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五十四章:苏洺杉的邀约

第一百五十四章:苏洺杉的邀约

    林青悦走后,我没有急着回宿舍,只是一个人坐回了原来的石凳上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挺疲惫的,如果说失望的话,当然也有,因为林青悦不理解我,如果她能拿出平时十分之一的敏锐,那么她早就该猜出一些端倪了,否则我刚刚为什么要和她说相信我呢?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我完全没有想到,当林青悦面对涉及到自己至亲之人的问题时,甚至面对我这个“男朋友”时,她很难再保持住自己应有的理性。

    更别指望林青悦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情况下,还有心思去揣摩我言语里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的我,却没有想到这些,只是觉得自己十分无力,仿佛整个生活压在了身上,而我自己却深陷于泥泞,更是不堪重负了。

    只要老周准许我说,那么我一定会告诉林青悦这个事实,可是老周不让我说,因此这就成了一个无法解释的误会了。

    那么我又该说什么、做什么呢?我不是那种因为林青悦是我的女朋友、又或者我爱她,就会放弃某些坚守的人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我的心绪却变得凌乱了,商业街的灯光渐渐变暗,不断有学生成群结队的从我身边经过,只是从来没人注意到坐在阴影中、石桌旁的我,对于我来说,他们只是擦肩而过的过客罢了。

    正当我心情愈发郁结时,我的手机忽地震动了一下,打开屏幕后,却发现这是蝴蝶给我发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刘笙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回复道:“是啊,今天是我们校园十大歌手比赛,刘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能进前三名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呀,我之前还想着她能来我们酒吧驻唱呢,不过看她这阵仗,这不是奔着出道去的嘛!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想了想便回复道:“这事儿悬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了点事情,对她造成了影响,看看后面怎么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要不要发给杨乐看看?”

    “发呗,发给你就是想让你发给她看的,让她点评点评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看完这条消息后,我便打算熄屏了,不过这时候,蝴蝶又发条微信过来,对我道:“明天放假了哎,你不过来玩玩?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明天开始就是三天的端午假期了,只不过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,以至于我整个人仿佛都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,一时间脑子竟然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便回复道:“明天吧,明天我一定去,今天实在太累了,身心俱疲的累!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这是怎么啦?年纪轻轻哪来那么多烦恼?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没啥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明天要不提前过来吃晚饭好了,端午节呢,你顺便带上你的林青悦呗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我便回复道:“我没问题,有时间再问问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蝴蝶的对话后,已经差不多是十二点,不知不觉地,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石桌上还放着林青悦喝剩的半杯奶茶,只不过它已经从最初的冰冷,变成了常温,奶茶瓶的瓶身上布满了凝结而成的水珠,就像是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我没有让它孤零零的留在石桌上,而是顺手带走了它,然后把它和我的果茶瓶一起扔进了可回收的垃圾桶,从而做一对“亡命鸳鸯”了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后,已经是凌晨的十二点,宿舍的灯已经熄了,老刘早已睡下,而丁轩还在电脑前打着游戏,赵军的位置空空的,恐怕他今晚还不一定能回来。

    洗了一个热水澡,我便躺倒在了床上,睡前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人给我发消息,不过这次手机里一条消息都没有,干净的不行。

    打开和林青悦的聊天框,想要发点什么过去,但在聊天输入框输入了很多字后,却一个都没有发出去,反而都被我一键删除了。

    最后终于是苦涩一笑,只能放弃了发消息过去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月三日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我便醒了过来,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来说,即便睡得很早,但如果你的睡眠时间达不到某个点的话,也算是患了睡眠障碍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此时的我当然患上了睡眠障碍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失眠症了。

    起床简单洗漱一番后,我便换了一件稍微休闲点的衣服,由于睡不着,我便走出了校门,一直往外面散步。

    这是我缓解压力的一种方法,当我承受不住某些压力时,我就会这么做,把自己走的很累很累,那就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散步,但由于我的活动范围就在我们学校附近,所以我意外地遇到了一个熟人,她见到我时同样有些意外,稍稍犹豫了一下后,便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刘笙的闺蜜:苏洺杉。

    “周景?”苏洺杉率先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笑道:“真巧。”

    苏洺杉礼貌地对我笑了笑,然后道:“这么早是去哪儿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散散步,你呢?”

    苏洺杉犹豫了一下,便对我道:“我是出来给刘笙买药的,她昨晚就开始发高烧了,到现在还没退烧呢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问道:“发烧了怎么不去医院?”

    苏洺杉苦笑了一声,对我道:“她不肯去,我能有什么办法,昨天折腾了一宿,我都没敢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眉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打电话去劝劝她,如果可以的话,你就带她下来,我们送她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苏洺杉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头道: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我很快地就打了个微信电话给刘笙,差不多十来秒后,电话才被刘笙接通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医院吧,我让苏洺杉带你下来,我已经叫好了车子,你不去也得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连串地说了那么多,以至于刘笙好像有点反应不过来,半晌后才道:“啊?能不能不去?我真的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不行啊,我都来到你学校门口了,要不然我可不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笙犹豫了一下,总算回复道:“那好吧,我换个衣服就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带着刘笙看病后,诊断结果就是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,再加上可能最近因为休息不足,所以身体总算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,刘笙已经躺在输液区的病床上沉沉睡去,而我和苏洺杉就各自坐在病床的一边守着她。

    “周景,能出来一下吗?”坐在对面的苏洺杉忽然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虽然有些疑惑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走廊外,我面前的苏洺杉双手互握着垂在身下,神情似乎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刘笙和韩晓宇,应该是你介绍他们认识的吗?”苏洺杉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苏洺杉犹豫了一下,又问道:“你和韩晓宇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对她道:“不算是吧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洺杉深吸了口气,对我道:“尽管现在说这些有点不合适,但我挺想和你谈谈的,你这几天方便吗?”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,不过还是对苏洺杉问道:“就我们两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下周一。”顿了顿后,我皱眉道:“你谈的这件事情,是关于刘笙的,还是关于你自己的?”

    苏洺杉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两者都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到时候联系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苏洺杉对我礼貌一笑,然后便转身往回走去了。

    在跟苏洺杉回输液区的时候,我又特意看了一下手机,手机上仍然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收到消息时,总是会觉得有些不耐烦,但现在突然间这么安静了,却感觉像是被遗弃了一般,这真是讽刺了。

    或许,我所期待的不是某某发给我的消息,而是期待那个她发给我的消息。

    即便她发给我的只是一句简单的“早安”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