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六十五章:慢了一步

第六十五章:慢了一步

    林青悦倒是没有再说什么,挑好自己的尺码后,便把这件衣服买了下来,不过这次她倒是自己付的钱,没再让我先付了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奶茶店时,她便扯了扯我的一角,对我问道:“咱们要不买份奶茶带去ktv吧?”

    我有些犹豫,问道:“大部分ktv都不让自带饮品、零食的,要是他不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青悦拍了拍背在肩上的背包,对我狡黠笑道:“放包里呗。”

    于是我便没有异议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要了一份杨枝甘露,而我则是要了一份青提果茶,我个人来说是更喜欢果茶多一点的,而林青悦更喜欢奶茶。

    ktv离我们所在的商场并不远,所以我们便没有开车过去了,而是直接选择步行。

    出了商场后,我们便来到了商场门前的大街上,而这时,我和林青悦都清晰感受到了空气中的蒙蒙细雨。

    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的确是这样了。”我不禁有些忧愁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林青悦却递给了我一把伞,对我埋怨道:“哪来的那么多墨水,快打伞吧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接过伞后便帮林青悦撑住了伞。

    行走在雨夜,或许我们各有各的心思,我和林青悦沉默着没有说话,只是跟着导航慢慢向前走着,此时的她倒没有像刚刚吃火锅时那么开心了,反而是有些莫名的失落,而我受到她的影响,也没有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行走在一半的路程时,林青悦忽然对我问道:“你上次是不是说要带我去南京玩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即便认真地点头道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五一去吧,如果……如果有空闲的话。”顿了顿后,林青悦又对我认真道:“不过那时候你可得全权负责啊,因为你是东道主,我是客人,更何况周家大少爷也没有什么经济压力嘛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行啊,到时候带你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不过我却有些忧愁道:“不过五一只有三天假期,来去就要一天了啊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一副看白痴地眼睛看着我,问道:“你就不能挤出点时间来吗?”

    说罢,便对我暗示性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明了她的意思,意思就是让我适当的翘翘课了,我哭笑不得,没想到各种奖项拿到手软的好学生林青悦,也有挺坏的一面。

    于是我点头道: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我们预定的ktv后,我便从前台领了一份印有房间号的单子,我开的是一个小房,但对我们来说还是空旷了点,因为上面说明是适合四到五个人的,而我们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落座后,我便准备把她包里的奶茶取出来,接过林青悦却道:“先别拿,等会儿再拿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倒也没问什么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一开始没有唱歌,只是点了几首流行歌曲在播放着,然后自己在默默地看着手机,仿佛是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就里,但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约莫两三分钟后,房间的门便开了,一个服务生拿着一壶水走过来,眼睛四周看了看后,便对我们礼貌道:“如果客人需要用餐或者点一些小吃的话,可以微信扫码下单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摆了摆手,有些不耐烦道: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点了点头,便推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又等了一两分钟后,这才把包里的奶茶取出来,递给我一瓶后,便美滋滋的喝着。

    我一下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感情她是怕被服务生瞧见了我们点的奶茶,然后告诉我们不能喝吧。

    林青悦喝了两口后,便对我开口道:“别觉得奇怪啊,我上次和朋友来ktv,就是因为太早拿出来了,被那个服务生杀了个回马枪,直接把我们带的零食给收到前台去了,后来我们也没要,实在是太尴尬了,想想都气!”

    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她,她现在还真是有些气鼓鼓的样子,双臂环抱在胸前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感情你唱个歌,给你玩成了谍战了。”我调侃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给我翻了个白眼,对我摆了摆手道: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然后便把麦克风递给她,对她道:“还没听你唱过歌呢,来这可不是专门来喝奶茶的啊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接过麦克风后,却有些犹豫,对我嚅嗫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,你先唱吧,我得先润润嗓子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说这话的时候,脸色有些微红,仿佛是有些害羞了一般,这倒是让我有些惊讶了,难道林青悦唱歌的时候会怯场?

    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和她认识的时间还是太短了的缘故,所以在我面前多少会有些放不开吧,于是我没有拒绝,尽管我唱歌水平只是一般般,但想来至少还能保证不跑调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我唱哪首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粤语歌行不行?”林青悦好奇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如果是我听过的一些经典歌曲,那应该可以唱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马上打开了手机搜索着一些歌曲,她一手轻抚着下巴,一首滑动着手机,仿佛正在认真挑选着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就张学友的《只想一生跟你走》吧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首歌我当然是听过的,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,在这首歌的高潮部分语速会非常的快,尽管我会说粤语,但是很难保证流利地跟得上这种语速啊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问题告诉林青悦后,她却皱了皱眉,仿佛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问题一般。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问道:“要不咱们一起唱吧?在高潮的部分你来,前边我来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稍稍犹豫一番后,便点头道: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伴奏声起,我不禁有些紧张了,尽管我表面上表现的很大方,但是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唱歌,有哪个男生会不紧张呢?

    因为紧张,我错过了第一句歌词,林青悦瞪了我一眼后,我便及时调整了状态,从第二句歌词开始唱道:“共你有过一些风雨忧愁。共你醉过痛过的最后,但我发觉想你不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这首歌是一首温柔的歌,同时也是一首苦情歌,高潮部分似乎通过这种很快的语速,唱出试图改变一切的决心,不过我这个音乐外行人当然没法过多评价了,只知道它好听就行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没有等到高潮部分,在我唱到:“但你没带走,梦里的所有……”这段时,她便跟着唱了。

    随后直接顺利让她接手了高潮部分,而林青悦在唱这首歌的高潮部分时,一点都不生涩,反而非常的顺畅、宛如天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的演唱技巧虽然比不上刘笙,但是她嗓音在歌唱时却又带着一丝冷意,而当她唱出这段直抒胸臆的高潮部分时,更像是一个在试图跟命运抗争的女人,不屈、坚韧。

    一曲唱罢。

    林青悦便放下了麦克风,身子倚靠在沙发上,胸口缓缓地起伏着,眼神有些怔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看了我一眼,勉强笑了笑,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起了一些难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多问,反而是岔开话题,笑道:“你现在也开嗓啦,轮到你唱了吧?”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,抖擞起精神,把一直扎着的小马尾给解开了,于是满头青丝倾泻在了肩头,而在青丝倾泻下来的瞬间,香风阵阵。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不少歌,其中以粤语歌曲为主,时不时穿插着一两首经典的国语歌曲,但是这些歌里却不见有多少是时下流行的歌曲,大部分都是有些年头的经典歌曲,而这其中离现在最近的歌却是郑融的《红绿灯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夜晚,大部分时间都是林青悦在唱歌,我倒是唱的不多了,她似乎是来这里发泄的,发泄着心中的委屈,发泄着心中的不忿,而我逐渐成为了一名聆听者,静静的听着她的歌声。

    我愈发觉得除了她的家庭之外,她或许还有些没有说出来的事情,而这一定是她潜藏在心底的秘密,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唱到最后,林青悦似乎落泪了,因为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哽咽。

    最后歌声戛然而止,只剩下伴奏回荡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抬起了头,却看到林青悦正用袖子抹着眼角……她真的哭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忽然揪了起来,仿佛是被人用手捏住了一般,让我呼吸都停滞了。

    我凑上前去,递给她一张纸巾,轻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情绪仿佛激动起来,一把拍掉了我递过去的纸巾,哽咽道:“我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说罢,她竟然直接起身就往房间外跑了出去,我没有犹豫,迅速收拾了一下东西后,便向她那边追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责怪她对我的态度,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崩溃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有情绪波动的时候,就连我有时候也会这样,我又为什么会责怪她呢?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专门用来装负面情绪的瓶子,有些人的瓶子比较大,有些人的瓶子比较小,但不管大小,凡是瓶子都会有溢出来的一天,所以我们不仅要时常倒掉瓶子里的负面情绪,还要为溢出来做准备。

    所以我并没有因此而责怪她,反而抱有了一定的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尽管我已经很快地把东西放入了林青悦的包里,但也因为这样,终究是慢了她一步,在我来到电梯门之前,她已经乘着电梯往楼下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