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六十六章:我骗了你

第六十六章:我骗了你

    这层楼有两间电梯,林青悦刚刚搭乘右边的电梯下去,而我左边的电梯则是刚从一楼往上升,我当然不可能等着它慢慢升上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我便拉开了旁边消防通道的门径直往下跑去,我们所在的楼层位于这栋大厦的五层,所以按照我的速度应该是可以追上林青悦的,更何况这是下楼。

    我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,真的很担心,于是我的脚步不免快了几分,有几个台阶几乎都是直接往下跳的,我甚至还差点为此扭伤了脚,但脚步却依旧没有放缓。

    我出了消防通道,刚好就看到了走出门口的林青悦,于是我便直冲过去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面带惊骇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喘着气,对她言辞激动道:“你在想什么呢!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跑出去有多危险?如果你出了事情,我怎么办?你就不能清醒一点吗?”

    尽管我并不为此而责怪她,但是却想通过语言的方式让她清醒一点,所以语气未免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招仿佛奏效了,林青悦眼眶含泪,目光怔怔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路上已经有不少人的目光往我们这边看了,可是我却毫不在意,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一个人,就是眼前的林青悦。

    林青悦终于回过神来,可她却没有回我的话,而是紧咬着唇,脑袋倔强的扭到一边,并不和我对视。

    看着她布满泪痕的脸,我刚硬起来的心又软了下来,叹息一声,对她道:“我们谈谈好吗,就去珠江边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珠江边有种执念,感觉在那里仿佛就能好好静下心来谈谈事情一般,不过意外的是,这次林青悦没有拒绝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青悦伏在栏杆上,默默地看着随风起浪的江水,眼神恍惚。

    我则是在小卖部买了一瓶红牛,用来提神醒脑,如果有的选择的话,我更想是喝上一瓶啤酒,但我今晚要开车,所以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良久后,林青悦终于对我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脸来,有些诧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会再说第二遍了,不管你听没听到,以林青悦倔强的性格,她只会说一遍,绝不会说第二遍。

    我轻笑了笑,道:“你不用跟我道歉的,情绪总要发泄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我原本想说,更何况“你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”,可发现现在说这个肯定是不妥的,而已林青悦很反感这个说法,于是顿了顿后,我便道:“咱们是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了笑,问道:“你很喜欢把这几个字挂在嘴边吗?”

    “哪几个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莞尔,其实我也就是对林青悦说的多,对其他人倒是很少说过,或许在我心里,我一直想要以一个合适的身份和林青悦交往吧。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是啊,这不就是朋友嘛,先前已经和你说过了,有好事情要一起分享,但是需要帮忙的,也不要憋着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只是……今天情绪有点不好,波动有点大,让你受到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问道:“当初我在蝴蝶的酒吧喝醉了,你连夜赶来找我,你当时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“想杀了你的心情。”林青悦坦言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她又接着道:“但不管怎么说,还是不能把你丢在那里的,所以就赶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她问道:“这算是你当时突发善心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试探性地问道:“今晚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什么,所以你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补充道:“要是你不愿意说,你也可以不说啊,可不是我强迫你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,忽然一阵微风轻拂,吹乱了眼前人的青丝,又似吹动了心中的愁绪,只见林青悦说道:“记得你问我,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吃火锅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林青悦继续道:“因为小时候从我记事开始,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特别少,一个月都不知道有没有一次,大部分时间就只有我和哥哥在一起吃饭,我妈和我爸是经常不见人的,后来我哥上了寄宿学校,我就只能和保姆一起吃饭了,而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并不多,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,就是我爸有一天说要打边炉,然后一家人就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饭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林青悦补充道:“在我们这边,打边炉的意思跟火锅差不多,我也分不清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,所以一般都是把它们混为一谈了,所以啊,我从小就喜欢打边炉,因为这象征着团聚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难怪你吃火锅的时候,心情会那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我又看向她,疑惑道:“那为什么你唱歌的时候,突然之间情绪波动会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有回答我,而是看着面前潺潺的江水,眼神有复杂、有怨恨、有温柔……这矛盾的眼神,让我觉得这里面似乎很有故事,不禁好奇心大起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转过脸来,对我问道:“你从小到大,除了白芷之外,你还有喜欢过别人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看着我的眼神很认真,于是让我不得不认真地去回答她这个问题,我想了想,终于是道:“如果好感也算的话,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和我说说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离开了栏杆,来回踱着轻松的步伐,试图回忆起以前那些许青涩的感情来。

    那么就要追溯到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了,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和别人分享的事情,于是我便对林青悦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听着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高中的一个同桌,其实长相也就一般般吧,人也不高,脸圆圆的,头发刚好到肩膀上,经常喜欢扎着一个短马尾,但是她的性格很好,给人的感觉就是充满灵气、很活泼一女孩儿,她很少有过皱眉的时候,很多时候都是带着甜甜的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不禁笑了笑,仿佛再次见到了自己那个高中女同桌。

    我接着道:“那时候我贪玩的很,成绩在班里排垫底的水平,但她又是一个读书胚子,所以老师时常让她教我写作业来着,我当时觉得特没面子,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教我写作业呢?自那以后,我的成绩渐渐好了起来,好到超过了她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身边的林青悦,她没有什么反应,于是我便继续道:“但是她不喜欢我啊,她一直喜欢我们班另一个打球厉害、人长得又帅气的男生,我在她心里的印象充其量就是个孱弱书生而已,尽管我后来真的变得很优秀了,可她还是不喜欢我,所以我就没有再喜欢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平淡嘛,但你是周景唉,周家的大少爷!如果你想的话,有哪个女生追不到手呢?”林青悦抬头问我道。

    我“呵呵”笑了笑,她说的话似乎也有道理,因为跟我关系好的一些朋友几乎各个都是这样的,不管有没有颜值,凭借着自己的出手阔绰,还有不菲的家世,轻轻松松地就让很多女生深陷其中了,毕竟物质上的诱惑,很难有人能够抵御的住。

    所以我的那些朋友在那时候往往就初尝禁果了,而我一直以来简直是“守身如玉”了,除了那个女生有好感外,就是大学的白芷,还有眼前的林青悦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对谁,我都没有显摆自己的家世,或者说用金钱来换取爱情,因为我觉得那样做没什么意义,更是换不到真心,我周景也不是那么饥渴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像是这样的人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道:“以前我以为你是,但你不是,你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了来回踱步的动作,反而是从地上抓起了一颗石头,狠狠地抛向了眼前的江水。

    “咚”地一声,江面上溅起一片水花,但过了几秒钟后,江面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,仿佛我从来没有扔出过石头一般。

    我内心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林青悦道:“我之前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骗了我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整理了一下额前些许凌乱的刘海,目光望向潺潺江水,对我道:“你之前问我有没有喜欢过别人,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怔了怔,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苦涩,看来我还是把她想的太过于完美,但我又安慰自己,又有哪位少女不怀春呢?虽然林青悦生性清冷,可她也有七情六欲,所以自然会有喜欢的人,甚至是谈恋爱也不稀奇的,怎么我周景就准许喜欢这个喜欢那个,到了林青悦身上她就一定是冰清玉洁,从未喜欢过其他人才行?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对她道:“那你愿意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面色有些复杂,一时间竟沉默了下来,看她怔怔的眼神,思绪仿佛飘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我没有催促她,而是任由清风拂面,不管她会和我说什么,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,只是耐心等待她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