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三十六章:盛开的桔梗花

第一百三十六章:盛开的桔梗花

    刘笙陪着白芷去把阿姨的手术费用交了,而我则因为受不了医院那味道,所以早早的就到了医院外边。

    约莫十分钟后,刘笙从医院里出来了,只不过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白芷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她想陪一下阿姨,所以就让我们先回去了。”刘笙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倒是理解白芷的心情。

    于是我和刘笙一起向医院附近的地铁口走去,她有些沉默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而我则是还未从刚刚的心情中走出来,所以我们两个便没有什么交流,而是互相沉默着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地铁后,刘笙才有些犹豫地对我开口道:“周景,你有办法帮一下白芷吗?说实在的,以你的能力帮她应该一点都不困难吧?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刘笙语气忧伤地道:“刚刚看到阿姨那副模样,我心里真的很难受,更何况是白芷了,她一个人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大,如果换做是我的话,恐怕真的走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帮她,所以才通过你的途径把那三十万借给她,但是我的帮助是有限的,只有她自己才能真正走出困境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刘笙问道:“那你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吧?我是说,工作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摇头道:“我只是我爸的儿子,并不是周氏的董事长,我说什么话,在公司里没有任何分量的,但如果她愿意实习或者毕业来我们公司的话,那我应该可以给她提供一个机会,这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    刘笙叹息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刘笙出了地铁口后,便要各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刘笙临走前告诉我,这周五会有她的比赛,希望我到时候能过去她们学校。

    我则表示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去。

    刘笙点了点头后,又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如果白芷有什么事情的话,一定要和我说,我会想办法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放心好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刘笙离开后,我便朝我们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的太阳很毒,由于我没有带伞,所以这太阳几乎是直照到我脑袋上的,照的我脑袋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再被晒下去的话,八成就要中暑了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的经历,我不由得有些后怕起来,于是干脆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,想着等太阳没那么晒后,再回学校。

    这家咖啡馆的装修比较前卫,有点小清新的感觉,而且咖啡师是一个年轻女性,年纪仿佛也没有比我大多少。

    进了店后,我便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由于桌上贴着二维码,所以我就没有去前台点餐了。

    随便点了份玛奇朵后,我便坐在靠窗边的位置,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,便有一位女服务员端着咖啡来到了我这张桌子,说了声“请慢用”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喝着咖啡,我不禁想到了赵军做的这个生意,好像差不多一两个月过去了,也没见他有什么起色。

    倒是他时常通过qq发了一下表格过来给我看,说是什么收支表,不过我除了第一次点开后,后面的就没点开过了。

    当初他说的也比较雄心壮志的,我只希望他能做的成功吧,至少他有这样的勇气去做这些事情,而我的话,我是根本没有这样的欲望。

    在咖啡厅坐了半小时后,我便有些坐不住了,或许是心不静的原因,所以一下子就没了继续呆在这儿的欲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咖啡店里却进来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许非(我同班同学)推门而入,在咖啡馆里四处看了看,由于都是满座的状态,所以他不禁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了坐在窗边的我,稍稍犹豫了一下后,便走到了我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尽管坐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许非点了点头,然后就坐在了我的面前,扫码点了份咖啡后,也不说话,而是从包里掏出了一本《局外人》,自顾自地翻看着。

    我倒是佩服他了,这简直就是典型的书呆子,而且还是一个很有格调的书呆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女咖啡师竟亲自端着咖啡过来了,她对许非笑呵呵道:“我说,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考虑吗?”

    许非摇头道:“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女咖啡师一脸幽怨道:“我看你整天闲的要死,一没课就来这里坐半天,这还叫没时间?”

    许非扬了扬手中的书本,对女咖啡师道:“我来这里是看书的。”

    女咖啡师一脸无语地看着他,不过显然对许非是习以为常了,这时候她又转头看向我,嘴里却问许非道:“这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“同学。”许非道。

    “哦,难得你和别人坐一块儿了,以前不都独来独往的嘛?”

    许非却没搭理她,而是自己看起了书本,仿佛全身心投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苦笑了两声,他的确是我见过的人中,最为古怪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女咖啡师见许非不说话,倒也不自找没趣了,撇了撇嘴后,又回到了吧台后面。

    我不是没话找话的人,况且我和许非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,所以也就没有和他说过半句话了。

    我又坐了十来分钟后,便和许非说了声“先走了”,许非点了点头,算是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起身准备离开咖啡馆,但经过吧台的时候,我便被那个女咖啡师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能不能帮我劝劝许非,让他来我们这儿做咖啡师,兼职的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里的店长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叫陈晨,你喊我名字就行。”陈晨十分热情地道。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,压低了声音对她道:“其实我和许非不熟,平时都说不上一两句话的,这怎么帮你啊?”

    陈晨一脸沮丧,对我摆了摆手道:“好吧,那我就不勉强你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我却问道:“你这里招人不?工资待遇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干啥?你想来上班?不过不好意思,我们店只缺一个专业的咖啡师,其他都不缺。”陈晨道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倒是很明显了,许非就是一个“专业”的咖啡师,甚至专业到让她三番四次地想把许非请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闷骚的许非,想来这就是真人不露相了,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七点。

    我如约来到了学校的操场,心里只是好奇,李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。

    在操场的树荫下等待李沐的时候,我便没来由地想起了我们之间的一些经历。

    其实我和李沐的经历一点也不比白芷要少,因为很多经历都是我们三人都是同时在场的,由于很长一点时间里,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白芷的身上,所以自然而然地忽略了李沐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清明假期那时候的聚会,李沐好像是喝醉了酒,竟然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把我拉住了,还让我“不准走”,想起这件事情我莫名地就有些想笑,不知道清醒过后的李沐,再回忆起那件事情时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?

    我又记起当时离开轰趴馆的时候,她甚至还追了上来,只是为了给我送一把伞而已,那把伞好像现在还躺在我桌边的行李箱上,一直都没还给李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却想到了这之后李沐送给我的一只布偶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应该是迪士尼的限量款,价值不菲,李沐居然还骗我是自己在娃娃机里夹出来的,这真是……

    我不禁笑了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清脆悦耳地声音从我身后响起,:“在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回过头,我便看到了身穿一件浅蓝白条纹t恤的李沐,她下身则是穿了一条牛仔短裤,白皙透红的长腿因此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更让人瞩目的是她头上带着一只发卡,上面镶嵌着水钻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今晚她没有扎马尾,而是任由长发倾泻直下,微风吹拂,发丝便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她微笑看着我,脸颊上现出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此刻,李沐犹如夏天盛开的桔梗花,幽雅迷人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