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二十五章:第一次吵架

第一百二十五章:第一次吵架

    当我牵住林青悦的手时,她仿佛愣住了,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“胆大妄为”。

    但更令我意外的是,当她回过神后,竟然没有甩开我的手,而是仍由我这么牵着。

    我本身就没谈过什么恋爱,更别说是牵女孩子的手了,所以即便我现在是牵着她的手,却没有牵的很紧,只是轻轻地牵住她的指节部分,丝毫没有触碰到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林青悦只是低着头,仍由我牵着她往前走,或许是害羞的缘故,她原本就已经泛红的脸颊上,仿佛又增添了一层红晕,美的更醉人了。

    当我们在酒吧喝酒那会儿,外面是下过一场雨的,等我们回去时,这场雨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其实今晚算不上一个散步的好时机,因为道路上、空气中,都弥漫着一股潮味,四周都是湿漉漉的,走了一段路后,我们的鞋子上都布满了泥泞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所谓的“坏”,在我和林青悦的眼里仿佛都不值一提,她的思想我无从得知,但我只知道,在这个夜晚里,我的眼中只有身边的她,其他的自然而然地就忽略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我觉得经过这场大雨的洗刷后,整个大地都生机盎然起来,前几天的酷热、干燥,在此时已经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我和林青悦就这么牵着手回到了她家里,直到她要取钥匙开门时,我才有些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,你今晚就住我哥的房间吧,我……我先去洗澡了。”进门后,林青悦也不看我,脱好鞋子后,就支吾地对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在林青悦洗澡的时候,我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。

    听着淋浴间里“哗哗”的水声,我不由得想起了刚刚我们牵手时的那一幕,虽然我和林青悦路上没怎么做交流,但我能感受到双方的紧张,不止是我,林青悦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我和她分开后,我便再次思考起了自己和她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发现自我和林青悦表白后,仿佛我们的关系进展的十分快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,丝毫没有什么阻滞感。

    那么林青悦对我的考核,什么时候才结束呢?而她又是否想清楚了?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,林青悦便穿着一身睡裙从浴室里出来了,她边用毛巾揉搓着头发,边对我道:“你要去洗澡吗?换我哥的衣服就行。”

    尽管我今晚没有喝酒,但身上还是有点酒味的,于是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后,林青悦已经盘着腿坐在了沙发上,正在喝着一杯蜂蜜水。

    我坐到了她的身边,对她问道:“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现在还有些睡不着,你要是困了,就自己先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现在也不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犹豫了一下后,便对她问道:“有件事情,想咨询一下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好像是看到我脸色严肃的缘故,所以表情也认真了起来,对我道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后,便试探性地对林青悦道:“这件事情是关于白芷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只是微微皱了皱眉,但她还是点头道:“没事,你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概也猜得出来,白芷为什么会在酒吧那里吧?”

    林青悦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她应该是那里的工作人员?因为如果她是跟朋友一起去的话,不至于会和人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对,白芷之所以在那里工作,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偿还家里的债务,这是她迫不得已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什么表情,对我道:“嗯,然后呢,你想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终于对她道:“先前我从黄鸿进那里得到了两块腕表,价值约莫是三十万左右,而白芷他们家欠的债务也是大概这个数,因为白芷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,所以偿还这些债务对她来说有点困难,所以我就想把这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林青悦便斩钉截铁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呃,我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林青悦的态度那么果决,甚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似乎是林青悦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强硬,接下来她便稍微放缓了点语气,对我道:“如果你是问我能不能把这比钱借给白芷还债,那么我不想你借出去,虽然这笔钱对你来说没什么,但如果你这么问我,我的回答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林青悦又道:“当然,这笔钱是你自己的,你怎么用都不关我的事情,所以借不借是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愿意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身子倚在沙发上,双臂环抱在胸前,对我道:“我问你,如果你这次帮了白芷,那么你下次还会不会帮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以你周景的性格,你肯定会。”林青悦没等我回答,自顾自地道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万一你下次帮不了她呢?那么她会怎么想,你又会怎么想?而且她白芷总不至于走投无路到只能求你帮忙了吧,你这次帮她,下次帮她,她就会对你产生了依赖,所以你是不是会照顾她一辈子?”

    林青悦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语气相当的认真,她清澈无暇的双眼直直地看着我,甚至让我有了些许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如果白芷真的走投无路,真的需要这笔钱,你还会阻止我给她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我不会,但我不希望是以你的名义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青悦便没有再和我说下去,而是起身离开了沙发,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她离开的时候,我没说过一句话,也没有试图挽留她,只是看着她就这么离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,原以为林青悦会支持我的这个想法,可她的态度实在是让我感到惊讶了。

    甚至我能感受到她有些生气,她的确是在对我生气。

    我用手狠狠地搓了搓脸,恐怕这件事情并不能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了,因为林青悦的态度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我。

    这个夜里我再没有和林青悦有过什么交流,独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后,我便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其实我也有些生气,因为林青悦并不能在这个事情上理解我。

    我对白芷的确是以朋友的关系相处的,所以在我看来,其实这么帮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而且先前第一次在酒吧见到白芷时,她对我说的那些话,也像是我的心结那般,印刻在了我的心里,所以一直以来,我都想帮助白芷走出困境,只是没有找到好的办法而已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回忆起今天的种种,感觉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,而刚刚就好像是我和她的第一次争吵,这对我们来说,的确是罕见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次争吵前,我们还牵了手来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因为失眠的缘故,天空还蒙蒙亮的时候,我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五点五十分,实在是太早了,我蒙着被子想要继续睡个回笼觉,可辗转反侧到了六点半,还是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不再躺着了,离开房间去洗漱时,我瞥了眼林青悦的房门。

    她的房门紧闭,里边没有什么动静,或许她还在睡梦中吧。

    于是我也没有打扰她,洗漱过后,便独自下了楼去散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睡了一觉的缘故,还是因为早晨罕见的出了太阳,所以我的心思愈发的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觉得林青悦说的话的确是有道理,因为站在她的角度来看,如果她真的……真的喜欢我,那么有哪个女人会允许自己的喜欢的男人去这么帮另一个女人呢?

    即便抛开这个层面不谈,林青悦说我这次帮了白芷,难不成次次都要帮她?只有白芷自己才能真正走出这个困境,靠外人终究是不行的,除非实在走投无路了,这倒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心里倒是有了点愧疚,去了附近的早餐店买了两份早餐后,便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当我刚走上楼后,却碰上了急匆匆下楼的林青悦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