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一十章:后果有多严重?

第一百一十章:后果有多严重?

    我着实被白芷的话惊讶到了,一下子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白芷也没有继续开口,只是认真地看着我,她紧咬着唇,面容的表情十分真挚。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,而是她发自内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我点头的话,那么白芷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心里不禁有些苦涩,若是两三个月前,恐怕我已经高兴地要从床上直挺挺坐起来了吧?

    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在开什么玩笑呢?虽然我这次是帮了你,可也不是要你这样报答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芷的神情有些低落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转移话题道:“不过有些事情我真得好好和你谈谈了,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听,我都得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她坐直了身子,对我道: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我帮了你,可是下次呢?如果下次我来的不及时怎么办?那你岂不是……”我没把后面的说下去。

    白芷脸色泛红,微微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叹息了一声,接着道:“所以说啊,这样的职业不是长久之计,你还是不要在这种地方工作了,你能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白芷犹豫了一下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算是松了一口气,只要白芷答应我不再干这种活,那么我挨这顿打其实也值了。

    我顿了顿后,对白芷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妈知道你在那里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她不知道。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回头我帮你看看,找找有没有适合你的兼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夜里,白芷一直守在了我的床边,或许是她由于惊吓过度,所以很早就趴在我的床沿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可我这个受了伤的人,本该早点休息的,却比白芷睡得还要晚。

    我把白芷的家庭想了一遍,她的家庭的确很不幸,摊上这么个父亲,欠下一屁股债后,人却被关了进去,这就苦了她们母女俩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白芷走这种捷径,或许也是现实所迫的原因,但这终究只是岔路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,我个人的力量微薄,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我可以介绍白芷来我们家的企业上班,但这不是我一言而决的事情,白芷同不同意又是另说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把这种帮助看作是“施舍”,那我又该怎么帮呢?所以这帮人也是一种学问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终于是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我八、九点就醒了过来,白芷已经离开了,而坐在我床边的是蝴蝶。

    蝴蝶解释道:“是我让她回去休息的,她一开始还不肯,我好说歹说她才回去,应该下午还会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倒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医生会带你去做检查,如果没什么问题,再观察一天后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蝴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其实除了身上很疼之外,感觉也没什么太大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蝴蝶白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还在装呢?”

    我只是干笑着,没搭话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昨晚没跟上去的话,那你怎么办?”蝴蝶忽然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那就再挨上几拳呗。”

    蝴蝶瞪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真是莽夫!还好你去之前和我说了一声,要不然真出了什么事,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?”

    我情绪有些低落,对她道:“这次的确是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里面冲动的原因很复杂,除去白芷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外,或许也是因为我曾经喜欢过她的原因,所以在潜意识里会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保护欲,甚至我还残留着对她的好感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蝴蝶见我情绪不好,倒也没有继续说我了,而是又对我问道:“一晚上了,你有没有想好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是要报复他们两个的话,我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,对于曹家我是不怎么了解的,但是黄三所在的黄家我听过,林青悦曾经告诉我黄家算是这边的一个大家族吧,家族的基础产业是餐饮业,悦龙酒家听过吧?就是他们家开的。”

    蝴蝶撇了撇嘴道:“听过,酒店其实也就那样了,只是还有好几家夜总会都是这个黄家的,那个曹家的话,好像和黄家合作的夜总会,所以什么成分你应该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当然明白蝴蝶话里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黄三他们说的那样,这里毕竟不是我的根本所在,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我还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再加上他们面上虽然嚣张,实际上还是很忌惮我们周家的,所以这件事情我不能莽撞的去做,要谋而后动才行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嘛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倒是没有那么苦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上午我都在忙着做检查,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检查后,算是暂时没有其他的毛病了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医生还是建议再住院一天,明天再出院,我只好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蝴蝶便要离开了,因为她晚上要开店的缘故,所以总不能陪我一天的。

    不过蝴蝶前脚刚走,白芷便过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份打包起来的粥。

    “这份猪骨粥是在我们学校门口的粥铺买的,算是给你当作晚饭咯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不算以形补形了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白芷见我情绪不错,一直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不少,对我笑道:“算是吧,那现在吃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帮我把病床的床头摇了起来,再把床上的桌子给放好,然后就把粥放到了上边。

    打开盖子后,我本想接过勺子,可没想到她却没给我,反而是对我嚅嗫道:“我……我喂你吧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道:“我只是左臂骨折了,右手还好好的呢,哪里用得着你喂?”

    白芷脸色更红了,只好点头道:“那行,你自己小心点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我吃粥的时候,白芷则是坐在椅子上,也没有和我说什么话,而是静静地在看着一本小说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这本书我看过,是村上春树的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,只不过这本书一开始我没看懂,看了两遍才明白其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倒是没打扰白芷看书了。

    由于粥实在有些烫,所以我尝试着喝了几口后,便无奈地放下了勺子,只能等它凉下来才能喝了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后,我便找到了自己和林青悦的聊天框,我们上一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天,在我去往酒吧之前。

    我很想对她说点什么,解释点什么,可是每次在输入框里打了一段话后,都觉得不妥,最后又把这段话给删掉了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了几次后,便觉得自己可笑,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犹犹豫豫了。

    最后我便发了三个字给林青悦:“有空吗?”

    消息发过去,犹如石沉大海,我默默等了好几分钟,林青悦也没有回我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是故意不回我,还是说她只是没有看到这条消息而已。

    我有些忐忑,黄三一定是把视频发给林青悦了,那么她到底会怎么看我呢?

    在我恍惚间,走廊外边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,极其自信、极其稳重,这种脚步声我很熟悉,只不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的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愈发清晰,最后便在我病房的门前停了下来,随即,门开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那个人让我很意外,十分的意外,因为我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过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仍然站在了我的眼前,面带怒容,像是千里迢迢地过来找我兴师问罪一般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的确是“千里迢迢”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