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三十五章:感到悲哀

第一百三十五章:感到悲哀

    说话间,我忽然收到了白芷发给我的微信。

    她先是给我发了几张记开业现场的照片,然后对我道:“开业很成功,学生都排了好几条长龙,这次我们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忙的忘了记开业的事情,想来白芷也是有意让我休息,所以自己就去现场把我的任务完成了。

    点开白芷发给我的照片后,我这才知道她说的的确没错,有些难以想象,仅仅是一个麦当劳入驻而已,居然在学生群体里有了这样的反响,甚至排起了长龙。

    不过到后边稳定下来后,店里再有这种程度的火爆客流,倒是比较困难的了,除非是上面搞了什么活动,才会再有今天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我回复道:“对不起啊,今天有些忙,突然间忘了这个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知道你最近蛮累的,所以这些事情我自己办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用不着这么客气。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仿佛我们的关系回到了大一刚认识不久那会儿,那时我和她的友谊没有夹杂着别的什么,是十分纯净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回复道:“那好,这几天大家先休息一下,到后面林青悦有新的任务下来,我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回复完白芷的消息后,我便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鸡尾酒,酒液顺着咽喉流淌到了胃部,整个人都感觉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蝴蝶笑道:“希望你等会儿不要喝吐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苦笑道:“都喝这么久了,多少也练出点酒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有些脸红,补充道:“虽然也没提高多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蝴蝶嗤笑道:“得了吧,如果拿林青悦来和你对比,那么一个林青悦至少能喝倒三个周景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蝴蝶这话说的肯定没错,但我还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二。

    今天没有下雨,但早晨六点钟,太阳就已经高挂空中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早课的缘故,所以我很早就起了床,简单洗漱一番后,便拿起上课要用的课本往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去教室的路上,我碰到了匆匆走去教室的李沐,于是我不由得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她才看到落在后面的我,然后放慢了脚步,最后和我一起往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走那么快干什么?距离上课不是还有十五分钟吗?”我好奇道。

    李沐纳闷道:“那是因为走楼梯很挤啊,走快点就不会跟一群人挤了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道:“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乘电梯?”

    “谁要乘电梯了?人多的要命,也慢的要命!”李沐道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看来李沐的确和普通女生思想不一样,所以不能用常理来看待她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沐便有些犹豫地对我道:“正好碰上你了,明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明天是六月一号,由于我答应了林青悦明天要一起出去的,所以自然是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对李沐抱歉道:“对不起啊,明天有事情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明天周三下午没课欸,你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不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她低声道:“因为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就里,看她这副神情,或许她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对她无奈地问道:“能不能改天?明天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沐咬了咬唇,似乎是下定决心了一般,对我道:“那就今晚吧,今晚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今晚好像也不是不行,但我想起之前林青悦说的交代新任务的事情,又有些犹豫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沐干脆停下脚步没动,而是紧咬着唇,等待着我的答复。

    最后我点了点头,对她道:“今晚可以。”

    李沐终于甜甜一笑,对我道:“那行,今晚吃完饭我在操场等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们来到教室后,便看到了早已来了的白芷,她正一个人坐在靠近走道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没有凑上去和李沐他们坐一块儿,而是和王卓坐到了一起,他有些意外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是说要约我出去玩么?怎么就没下文了?”我王卓道。

    王卓道:“你着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我看你没动静,就来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周末吧,周末有时间,这几天我都没空。”王卓头也不抬地对我道。

    看王卓的手指正在手机上狂点,我便凑了上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王卓没有在打游戏,反而是在和一个人聊天。

    正待我想看看这个人是谁的时候,王卓却把手机挪到一边去了,对我埋怨道:“我说周景,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?”

    我干笑了一声,对他问道:“在和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跟谁说话呢,周末带她出来见你一面,你就知道了。”王卓笑了笑,对我神秘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才感觉到自己熟悉的那个王卓又回来了,于是我便点头道:“行,那这次真的周末见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王卓不耐烦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的课程上完后,我便在食堂吃了午饭,因为答应了刘笙中午和白芷一起去医院的,所以吃完饭后,我便来到校门口等着二人。

    刘笙和白芷是比我先到的,而我赶来的时候,恰巧看到刘笙和白芷说着什么,而白芷整个人则是呆呆的,仿佛难以置信一般。

    到了她们的跟前,我这才知道刘笙正在和白芷说那笔钱的来历,让白芷大可以放心的去交钱,还钱的事情慢慢来不急,反正也不用算她的利息。

    于是我干脆也不说话,而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刘笙向白芷解释完这笔钱的来历后,白芷这才看到了站在她们身边的我。

    白芷咬了咬唇,对我道:“这笔钱是不是你借给我的?”

    刘笙一脸无奈地朝我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已经尽力说明了,我摆了摆手,示意没事。

    我对白芷笑了笑,道:“你可别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,当然了,我也出了一点钱,但要我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,倒有些困难了,所以这笔钱是大家一起出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我又道:“不过你刚刚的问题问的也没错,我算是借了小部分吧。”

    白芷看着我,目光清澈,对我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这么看着我,我倒是有些心虚,但面上却不能露怯,于是我便看着白芷的眼睛,点头道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白芷终于点了点头,道:“好,那这笔钱我收下,我会尽快连本带利还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刘笙无奈道:“都说了不急,也不用利息,你慢慢还就行。”

    白芷只是倔强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钱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咱们就赶快到医院去把手术费交了,别在这里相互拉扯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刘笙点了点头,然后挽着白芷的手,笑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乘上了地铁,大概半小时后,便来到了白芷母亲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我们先去探望了白芷的母亲,阿姨才四十来岁,或许是岁月的辛劳在她身上积累的太多,所以看起来却像是五十来岁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此时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一动不动地像是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芷见到她母亲后,泪水便忍不住的涌了出来,可是却生怕吵到了她妈妈那般,所以白芷只能捂着嘴,使劲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我们都知道,阿姨这是昏迷了过去,不管白芷怎么哭,她都不一定能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刘笙的眼睛也是红红的,她正靠着白芷,轻轻拍着白芷的肩膀。

    看着白芷如此伤心,我的心情同样是复杂的很,其实面对这样的事情,我们真的很难一如既往的保持初心,所以白芷当初选择了另外一条赚钱的路,实在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这不是赞同她的做法,因为有些事情可以做,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我只是为白芷感到悲哀、难过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