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八十九章:顺其自然

第八十九章:顺其自然

    晚饭倒是实实在在的“家宴”了,餐桌上就只有我、林青悦、王翩翩,以及我爸妈,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晚饭倒是被我妈禁了酒,多半也是考虑到我身体的缘故吧,不过老周倒是闷闷不乐的,埋怨我道:“青悦都比你能喝,你这不能喝酒这点,真是一点都不随我。”

    我妈不由得瞪了老周一眼,吓得老周缩了缩脖子,倒是没敢再提半个“酒”字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林青悦和王翩翩都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或许是毕竟熟络了的缘故,所以林青悦在今晚的饭桌上倒是比较大方了,甚至时不时还会夹菜给我吃,真可谓是让我受宠若惊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老周和她十分聊得来,聊的大半都是经商之道,在听老周讲解一些商场上的问题时,林青悦往往会听的格外认真,俨然像是学生在听老师讲课一般,这让打开话匣子就收不住的老周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倒是王翩翩对这些毫无兴趣一般,之前她和老周也有“坐而论道”的时候,不过两个人的商业理念好像多有分歧,总之每次都能吵起来。

    王翩翩倒是不怎么怕我爸妈,因为她小时候基本上就是在我家度过的童年,说是他们一手带大的也不为过,我爸妈对她倒真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了,所以在她去国外上学之后,我妈甚至还偷偷抹过眼泪,老周也是闷闷不乐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只不过王翩翩的父亲,也就是我舅舅,和她的关系就不是很好,父女俩时常会吵架。

    而我这个舅舅,几年我也没有见过一次面,对他的印象可谓是越来越模糊了。

    吃过了晚饭,我妈当然希望让我们就在家里过夜的,但是林青悦却一副难堪的样子,眼神求助于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了然,便坚持跟老周他们说要回酒店住,到最后他们倒是没有勉强我,只是让陈叔送我们回夫子庙那边的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和林青悦同样的沉默寡言,她似乎在想着心事,而我却在担心她今天是不是受了委屈,会不会怪罪我?

    陈叔把我们送回酒店后,便扬长而去了,于是这一刻又只剩下了我和林青悦俩人。

    晚间的风有些冷,林青悦抱着手臂,整个人只是站立在原地,并没有往酒店里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今天让你受委屈了。”我率先打破了沉默,对她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不用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面无表情,现在的她和刚刚的她完全像是两个人一般,我知道,现在的林青悦才是真的林青悦,在我家里的她,只是戴上了面具的她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对她道:“要是你真的不开心,要不你骂我好了,我肯定不还口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似乎被我气笑了,她道:“我说周景,你是不是喝酒和傻了,都说了没生气,你还在跟自己较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真没生气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,她冷漠的表情上终于有了变化,不过却是一种疑惑,她仿佛陷入了迷茫当中,脑袋在想一件想不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吗?”我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一件事情,一件……很矛盾的事情,不过这件事不能说给你听,得要我自己好好想想,想通了才能告诉你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,她在跟我打什么谜语呢?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想知道这是什么事情,但我倒是没有强迫她一定要告诉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王翩翩对我说的那句话,于是便对她道:“我有一个建议啊,仅仅是建议,你听不听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把几根耳边的乱发拨至耳后,对我道:“你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表姐说,要是一件事情想不通,那就不要想了,顺其自然就好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笑了笑,看我的眼神里有些玩味,对我道:“如果真向你所说的那样,顺其自然的话,那么你不就得赚翻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一愣,没明白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林青悦耸了耸肩,便往酒店里走去,对我道:“走啦,别傻站在外面吹风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她是不打算跟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了,我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,然后跟上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回到了酒店后,我们便是各自回各自的房间了,这期间林青悦倒是没有过来我这里,我当然是不敢去她那里,所以这一夜倒是过的很安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月一日,周日。

    昨夜我没有把窗帘拉得很死,所以当太阳升起到一定的高度后,我便被刺眼的阳光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八点半,比昨天起的实在早了许多,简单洗漱一番后,我倒是没有去打扰林青悦,估计这个时候她还在熟睡吧。

    打开微信,有一条未读消息,是刘笙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周景,韩晓宇提出要约我出去,你说我该不该答应呢?”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看来韩晓宇实在是按耐不住了,所以趁着五一假期,他正好可以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我回复道: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这条消息是十分钟前发过来的,或许刘笙一直在等待我的消息,于是她便道:“我也不知道呀,这不才问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?你还问了谁?”我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白芷、还有苏洺杉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记起来,上次在早餐店遇到的那个女孩,她是刘笙的闺蜜。

    “那她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白芷叫我去,洺杉却让我观望观望,先别答应他,所以我只能问你了。”刘笙很坦诚地道。

    我不禁感到有些压力,一时间倒是没有急着回复她了,而是反复想了想,到底应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我便对刘笙道:“那就不去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可是他挺热情的,如果我不去的话,他会不会难过?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笑了笑,倘若刘笙真的一点去的欲望都没有,那么她是不会这么问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便道:“那就遵从你的本心,就去一次呗,反正去了也不会怎么样,就是喝喝咖啡、吃吃饭什么的,而且韩晓宇这个人,不管怎么样还是算光明磊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答应他好了,他约的是今天下午,昨晚就问我了,我装作睡着了就没回复他。”刘笙道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无奈,便道:“那你跟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刘笙的对话后,我便坐了下来,心里千头万绪,但是却怎么捋都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来到九点钟,林青悦终于打电话给我,让我去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收拾了一下后,便拿起背包来到了林青悦这里,她已经收拾妥当,换了一身休闲装,也就是一件灰色的卫裤,外加一件纯黑色的t恤而已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的行程是什么?”林青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钟山,咱们路上得买点水、买点吃的,在景区买这些可不便宜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有些惊讶,:“这么快就要去钟山了啊?”

    我也有些感慨,不知不觉间,我们的行程也已经过半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顿了顿后,我便给她简单介绍了我们这趟行程:“如果可以的话,咱们就把那几个主要地方给逛了,就是明孝陵、中山陵、灵谷寺、音乐台、美龄宫,但是我们大概率是逛不了全部的,最多逛三个地方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青悦好奇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,希望你可别喊累啊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被我激将了,对我不屑道:“切,我当然不怕,别到时候你走的腰酸背痛的,回来让我给你按肩揉腿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