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二十章:你真会聊天

第一百二十章:你真会聊天

    我从未喝过这么烈的酒,总之大概半杯白兰地下肚后,我就已经面红耳赤了。

    之后便是一阵的亢奋状态,但也仅仅是内心亢奋而已,据林青悦后来和我所说,我面红耳赤后,反而变得沉默寡言起来,又喝了半杯白兰地,我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当晚我醒来时,约莫是凌晨三点左右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漆黑,是一种深邃无比的黑,周遭安静地没有一点声音,如果不是空调的那点黄绿色光芒,我恐怕会以为自己掉入了某个深不见底的洞窟当中。

    除了看到的和听到的之外,再之后我便闻到了一阵淡淡的幽香,就像是待字闺中的女子身上那阵幽香一样,说不出来的好闻。

    除了嗅觉外,便是手臂隐隐间的痛感,我的手臂仍然没有恢复,现在还在用绷带吊起来,用木板固定着,除了手臂的疼痛外,太阳穴也传来了一阵阵疼痛,我知道,这是酒喝多了的缘故。

    我的身上盖着一张空调被,枕着柔软舒适的枕头,怎么说呢,舒服地就好像睡在了自己的床铺上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这并不是我的床铺,我甚至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哪里?

    我从床上坐了起来,脑袋便愈发的疼痛了,可目力所及仍是漆黑一片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拉了窗帘的缘故,所以才如此的黑暗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起床的动静有些大,所以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,随即一阵熟悉的、悦耳的声音传来了过来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林青悦。

    “嗯,我这是在哪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在我家。”她答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她便“啪”地一下,打开了某处开关。

    随后我身边的床头灯亮了起来,橘黄色的光芒,很温暖。

    我看到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,而林青悦却在我左侧的地板上,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睡裙,头发散乱,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身下坐着的,则是铺在木质地板上的床铺。

    林青悦揉了揉眼睛,对我道:“你先坐一会儿,我去给你倒杯蜂蜜水。”

    我忙道:“不用了,不喝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!”林青悦说完这句话后,便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一愣,因为林青悦从来没有和我说过类似这种话,所以一时间内心既是欣喜又是意外。

    干脆我便老实地坐在了床上,等待着林青悦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青悦便端着一个陶瓷杯子走了进来,坐在了我的身边后,便小心翼翼地把杯子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她叮嘱道:“小心烫啊。”

    我“哦“了一声,慢慢地喝着这杯蜂蜜水,喝完后便把杯子还给了林青悦。

    林青悦接过杯子,也没有走,而是对我问道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头疼不疼?”

    关于这点我倒是没有瞒着林青悦了,对她如实道:“头疼,手臂其实还好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说什么,转身又走出了房门,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小瓶驱风油。

    她坐在我的身边,对我用一种命令地口吻道:“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连忙对她道:“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见我这么说了,也没有坚持,把瓶子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涂完了驱风油后,头倒是没那么疼了,我这才注意到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,换成了一套深色的睡衣。

    我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我这……这衣服怎么变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似乎有些生气,对我道:“这得问你自己,我怎么知道怎么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换的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谁愿意给你换衣服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林青悦既然不愿意回答,那么我也不追问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话,就睡觉吧,我好困!”林青悦揉了揉眼睛,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你睡床上就好,我睡地上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阴阳怪气道:“这哪行啊,且不说你现在还缠着绷带,就说你是我的未婚夫,怎么着也得让你睡床上啊。”

    我咳嗽了两声,对她道:“在你这些条件建立之前,我是个男的,你是个女的,所以怎么说也得有点绅士风度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也没等林青悦回答,起身下床后,便坐在了她的那床地铺上。

    林青悦却不愿意,从床上下来又坐到了我的身边,对我道:“你干嘛?这可是我自己铺好的地铺!”

    我直直地往后一趟,然后对她笑道:“现在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双手环抱,直勾勾地盯着我,眼神恨恨地仿佛要把我吃掉一般。

    我犹不罢休,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后给我的胆子,我甚至往一旁挪了挪,刚好挪出差不多一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后,我便对她咧嘴笑道:“当然了,要是你很想在这睡的话,也可以一起,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一下子抓起身边的枕头甩了过来,我躲避不及,一下子被砸到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林青悦怒道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脸颊,对她无奈道:“行了行了,睡你的觉吧,我现在可是伤员,不能对和你动手动脚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,忽然发现林青悦的脸色阴沉了不少,她对我淡淡道:“是不是你伤好了,就可以对我动手动脚了?”

    我讪笑了两声,对她道:“这哪敢呀?”

    林青悦冷哼了一声,猛地抓起了我身边的枕头,我以为她又要揍我,连忙伸出右手护在面前,对她道:“喂喂,你可别对我动手动脚啊,我现在可是伤员,伤员!”

    半晌后,却发现林青悦根本就没和我动手,放下手臂后,却发现她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林青悦侧着身子,面对着我这边,忍住笑意对我骂道:“你就一神经病!”

    说罢,便伸出手“啪”地一声,把床头灯熄了。

    于是房间又重归于黑暗。

    躺了十分钟左右,我却始终睡不着,可是又不能随便翻身,于是便对林青悦轻声问道:“你睡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林青悦有些不耐烦地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失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睡不着?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我干笑了两声,对她道:“因为我睡不着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来打扰我睡觉?”林青悦问。

    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你不是也没睡着吗?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和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好像翻了个身,她问道:“那你想聊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在想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如果,如果我们结了婚,那么我喝醉了,那你会不会也像今天晚上这样照顾我?”我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或许吧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喝醉了,我一定会像今晚这样照顾你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青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为什么,结了婚,你不就是我老婆了?我不照顾你照顾谁?”我理所应当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不过我这话一说出去,林青悦似乎沉默了好一会儿,半晌没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我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林青悦忽然道:“你真会聊天,醉话下次再说吧,我要睡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只好道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