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三十一章:疾苦

第一百三十一章:疾苦

    片刻后,屋子里出来一个略微肥胖的中年妇女,只不过她的脸却很瘦削,下巴尖尖的,如果单看脸的话,根本就不会觉得她胖。

    不过她眼睛的间距不大,看人的时候习惯性地眯起眼睛,给人一种并不是很舒服的感觉,仿佛觉得此人性格十分狠厉一般。

    想必这就是白芷的舅妈了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白芷时,面容一下子阴沉下来,不用想都知道,她十分不待见自己的这个外甥女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看到白芷身边的我,倒是微微诧异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舅妈好。”白芷怯生生地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你好。”我礼貌道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跟她解释了一番后,她这才开口冷冷地道:“串门可以,只希望你不是来借钱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便没有再停在这里,而是转身去了屋子里边。

    我和白芷都面露尴尬之色,因为她一下子就猜到了我们的来意,这下子我们还怎么开口呢?

    不过白芷的舅舅倒是没说什么,而是招呼我们赶紧进屋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目前住的这套房子是买的,在广州这边拥有一套房子也算是很不错了,即便位置是在远离市中心的增城区,但也证明她舅舅这些年应该是混的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二居室的房子,总面积应该只有七八十平米不到,他们两夫妇一间房,儿子自己独立一间房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招呼我们进屋时,朝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喊道:“董睿,快出来见表姐。”

    “表弟今天也在家?”白芷疑惑道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尴尬一笑,对她道:“臭小子在学校和人打架了,这不直接被停了几天课,说是让回家教育教育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房门便开了,一个头发凌乱的男学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跟白芷打了一声招呼后,便懒散地坐在了一张板凳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白芷的舅妈便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,上面放着几个杯子,这其中倒是有两个纸杯。

    虽然白芷的舅妈并不怎么待见白芷,但这些待客的礼数的确是有的,她给我们端完水后,便坐在了白芷的舅舅身边。

    我们一开始当然没有马上提借钱的事情,而是先拉了会儿家常,问了问双方的近况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当然很怀疑我和白芷的关系,开玩笑说刚开始进门那时,看到白芷和我在一起,还以为我是白芷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白芷当然脸红着解释,而我只是干笑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我对白芷他们家不是很了解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白芷和她舅舅在聊天,而我只是细心的聆听着,除非问到我的时候,我才会说上那么一两句话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妈更是沉默,只是一脸阴沉的双手环抱着,似乎是在发呆又似乎是观察着我和白芷。

    董睿只是坐了一会儿,便回房间去了,想来他跟自己这个所谓的表姐并不亲近,跟我和王翩翩那种胜似亲姐弟的关系,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约莫十来分钟后,他们终于聊到了白芷的母亲身上,也就是她舅舅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最后白芷把她母亲因为心脏瓣膜症住院的消息告诉了她舅舅,然后犹豫着道:“舅舅,手术费需要十万多,我实在是没钱了,不得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微微皱了皱眉,对白芷道:“这件事情你应该早和我说的,小英(白芷的母亲)住院了,我这个哥哥现在才知道,这怎么行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白芷的舅舅的确很在乎自己的妹妹,所以难怪白芷觉得她舅舅会很果断的借钱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白芷的舅妈却冷冷地开口道:“谁知道真的假的,当初你妈过来找我们借钱说是要做些小买卖,结果怎么样?全被你爸拿去赌了,这笔钱都有两万块了!”

    白芷泫然欲泣,她哽咽道:“舅妈,我真没骗你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拿我妈妈的事情骗人?”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显然有些生气了,对他身边的女人怒道:“这可关乎到我妹妹的命,你能不能分清楚是非?”

    女人笑了笑,冷声道:“你说话有个屁用,自从你被公司辞退以来,天天在家鼓捣你那些破烂,还买什么茶艺书?这几个月还不是我一个人在支撑着整个家?现在好了,平时屁都不敢放一个,要用钱了,就来凶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涨红了脸,被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,只得站起来来回踱着步。

    白芷的眼泪终于是止不住的落了下来,我听到这些话后,同样是有些灰心了,觉得这一趟大概是白跑。

    白芷的舅妈也不管身边涨红脸的丈夫,而是对白芷道:“我们家的情况你再清楚不过,我们的确有点存款,但你要知道,这些钱都是怎么都动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舅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工作了,现在都靠我一个人支撑着,勉勉强强才能糊口,更别说再往银行里存钱了,那些钱就是我们的棺材本。”

    白芷终于哽咽道:“如果你们不能帮我,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看不下去,但不管怎么样,于情于理我都不该说什么的,只好坐在身边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毕竟是亲戚,你妈住院这些事情,我们于情于理也得借钱给你,但我们最多出三万块钱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白芷的舅舅看着他老婆,对她道:“咱们出五万!我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说到这里,女人便厉声道:“你要是敢打那笔钱的主意,那我一分钱也不借!这可是我妈的买药钱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芷的舅舅便无奈地坐了下来,一脸颓丧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对白芷愧疚道:“都是舅舅没用,我们家最多只能拿出来那么多了,你可以去问问你爸那边的亲戚,看看能不能借上一点。”

    白芷终于站了起来,朝俩人鞠了一躬,对他们哽咽道:“谢谢舅舅舅妈。”

    见到白芷这副样子,她舅舅只是叹了口气,把脸别过脸另一边,而她舅妈的脸上也罕见的有了些愧疚,但仅仅是“有些”而已。

    我心里的某根弦似乎断了,在这个刹那间,我仿佛觉得自己已经算的上很幸运,因为相比于白芷,我真的运气好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我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,父辈的积累让我从出生开始,就距离社会上的某个层次太过遥远,遥远到看不见这些疾苦,感受不到生活在那些层次的人们的无奈。

    此刻,我真的很想帮助白芷,因为她的确努力、又的确是走投无路了,那么我为什么还要犹豫呢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