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八十章:不会是你害怕了吧?

第八十章:不会是你害怕了吧?

    林青悦显然是有些害怕的,听到我这么说之后,稍微犹豫了一下,便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由于光线太暗的缘故,所以我便只好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,边照着路边找着林青悦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差不多来到走廊尽头后,这才找到了林青悦的房间号码。

    “要我陪你进去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瞪了我一眼,反问道:“你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当然不是的。”我忙摇头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轻哼一声,便把房门打开了,而我则是猛地意识到什么,难不成今晚又可以和林青悦呆在一起了?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窃喜,一方面又感慨这次灯坏的很是恰到好处啊!

    随着林青悦进入房间后,林青悦就一直是皱着眉头的,我习惯性的帮她检查了一下房间,发现没什么不对劲后,便大咧咧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林青悦放下了行李,则是坐在了床上,虽然没有对我开口说话,但看她的模样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倒是假装漫不经心地在刷着手机,仿佛完全没感受到林青悦的不对劲一般,其实我已经在心里迫不及待了,希望林青悦快些开口挽留我。

    林青悦终于开口了,她对我道:“周景,我先去洗澡,你等会儿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不过还是点头同意了,虽然跟我期待的不是很一样,但指不定等林青悦洗完澡后,就会“假装顺便”的挽留我下来。

    林青悦去了淋浴间后,我便用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颊,让自己清醒了一点,不再那么躁动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顺便给老妈发了个微信,告诉她自己已经回了南京,大概后天就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他们是不知道的,但是听到林青悦那么一说后,我爸妈他们肯定是知道我和林青悦来了南京的,只不过没和我说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些晚了,但我妈却还没睡,只见她对我问道:“小景,你跟青悦一间房,还是各一间房?”

    我反问道:“妈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呗,妈又不会说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道:“两间房,你可别想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妈就问问,只是妈要提醒你,不管做什么,都要做好安全措施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头脑发昏,连忙对她道:“不早了,您早点睡啊,我也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话还没说两句呐!”

    我可不敢再和我妈聊下去了,越聊越危险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淋浴间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,越听越让情绪躁动不安,仿佛就要脑补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我连忙深呼吸几口气,然后戴上了蓝牙耳机,“克己复礼”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,所以自然不能对不起林青悦对我的信任,有些地方是雷池,在确定关系之前,是不能逾越雷池半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林青悦已经洗完了澡,换上了一套天蓝色睡衣的她,这时候正拿着风筒对着镜子吹头发。

    屋内香风阵阵,纵使我刻意的不去看,但总不能屏住呼吸吧?所以我便不在可以的拘束自己,反而胆子大了起来,整个人的心弦不再绷紧。

    林青悦吹完头发后,便盘腿坐在了床上,对我问道:“周景,我们明天是住的哪家酒店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明天住的是夫子庙地铁口附近的那家,怎么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还像现在这家这样吧?”林青悦问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摇头道:“当然不会了,那家可是正常的酒店,不是这种公寓式酒店,他们自己有独栋楼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拍了拍胸口,松了口气道:“那就好,要不然一定得换一家,这一家太诡异了,外面那个走廊,用来取景拍恐怖片是真的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:“所以啊,那你肯定得把我留下来才对吧,要不然你一个人晚上不得害怕死?”

    随即林青悦便笑了笑,对我道:“不过洗完澡后,我就没那么害怕了,所以你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稍稍停了停,她又补充道:“可别说我强占你的时间啊,你周景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,大不了我明天请你吃好吃的,就当补偿你咯。”

    我呆愣在场,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是傻子一般,刚刚的美好幻想一下子被林青悦无情的击碎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见我没挪屁股,便对我奇怪道:“你怎么了吗?还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我讪笑了一声,站起来道:“没有了、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俏皮地对我眨了眨眼睛,对我小声问道:“不会是你害怕吧?所以不敢自己一个人睡,想和姐姐一起睡?”

    林青悦说完,故意给了我一个妩媚的眼神,但是却用手往上扯了扯自己的领口,做了一个“保护自己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这一系列言语、动作,简直让人有些血脉喷张,虽然林青悦平时很清冷、很保守的样子,但是她撩起人来,真是一点不含糊的。

    我只匆匆一瞥,便立即转过头,目不斜视了,但我还是下意识咽了咽唾沫。

    深呼吸之后,我便是颇为君子地对她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拿起自己的行李物品快步离开了她的房间,在关门前却隐约听见了林青悦那如银铃般的笑声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我便是后悔不迭了,自己装什么君子,点头不就好了?

    懊悔了许久后,我却猛地想到万一她这是考验我的,那我不就中招了?然后留给她一个轻薄之人的形象,最终只能像王卓那般,黯然伤神,那不就完蛋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心里那股燥热便一下子安稳了不少,再说了,自己怎么能这么意志不坚定呢?可不能被人随便引诱一下,就不用脑子去思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起初精神还算是可以的,但洗了个澡之后,舟车劳顿的疲惫一下子就席卷了上来,顿时便哈欠连连了。

    可我又不愿那么早睡,便发了个微信给林青悦,问她睡了没有?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后悔啦?”林青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没那么想睡觉。”我如实道。

    隔了一会儿后,林青悦便问道:“那你想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便问道:“如果你不困的话,能陪我听会儿歌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我便把“一起听”的链接发了过去,这次听的是我的歌单,林青悦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第一首歌便是许嵩的《浅唱》,这算是一首很早很早的歌了,可我仍然时不时的就会听听,也算是一首经典嘛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青悦便问道:“明天你的安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今天坐了一天动车的缘故,所以明天就不要那么累了,先睡到自然醒,然后再去夫子庙那边的酒店放行李,中午就在新街口吃饭,顺便带你逛逛新街口,下午的话,如果你不累就去总统府,累了就回去睡午觉,晚上咱们去坐秦淮河画舫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去酒吧好了,或者去吃烧烤,我想喝酒……想痛痛快快地喝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不禁汗颜,林青悦哪里都好,但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女酒鬼”,之前在她家床底下,听到她和林静轩的对话我就知道了,林青悦的确是有酒瘾的,嘴馋起来甚至把她爸私藏的好些名酒都给喝了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犹豫,对她道:“我可没你那么能喝,万一我喝多了,谁看着你?”

    林青悦却道:“没事的,我不喝多,我都好久没有喝过了,你就答应我呗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青悦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,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,便只好答应了下来,只希望她真的不会喝多吧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