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百七十章:你有心事?

第三百七十章:你有心事?

    江欣乐的话让我感到意外,这是她第一次十分明确的对我表露出自己的态度,按照以往来说,她只会负责执行我的下达的任务,从不会对我的任何举措提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意见,甚至连支持和反对的态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今天,她却问我有没有想过到此为止?

    江欣乐的态度很反常,而我却冷静了下来,对她问道:“能给我一个理由吗?”

    沉默,一秒、两秒、三秒。

    江欣乐开口道:“我就是问问,没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,之前听到江欣乐这么说的时候,我下意识地以为她实际上知道些事情,所以才会这么劝我。

    可现在她却给不出任何理由,这让我怎么相信她呢?

    正如肖明立先前跟我说的那般,如果我这时候选择放弃,等待我的或许真的是满盘皆输了。

    从近期不断汇报过来的信息表明,即便韩晓宇提前把那份文件交给了我,可我们还是远远低估了他们“三方联合”的决心,目的就是要搞垮天贸商场,如果我们周氏实业选择力保,那么势必会把我们整个集团拖入这个泥潭之中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对她道:“好吧,如果你知道些什么,我希望你告诉我,不然的话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召开董事会了。”

    江欣乐似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对我道:“董事长决定好就行,那么您打算什么时候召开董事会?”

    “一样是下周吧,我正好回一趟南京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和江欣乐的电话后,我不由得找到肖明立的号码,然后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肖明立似乎一直在等我的电话,所以大概响铃两三秒钟后,电话便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好了,下周召开董事会,到时候江欣乐会把通知下发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肖明立似乎有些意外,片刻后才对我问道:“董事长,你想看看新的方案吗?我们这边已经初步拟定了,是针对三方联合的一次还击举措,如果这笔钱到位了,我们势必会大大增加成功的机率。”

    “发来给我吧,我回去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肖明立便传输了一份文件过来,我没有急着打开看,而是重新把手机放回了衣兜里,继续往街道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半小时后,我便来到了大学城南站的地铁口,随后鬼使神差地坐上了广州地铁四号线。

    我每次回学校的时候,就会搭上这条线路的地铁,对于我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我有了自己的车子,或者说自己成为周氏的掌权人后,几乎很少再搭乘过地铁了,这时候再次坐上地铁,倒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就好像自己许久许久未曾选择这种出行方式了,可实际上距离我上次坐地铁,也就过去了四五个月罢了。

    来到黄村站后,我便改乘地铁二十一号线,直到地铁行驶到天河公园站后,我才下了车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我给林青悦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响铃五秒左右后,电话便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?有空的话来接一下我吧。”我开门见山地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有些疑惑,对我问道: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天河公园地铁站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里做什么?那你等我二十分钟吧,我现在过去。”虽然林青悦的语气有些抱怨,但她却没有拒绝我,这让我有些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鼻子,找到一处石凳坐了下来,等待林青悦开车过来接我。

    这时候是正午时分,街道上依旧有不少车流,他们仿佛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忙碌着,连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,我很想问问他们,难道不会累的吗?

    我呆坐在石凳上,看着眼前的车流发呆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一段吉他弹奏声惊醒,这才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在我走神的时候,我的身边似乎有人弹起了吉他,这是一段很熟悉的歌曲前奏,可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歌曲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不由得打量起弹奏吉他的人,此人本身年龄不大,大概是二十来岁的样子,但邋遢的却像个流浪汉,他留着齐肩的长发,胡子似乎很久没刮过了,身上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麂皮外套,怀里抱着一把旧吉他。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这把吉他虽然很旧,但却很干净,这是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地上放着一只打开的琴盒,上面有张皱巴巴的二维码,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了,如果他是来卖唱的,这配置未免简陋了许多,因为他连音响设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前奏过去,他便用略显嘶哑的声音唱道:“你瘦了憔悴得让我好心疼,有时候爱情比时间还残忍,把人变得盲目而奋不顾身,忘了爱要两个同样用心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记起来,这首歌应该是张学友的《情书》,老周之前经常在家里循环播放来着,所以即便这首歌不在我的歌单里,但我仍能分辨的出来,因为是在太耳熟能详了。

    只是我没想到,会在街头听到这一首很有年代感的歌曲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,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,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,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这首歌曲便唱到了高潮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嗓子出过问题,当他唱到几个高音的地方时,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破音的现象,但是他却没有因此而停止,反而继续唱了下去,看他声情并茂的样子,仿佛根本就不是在唱歌,更像是在唱他自己。

    一曲听罢,他便放下了吉他,像是要休息一番似地盘腿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好有兴致,大老远的跑过来听别人唱歌。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女声从我身边响起,只见林青悦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身边,只不过由于我刚刚听歌太过专注的缘故,并没有发现她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唱的怎么样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略微思量一番,对我道:“从我并不专业的眼光来看,唱的真不咋地,但他弹奏吉他的手法算是一流,感觉好像是专业学过一样的,嗯……如果杨乐姐在的话,应该会看出不少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他唱的好听,至少感情很到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点我承认,你没看他都快唱哭了么?”

    我远远望去,只见他手里夹着一根烟,目光怔怔地望着远处的车流,就像是我刚刚那样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,我想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看向林青悦,疑惑道:“你的车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车子?不早就卖了吗?”林青悦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过来的?”我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打车过来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想你来接我,所以你就打车过来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可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重要,其实我就是……就是也有时间,而且你都喊我了,我干嘛不过去?要是姓林的说我旷工,那这笔账就算你头上。”林青悦别过脸,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笑道:“那就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当我准备松开时,林青悦却下意识地把我的手握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青悦稍微放松了下力度,回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可能是最近压力有点大,所以有些神经紧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用一种温柔的力度握着她的手,就像是把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握在手心里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变得十分小心翼翼,因为怕弄疼了也怕松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xxyanqg xxyanq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