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零五章:小胜一筹

第一百零五章:小胜一筹

    白芷见我迟迟没有回复,便再发了消息过来:“好啦,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干长久的,等我还完债就不会再做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白芷仍然欠着三十万的债务,这么多钱,仅仅是能凭着做所谓的“气氛组”就能还清的吗?我当然不相信。

    虽然我对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,接触的人也就之前那几个,但不仅仅是陪王卓的那个女孩,又或者是苏姐,她们在酒局的最后,都有和客人过夜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想起先前,在酒吧里坐在我身边的那个女孩,她曾经就说过,希望哪个有钱人能看得上她,就算是给人做情妇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种环境下,白芷又怎么敢保证自己能够轻易脱身呢?呆的久了,说不定她也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没有去揭白芷的伤疤,只能回复道:“你能自己把握好就行,我真的希望你能走出来,找到一份好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白芷没有和我多聊,我也渐渐失了聊天的欲望,于是和白芷互道晚安后,便把手机给关了,只希望今夜能够得到一场好梦,抵消掉我一天的疲劳。

    半夜,我被阵阵雷鸣惊醒,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狂风席卷,校道两旁树木上的枝叶便传来了“哗啦啦”的声响,而我们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更是危险了,随时都有可能被狂风卷出去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手机,现在是凌晨四点钟。

    舍友都没有醒,我其实也不想下床的,可是既然醒了,我还是要帮忙把大家的衣服收一下,何况这里边还有我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收完了衣服,再躺到床上时,我已经没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睡觉,可睡不着也没有办法,索性便打开手机,刷起了朋友圈。

    其实在深夜这个点,朋友圈往往会比白天更加的热闹一点,除了所谓的“深夜eo”文学外,还有一些分享自己一天的朋友圈,例如出去吃饭啊、去了哪个景点玩啊,之类的。

    一排排滑下去,我见到了白芷发的那个“韭菜盒子”,见到了王卓发的酒吧照片,不过却不是我们上次去的那家酒吧了,而是另外一家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王卓还配上了一段看起来有点捞的话:“寂寞哪有酒好喝?”

    不过这条朋友圈下,倒是有不少人给王卓点赞了,除了同班同学外,还有一些共同好友什么的,还有人在底下评论,有调侃的、有夸赞的,什么都有,不过王卓却一条都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猜测,这条朋友圈或许是专门发给某个人看的,只不过她并不理会罢了,甚至连一个赞也不愿意点。

    在往下拉,我却看到了李沐发的一个朋友圈,只不过她发的只是一首歌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一首早几年的歌了,是梁静茹的《偶阵雨》。

    我以前听过,但是却没有把它加入到自己喜欢的歌单里,这时候或许是太久没听过了,再加上深夜无聊,索性便戴上了耳机,再次听起了这首《偶阵雨》。

    直到听完整首歌,自动播放到下一首后,我这才反应了过来,然后把这首歌添加到了自己的歌单里。

    或许初次听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不过这次再听这首歌,倒是觉得还不错了,特别是那两句歌词:“你是微醺的上集,你是微妙的下集,你是未完待续,当局者的谜。”给我的感触还是很深刻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不由得给李沐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困意不久后袭来,我便放下了手机,再度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因为是周末的原因,我一直睡到了差不多九点钟才堪堪醒来。

    挂在我床沿的衣服已经被舍友们收拾回去了,就只有我半干的衣服还挂在床沿上。

    坐起身来,才发现只有丁轩一人在宿舍,老刘和赵军都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丁轩哈欠连连地在看一本书,没有注意到已经起床了的我。

    于是我也没有打扰他了,下床换衣服、洗漱过后,我便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食堂吃早饭,再之后就是到礼堂的办公室里开始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来到礼堂二层,却发现办公室是锁着门的,我有些意外,因为通常来说,周末如果有时间的话,林青悦八成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有多想什么,开了锁后就进了办公室,我当然不会坐在林青悦的位置上了,而是坐在了我自己的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早先我曾经调侃林青悦,说自己作为她的助理,甚至连一张办公桌都没有,于是第二天林青悦便找人搬了一张桌子过来给我,所以我也算是在这里有了“一席之地”了。

    大概工作到上午十一点左右,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,我原以为是林青悦,不过进来的人却让我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进来的人不是林青悦,而是上一届的宣传部部长姜云之,他一脸欣喜地进来,可看到我后,脸上的却变成了吃惊。

    我没有开口,而是看着这个“没有敲门就闯进来的人”,面容上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姜云之见到我,脸上也没有什么好表情,见我没开口,于是他皱了皱眉后,对我淡淡问道:“周学弟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心中冷哼一声,虽然他对我的称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,但是我总感觉有些刻意了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姜学长应该不知道吧?我和青悦的的办公室是同一间,现在我是她的助手。”

    姜云之听到我称呼林青悦为“青悦”时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而当我讲完这些话后,他却是淡淡笑了笑,对我道:“哦?我可从没有听过,还有部长秘书这种职务?”

    “那可能是姜学长你卸任太久了,所以才没听说过,更何况时代是要进步的,那我们宣传部自然要跟上时代的步伐,对于一些以前的东西,没有必要太过于恪守了。”

    我原以为姜云之还要继续和我说下去,没想到他却是深深看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太有锐气也不是一种好事,希望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在他迈出门的时候,我却突然开口道:“姜学长,麻烦你下次过来的时候记得敲门,毕竟这不是你的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姜云之冷哼了一声,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之后,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,很是惬意地靠在了办公椅上。

    其实我倒是很想把林青悦是我未婚妻的这个事情说出来,要是我说了出来,估计姜云之肯定气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这都是我和他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且不说林青悦准不准许我说,这件事上肯定不能牵扯到林青悦的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和他的“交手”算是小胜一筹吧,至于他后面说让我“好自为之”的威胁,我却全然不放在心上了,大不了到时候见招拆招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笑的那么开心干什么?”

    冷不丁,一道悦耳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,抬头一看,便看到了站在门前的林青悦。

    她正双手环抱在胸前,背后背着她的背包,表情有些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没有没有,就是想到了些好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刚刚遇到了姜学长,你们是不是见过面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见过了。”我点头,关于这点我倒是不会否认的。

    林青悦坐在了她的椅子上,支颐起下巴,笑眯眯道:“那你能告诉我,你们说了什么嘛?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表情,我莫名其妙的有点心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