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一十六章:赔礼

第一百一十六章:赔礼

    黄鸿进的座驾是辆奔驰gls,算是比较符合他身份的一辆车子了,上车后,他便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主驾驶的位置坐着位戴墨镜的中年人,应该是他的司机,而我则是坐在了后座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会突然改变了主意,打算跟黄鸿进去喝茶,其实也是有我的考虑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除了想听听黄鸿进会和我说什么之外,也是不想把他逼迫的太急了,俗话说了,狗急还会跳墙呢。

    虽说王翩翩给了他一定的教训,但如果真要把黄家往死里逼迫的话,我倒是不怕他的反扑,怕就怕在这件事情会影响到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既然他能来到我们学校找到我,那么我倒是想早早把这件事了结了,免得再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黄鸿进上了车后,便聊着关于我们周家的事情,嘴巴里除了赞扬就是赞扬,眼中甚至还带着隐隐的崇拜和羡慕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不似作伪,但具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约莫十来分钟后,我们便到了一家装修比较古朴的茶楼,这倒是让我感到意外了,因为我原以为他会带我去他们自己家的酒楼,没想到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跟着黄鸿进下车后,他便带着我径直往茶楼里走去,跟门前的女服务员报了名字后,女服务员便神色恭敬的领着我们往茶楼里边走去。

    这家茶楼装修的十分古色古香,多以红木为主,就连地面也是木板铺就的,进门后,能够闻到一阵淡淡的檀香,让人不由得静心凝神,整个人的神经也没有那么紧绷了。

    在女服务员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包厢,服务员推开门后,便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和黄鸿进先后进去,迎面就看到了一个大概能坐六人左右的原木圆桌,上面拜访了一套精美的茶具。

    入座后,黄鸿进便对我问道:“想喝什么茶?这里的普洱不错,我是一直喝惯了的,你也可以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望向身边的女服务员,对她道:“那就来一份铁观音吧。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看了眼黄鸿进,黄鸿进点了点头,女服务员这才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黄鸿进把菜单递给了我,对我笑道:“想吃什么都行,这里不仅茶好喝,点心也是一绝。”

    粗略的浏览一遍菜品,其实也就是经典的广式茶点而已,但价格上却比正常的茶楼要贵了大概百分之二十左右。

    我没和他客气,但也没有乱点,点了几份我喜欢吃的点心后,便把菜单还给了黄鸿进。

    黄鸿进随后又补充了一份“金钱肚”、一份“珍珠糯米鸡”、一份“马拉糕”,这才示意女服务员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走后,黄鸿进便坐直了身子,对我面露愧疚道:“周景,这次是我们黄家对不起你,我作为黄三的父亲,对他缺乏管教,更是导致他冒犯了你,在这里我给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微微低了低头。

    我不禁一愣,没想到这男人这么直接,说道歉就道歉,一点前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我却没有说什么,而是默默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黄鸿进说完这句话后,便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只礼盒,上面清楚的印着cartier这几个英文字母。

    我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黄鸿进没有打开礼盒,而是把礼盒推到了我的面前,对我诚恳道:“这是卡地亚的一款蓝气球腕表,应该和周景你的气质蛮配的,不知道你是否喜欢?”

    我没有拆开礼盒,而是对他笑问道:“这就是你们的赔礼吗?”

    黄鸿进有些尴尬,他问道:“虽然这块表市价只有十万块钱左右,但我们主要是想和小周总你交个朋友,以后在这边大家也可以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觉得好笑,对于黄鸿进这么一个人来说,他们所谓的赔礼不过是一块价值十万块钱的腕表而已,我周景挨一顿打的医药费都差不多上万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是贪图他所谓的赔礼,而是他的态度让我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甚至没有打开礼盒,而是直接把礼盒给推了回去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黄鸿进看我如此果决,随即咬了咬牙,像是下定决心一般,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礼盒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愣了愣,感情这老小子还有后手?

    这个礼盒上面印制的英文字母则是“rolex”了,黄鸿进再度把礼盒推到了我的面前,半真半假地对我道:“这款是劳力士的切利尼月相型,原本打算送给我的一个朋友,但既然刚刚的那份礼物并不合小周总的心水,那么我只好先拿出这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黄鸿进示意我可以打开看看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黄鸿进称呼我的语气都变了,于是我还真的打开了礼盒,眼前的便是劳力士的这款切利尼月相型腕表。

    腕表边缘是玫瑰金色,而纯白色的表盘中还有蓝色的月相盘,表带则是深褐色的鳄鱼皮,摸起来手感的确是不错。

    约莫看了一遍后,黄鸿进便面带期盼地看着我,问道:“这款表怎么样?不知道小周总满不满意?”

    我心中有了定计后,便合上了礼盒,对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黄鸿进微微眯起了眼睛,对我问道:“小周总的要求似乎有些高啊,不知道还需要什么才能够满足你的要求呢?难不成要把我们黄家的酒楼送给小周总,小周总才能满意吗?”

    我冷哼了一声,对他反问道:“不知道黄总是不是没有搞清楚局势?首先,我并不想和你们做什么朋友,更不需要你们的照应,其次,我很想问问黄总,这几天你的损失应该远不止这区区二十万了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注意到黄鸿进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但我却很懒散地靠在椅背,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敲击着木桌,对他笑道:“所以,你觉得这点所谓的赔礼,就可以让我表姐收手了?”

    黄鸿进面庞上阴晴不定,对我淡淡道:“周景,你可不要得寸进尺,虽然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黄三做错了,但你要知道,我们黄家可不是很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笑出了声来,对他伸出了三根手指,在他面前晃了晃,然后笑道:“你信不信,只需要三天的时间,我就能让你的酒楼关门大吉,你那几家夜总会也不用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不由得压低了声音,对他淡淡道:“黄家的这些产业,里面有多少猫腻,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吧?”

    黄鸿进沉默了几秒钟后,忽然笑了起来,对我鼓掌道:“不愧是周总的儿子,真是英雄出少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把两个礼盒递到了我的面前,对我继续道:“除了这两块表之外,我再附送你一张价值五万元的白金会员卡,以后小周总来我们任何一处地方消费,统统打八折,就当是交个朋友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咄咄逼人,而是点了点头,笑道:“那当然没问题,黄总这个朋友我交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喝过茶后,黄鸿进便把我送回了学校,给了我两份礼盒后,还给了我一张白金会员卡。

    在我接过这些赔礼后,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,黄鸿进除了这几天的亏损之外,还补偿了我差不多价值三十五万元的东西,我也就没有再咄咄逼人了,只希望以后他们不会再来惹我,大家相安无事就好。

    我们喝茶的地方叫做“清乐居”,算是一个十分高档的茶楼了,据说老板娘还是一个女的,和黄鸿进算是朋友,原本黄鸿进还打算介绍给我认识,但老板娘不在,就只好作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