想的那样,田筱琳的确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,至少她做事情非常有魄力,这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我结账后,便扶着她上车子,田筱琳没有拒绝,反而整个人倚靠着我,把重量都压在了我这儿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地道:“大姐,要是你这样的话,我真的很难扶地稳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抱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田筱琳说着,便笑了出来,花枝招展。

    我终究把她弄上了车子,这期间难免有些身体接触,就好像是她故意的一般,不过我却对此选择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上了车子后,田筱琳便闭眼睡了过去,我问她的住所在哪里,她却一个字都不肯说,无奈之下,我便只好送她去酒店。

    不对,不能说是酒店,只能说是一个小旅馆,只要七十块钱就能住上一晚。

    用我的身份证开了房间后,老板娘也没要田筱琳的身份证,而是暧昧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把房卡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道谢后接过了房卡,然后搀着田筱琳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小旅馆,卫生条件并不比上次白芷过去南京时订的那一家好到哪里去,甚至打开门后有一阵霉味。

    我把田筱琳扔到了床上,然后对她道:“好好休息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我拍了拍手,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田筱琳却从背后拉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她,只见她的脸色有些复杂,对我问道:“你真的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我眯起眼睛,问道:“不走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田筱琳眼波流转,里边像是有着一汪春水,愈看愈发让人迷离。

    我虽然是极度有定力的人,但也不想面对这种诱惑,于是我甩开了她的手,对她道:“对不起,我没有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当我准备离开时,田筱琳却忽然猛地抱住了我,我下意识地用手撑住了她的肩膀,可是她却把脸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xxyanqg xxyanq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