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二十三章:脸皮得厚一点

第一百二十三章:脸皮得厚一点

    广州的夏初,雷雨天气十分频繁,每每天晴了还未到一周,暴雨就会骤然而至。

    从降下暴雨的第一天开始,而后一整周都是阴雨绵绵的,没有几次天晴的时候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暴雨的,还有那惹人烦的蚊虫,纷纷在雨后冒出头来,无处不在的肆虐,属实让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在快要回到宿舍的时候,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因为天空中好像有无数的飞蚁在横冲直撞,我只期盼老刘他们及时关好了门窗,若不然就是一番“苦战”了。

    刚进门,我便被赵军一把拉了进去,随后他便“砰”地一下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我注意到宿舍里虽然已经关门关窗,开上了空调,但还是有不少的飞蚁在盘旋着。

    赵军闷闷道:“都怪丁轩,早说开空调了,死活说自己冷,现在好了吧?”

    丁轩梗着脖子辩解道:“我这是真的冷好不好,谁知道从哪冒出那么多飞蚁?”

    老刘一脸纳闷地用一本破书拍着桌上的飞蚁,对他们两个道:“别他妈废话了,赶紧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老刘一说话,他们两个倒是没了争执,纷纷拿起家伙去灭虫了,而我则是无奈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里……

    约莫十来分钟后,宿舍里的飞蚁终于是被消灭的差不多了,而我这时候才得以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沐浴洗漱后,我便习惯性地躺在了椅子上刷起手机,手机上有两则未读消息,都是林青悦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一条是半小时前:“我刚回到学校了,怎么这么多虫?”

    另一条则是十分钟前:“我要疯了,满屋子的虫!”

    我连忙回复道:“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回复地很快,:“你刚刚干嘛去了,怎么现在才回我?”

    “洗澡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好多虫啊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青悦说着,发了个难过的表情包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林青悦住的宿舍跟我们不同,只是单人间的宿舍,但尽管如此,还是分为男寝和女寝的,所以我当然不能随意地跑到林青悦那里去。

    于是我想了想,对她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去帮你买瓶杀虫剂,你往屋里喷几圈,然后把门窗都给关上,很快飞蚁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毒死虫子,还是想毒死我啊!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挠了挠头后,问道:“那只能用这招了,要不然你就把所有灯给关了,只留一盏小灯,等着它们慢慢被烫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还是帮我买吧,我今晚去外面住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和林青悦聊完后,我便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,穿上鞋子后就准备出门了。

    赵军奇怪道:“我靠,你这么晚还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朋友找我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老刘调笑道:“要不要给你留个门?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道:“去去就回,今晚肯定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倒是没问什么了,于是我便匆匆地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学校的小卖部买了瓶杀虫剂后,我就往林青悦的宿舍楼赶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我便看到了穿着一件黑色t恤,以及一条深色牛仔短裤的林青悦,她正双手环抱在前,往我这个方向张望着。

    我朝她挥了挥手,于是她便小跑着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的能杀虫吗?”她有些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方法是老刘以前和我说过的,我自己倒是很少经历过这种飞蚁肆虐的时候,所以我只能犹豫道:“应该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白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要是明天回来还有那么多虫子,你就上来一个一个帮我拍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小声嘀咕道:“我倒是想上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没说什么,而是让我等等她,她上去喷完杀虫剂后就下来。

    我当然表示没问题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林青悦便背着一个背包下来了,她便走边抖着身上那件t恤,对我苦着脸道:“我总感觉有虫子掉到衣服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等会儿洗个澡就好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大概是十点半左右,又因为是周末的原因,所以距离门禁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,所以我们出入校门当然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林青悦不想住酒店,而是要回去番禺这边的房子,自然是选择开车回去。

    送她到车库后,我便对她道:“你回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啊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皱了皱眉,对我问道:“你不跟我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因为我是没想到林青悦会让我陪她一起回去的,所以这次出来什么也没带着,就只带了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她见我没反应,倒是没再说什么了,打开车门后便坐在了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我连忙绕到另一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跟我走吗,你上来干嘛?”林青悦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我……我改变主意了。”我支吾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好笑道:“你的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?这可不像我认识的周景啊。”

    我“嘿嘿”地笑了笑,道:“没办法,有时候脸皮就得厚一些,要不然怎么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我倒是没说了,不过想必林青悦多少能猜到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青悦撇了撇嘴,却是没有继续搭理我,启动了车子后,就载着我往校外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最终在“寻梦酒吧”这里停了下来,林青悦拉上手刹后,便对我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回你家的吗?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道:“周末嘛,我想喝点酒呗,大不了等会儿叫代驾送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由于我昨天喝多了的缘故,所以现在并不是很想喝酒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就当陪陪我嘛,好不好?”林青悦的语气近乎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让我错愕的同时,心里的那种不情愿也瞬间消散了,于是我便点头道:“好吧,但你得答应我,不能喝多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知道啦,我都听你的。”林青悦甜甜笑道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扶了扶额头,其实林青悦哪里都好,但就是喜欢喝酒这一点,实在是……让人无语的很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知道,林青悦只是单纯的喜欢喝酒,并不是喜欢混迹在那些酒吧之类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上次林静轩和林青悦的对话中,我就知道了,林青悦好像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有了这种爱好,甚至把林叔一些珍藏的酒都给偷偷喝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些人喜欢上一些事物或者爱好,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的原因在内,就比如说我喜欢画画,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小时候老周带我去美国旅游,我们恰好去了位于纽约市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,见识到了梵高所作的《星空》,这跟从网上看来的照片完全不同,现场欣赏时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蕴在里边。

    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对绘画有了很大的兴趣,油画也自是我的强项之一了。

    而关于林青悦喜欢喝酒的爱好,却从没见她提起过,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问问她的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的十一点左右,“寻梦”酒馆里仍然热闹非凡,或许是周末的缘故,所以人流量比正常的时间要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蝴蝶正在细心地调制一杯鸡尾酒,而她面前则是坐着一个戴着棒球帽和墨镜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用手托着下巴,像是在看蝴蝶调酒,又像是在发着呆。

    虽然她把自己的脸遮挡地很严实了,但我还是能一眼地就把她认了出来,想来自从那次见面后,我和她已经有许久未曾见面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