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二十四章:弄丢了怎么办?

第一百二十四章:弄丢了怎么办?

    她的身边还有位置,于是我便带着林青悦坐在了她的身边,这时候她才惊觉似地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伸出一根手指,有些犹豫地指着我。

    我对她笑了笑,道:“好久不见啊,杨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,周景!”她咋呼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林青悦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不过看到我这副模样后,倒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蝴蝶调好了酒,端到了杨乐的面前,对她无奈道:“就是周景,前段时间跟人起了点冲突,就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杨乐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对我道:“天呐,你这也太惨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说说,是谁欺负你?你就该报我的名号的,就说是我的小弟,他们肯定不敢动你。”杨乐道。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对她道:“别提了,事情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杨乐表情颇为遗憾,她叹息道:“作为你的大姐头,这次帮不了你真是好愧疚,不说了,自罚一口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喝了一口蝴蝶调制的一杯绿色的鸡尾酒,随后“啧啧”道:“这是你调的嘛,怎么那么难喝?”

    蝴蝶白了她一眼,倒是没搭理她,恐怕也只有杨乐才会这么和蝴蝶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微微让出了半个身子,对杨乐介绍道:“杨乐姐,这是我女……好朋友,林青悦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理会我差点的口误,对杨乐礼貌道:“杨乐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呀,你就是周景的女朋友吧?我老听他提起你了!”杨乐笑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吓了一大跳,只见林青悦一脸疑惑地看着我,于是我连忙解释道:“没有的事,我……我哪有这么说!”

    杨乐“扑哧”地笑了出来,对林青悦解释道:“开玩笑开玩笑,你别介意哟。”

    蝴蝶终于是看不下去了,对瞪了一眼杨乐,然后对我们道:“对不起啊,她今晚喝多了,所以就有点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不正常呢!”杨乐有些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正常好了吧?你就别闹了。”蝴蝶无奈道。

    杨乐点了点头,倒是真的没闹了,最后她把大大的墨镜摘了下来,也不管吧台干不干净,一下子就趴在了吧台上。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地看着蝴蝶,蝴蝶则是对我道:“没事,有我照顾着,等会儿我扶她上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倒是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要了一杯威士忌加冰,而我则是照例要了一杯柠檬水。

    等蝴蝶搀着杨乐上楼去后,林青悦才对我问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她应该是个女明星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青悦“哦”了一声,倒是没说什么了,而是静静地喝着她手里的这杯威士忌。

    舞台上有一位民谣歌手正自弹自唱着《成都》,整个酒馆很静谧,倒是和那些吵闹的酒吧区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民谣歌手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,脸上也有了不少胡茬子,面容多有憔悴,一副深情的烟嗓更是让人觉得他是个颇有故事的人,种种因素交叠起来,更是引人瞩目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确不错。”林青悦轻声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林青悦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身,也和我一起看着舞台上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错,这里的确是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地方,感觉每一个人都有一些故事,而这些故事甚至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,然后转头看向我道:“你不是擅长绘画吗?要不你跟蝴蝶姐商量商量,把你的画作挂在这里,添加点文艺气息。”

    我干笑道:“算了吧,我又不是什么专业画家,哪敢献丑?”

    蝴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恰好听到了我们后面的对话,她对我道:“你有你作品的照片吗?给我瞧瞧呗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道:“我有啊,你要看看吗?”

    当林青悦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她在我家拍的那副未完成的话,于是我连忙道:“哎哎,你可别乱来啊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促狭道:“我又没说拿那张,你紧张什么?”

    我疑惑道:“难道你还看过别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便从手机里找出了一张照片,上面的确是我的画,内容是我家门前的一颗梧桐树。

    这副画绘制于去年的秋天,当时落叶纷纷,地面上铺满了金黄色的梧桐叶,而在夕阳薄暮下,满地的金黄色却又变成了深红色,当时忽有所感,所以就把这个画面给画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我倒是好奇林青悦什么时候拍了这幅画,因为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卧室里,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林青悦拍的明明是画着白芷的那一副。

    像是猜出了我的疑惑,林青悦对我笑道:“是我跟你去南京的时候拍的,那时候你不是喝多了?所以你才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,然后有些自得地道:“是不是惊艳于我的才华,所以这才偷偷拍下来的?”

    林青悦白了我一眼,倒是没理会我的话。

    蝴蝶看了一会儿后,对我赞叹道:“不错啊,虽然我只是个外行,但我觉得你的水平一定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我干笑道:“没有了,其实这也就是业余水平而已,放不上台面的,我自己的斤两我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妄自菲薄了,我就挺喜欢你这副画的,要不你把它拿来,我帮你挂到酒馆的墙上。”蝴蝶道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对她问道:“你真的要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那我让我妈帮我寄过来,就是需要一些时间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蝴蝶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她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后,便对我道:“有没有考虑去参加画展什么的?我感觉你的确有这方面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这时候也看着我,对我道:“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这个打算,只想多多练习,以后或许会去试试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期待你成名那一天了。”说着,林青悦朝我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也期待着。”蝴蝶同样朝我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或许是她们给了我信心的缘故,我竟然也对“成名”这种事情有了些许期待,于是我和她们碰了一个,认真道:“好!我一定努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夜,林青悦的确是没有喝多,不过她也喝了不少酒,脸上红扑扑的,像是傍晚的红霞。

    由于林青悦的住处离这里算不上很远,所以我们没有选择代驾,而是暂时把车子放在了蝴蝶这里。

    我一直很喜欢和林青悦散步,怎么说呢,这对于我来说算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。

    即便有时候我们只是沉默地走着,半天也说不上一句话,可就是愿意一直走下去,不管走多远都愿意。

    其实人这一辈子,又能遇到多少个愿意和你一直走下去的人呢?有时候或许以为那个人会真的陪你一直走下去,可到了某个路口时,她却悄悄地走到了另一条路上。

    若你只顾埋头往前走,从不回头看看,那么当你发现她和自己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在视线范围后,才后知后觉地醒悟: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弄丢了那个一直陪着自己的人,又或者是她把自己弄丢了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莫名感到一阵悲伤,然后转头看向了一旁小脸泛红地林青悦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林青悦问。

    我有些难过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林青悦心有所感,还是她早已把我的心看穿,她对我笑道:“别难过呀,今天你可没喝酒嗷,怎么就难过起来了?我又没走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我轻声道:“要是我把你弄丢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青悦对我眨了眨眼,说道:“简单啊,那总有不会弄丢的办法吧?”

    看着林青悦在一旁晃荡的小手,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,我竟然轻轻地握住了这只手,支吾道:“如果……如果牵着你的手,那……那就不会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更的晚了点,久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