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九十二章:爱情心理学

第九十二章:爱情心理学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林青悦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便是意识到了什么,对我促狭笑道:“哈哈,怎么样,怎么样?你输了吧?”

    我摊了摊手,点头道:“好好,你赢了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不免有些埋怨地看向那个无辜的鸽子,可气的是它居然仍未飞走,反而是摇摇摆摆的走着,仿佛是在跟我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林青悦觉得有趣,便拿出手机把这只白鸽给拍了下来,一张照片不够,林青悦甚至来来回回拍了数张。

    她跟我念叨道:“回去一定要把这张照片洗出来,然后当作你的生日礼物送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情复杂的看着她,一时间不知道是高兴好,还是郁闷好,高兴的是林青悦想要送我生日礼物,郁闷的是这个生日礼物居然是这只臭鸽子的照片。

    要是它不来的话,那么林青悦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情了,在此之前我甚至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第一件想的事情,就是利用这个承诺来顺势表白,但是很快就被我否决了,要是她喜欢我还好,要是她不喜欢我,那不是强人所难嘛?

    除去这件事情之外,我便想着林青悦能跟我正式约会一次,再不行就找个借口,给我个拥抱什么的,那也不错啊,不管是哪件事情,都是很美妙的,结果来了这么一只鸽子……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对她问道:“那你说,你要我答应你什么?”

    林青悦促狭地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现在我还没想好,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是什么让你难堪的事情的,保证在你能力范围内,又不会让你难堪。”林青悦补充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林青悦一眼,现在她说的那么正经,恐怕憋着坏呢。

    我们说着话的时候,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,林青悦的腿还放在我的腿上,她刚刚拍照时,倒是没有站起身来,只是顺手拍的,不用起身。

    等我们意识到时,林青悦“刷”的一下脸颊便是泛起了红晕,那抹浅浅的潮红在她脸颊上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我记得,林青悦不是那么容易脸红的人。

    她慌忙收回了腿,改为盘腿的坐姿。

    我同样也有些尴尬,便拿起手边的矿泉水,掩饰尴尬般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回去吗?”林青悦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说罢,我便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林青悦因为脚麻的缘故,站起身子的时候微微踉跄了一下,我慌忙扶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林青悦面上的潮红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其实我和林青悦熟归熟,但是肌肤上的接触真的很少,上次检查她脚踝的伤势,算是例外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我们俩人又变得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便有些各自沉闷了,林青悦一直心不在焉的,而我更多的是觉得有些尴尬,会不会这次自己太过主动了,让她觉得不适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后,我们各自回了房间,临别前,也只是打了声招呼而已。

    有时候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,我既希望它来,但是它真的来了我却产生了畏惧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明明清楚自己对林青悦怀有这种好感,可是却一直小心翼翼地,不敢轻易跨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又和当初我追求白芷时很有差别了,而且当初和白芷表白,被她拒绝后,失落并没有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甚至明白了自己不是真的喜欢白芷,充其量只是好感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如果我跟林青悦表白,被她拒绝了的话,恐怕我会很伤心,甚至会深陷其中很久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在随后的逐渐相处中愈发强烈,所以我便愈发害怕,以至于当初王翩翩和我谈话时,我才会自嘲般说道:“她怎么可能喜欢我?”

    洗过澡后,躺在床上,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持续了很久,萦绕在心头始终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我当然希望婚约能如常履行的,但如果林青悦觉得不开心,觉得这份婚约对她来说是一份枷锁的话,那么我宁愿舍掉这份婚约,不再强迫她。

    可是就如她所说的那般,如果没了和周家的联姻,也会和别的家族联姻的,所以我更不可能就此放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在酒店一直休息到了晚上,之后便出门去吃了“南京大排档”,好在林青悦情绪的不对也只是下午而已,到了晚上后,她又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林青悦是一个活泼、热情的人,与她接触颇深的我很明显的察觉到了这一点,她就是典型的外冷内热。

    我们下午在南京大排档吃过饭后,便一起在秦淮河畔散步,休养生息后,她又恢复了兴致勃勃的样子,嚷嚷着明晚一定要去那条1912酒吧街。

    “周景,其实你说的也很对,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的话,那就顺其自然好了。”走在前面的林青悦忽然转过头来,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边往前走,边回道:“这话当然是没错的,或许你也会因此少些烦恼啊。”

    “烦恼?这的确算是烦恼。”林青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随后却莫名其妙地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一脸无辜,不知道她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喂,说说你呗,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跟白芷表白?你不是喜欢她很久了吗?要是再不殷勤些,恐怕我们部里的张同就要抢在你前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终于打算和她坦白了,便对她道:“说实话,我现在对白芷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,所以……我没有追求白芷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她的吗?怎么现在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这不是喜欢吧,充其量只能说是好感,既然明确了自己的心,那就不会再多做纠缠了。”我坦白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可真是果决,说不喜欢就不喜欢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”林青悦说这话的时候,显然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,索性就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林青悦继续道:“那你现在呢?有没有其他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没有先回答问题,反而是对她问道:“你为什么问我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问问而已,你不想说也没关系,不用勉强自己的,真的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好笑,她分明是想知道,可是却偏偏如此“强调”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这是个很考验人的问题,其实如果要马上和她表白的话,那么回答“有”是肯定没错的。

    因为林青悦多半会问“是谁?”,那我就可以借坡下驴,顺势跟她告白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是马上要和她表白,那么我这么一说,反而适得其反,因为林青悦不喜欢我的话,那么会和我保持距离,不再太过亲近,免得遭人误会。

    若是喜欢我的话,恐怕她就会有些难过了,甚至同样会和我保持距离,因为我已经有了别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在我大脑经过这番“分析”后,觉得自己好像迷迷糊糊地摸到了点“爱情心理学”,反倒是有些自得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只好回答后面那个答案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“哦”了一声,倒是冷嘲热讽道:“我还以为你这个渣男很快就移情别恋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看着她,莫名其妙地就被冠上了“渣男”的头衔,换做谁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说完话,林青悦继续往前走着,明明腿疼,可是她的步伐却轻快了几分,让人觉得她的心情仿佛也像她走路的步伐那般,轻松、雀跃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似乎也轻松了不少,甚至有些小高兴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