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六十五章:要跟我合租不?

第一百六十五章:要跟我合租不?

    我微微低头,浅吻了一下那诱人的红唇,而林青悦只是睫毛微微颤抖,并没有什么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之后,我便把她从我怀里轻轻放到了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我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尽管她是我女朋友、尽管在不久后我们就会订婚,但在一切还未真正确定下来之前,我当然不该和她真的睡到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我是个男人,面对她这样美的如梦幻般的女人,又是在这样暧昧的夜晚同床共枕,我真的很难控制的住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我便离开了房间,自己则睡到了林青悦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被子还有她留下的味道,这种味道很让我心安,虽然她不在我身边,但我这一晚仍然睡得很舒服、很深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早上的九点钟。

    我是被林青悦喊醒的,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正坐在我的床头,一脸复杂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林青悦有些生气道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我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能愣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就在大眼瞪小眼的,最后还是林青悦开口道:“好啦,你别睡了,快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洗漱过后,便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林青悦买来的早点,有两份粥、四个包子、两根油条,也算是比较丰盛了。

    在茶几前坐下后,林青悦便给我递了一双筷子,然后不经意似地问道:“快放暑假了,你打算一放假就回南京,还是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接过她递给我的筷子后,略微犹豫了一下,便道:“可能是马上就得回去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我倒是想你晚点再走,虽然我们七月份也会过去一趟,但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林青悦倒是没有说下去了,反而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我“嘿嘿”一笑,对她问道:“但是你会想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林青悦瞪了我一眼,别过脸道:“谁会想你?”

    我没理会她的嘴硬,而是对她道:“我可以晚几天走,七月份你爸妈会来一趟南京,那时候恐怕都在谈事情,咱们应该没什么空间单独相处的,八月份嘛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林叔的话所说,八月份就是我们正式订婚的时候了,只待一切顺利,那么到了我大四快毕业的时候,我和林青悦就会正式结婚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稍微停了停,看着眼前双颊染上“红霞”的林青悦,对她轻声道:“八月份我们就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林青悦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她看我的眼眸里又充斥着喜悦。

    只听她对我甜甜道:“好吧,那你就晚几天再走,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玩几天,然后你再回南京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表示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这套房子,真的打算在暑假卖了吗?”我不经意似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爸是这么打算的,怎么了?”林青悦问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对她道:“我下学期有可能搬出宿舍,所以想要有个落脚的地方,既然你们把这套房子卖了,那我可能会选择租一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搬出去?”林青悦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对她道:“因为我和赵军的事情呗,上次好像没和你说过,因为那所谓的小生意,我和赵军的关系变得很僵硬了,呆在那么个宿舍,怎么都舒服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择退出了?”林青悦问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便把当初那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给了林青悦,倒是没有过多的渲染,只是述说了事实。

    林青悦听完,便对我皱眉道:“又是韩晓宇,怎么哪里都有他!”

    对于韩晓宇,我是挺看不懂的,我和他本身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甚至连他女朋友都是我介绍给他认识的,怎么他就处处与我为难呢?最离谱的是,表面上居然还和我一副称兄道弟的样子,真是让我又生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就打算搬出去好了,要不然以赵军的性格,指不定我们还会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我倒是没说错,赵军虽然有头脑,但他又是个十分感性、十分冲动的人,保不齐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不过这间房子肯定要卖出去了,到时候你在学校附近租一套就行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忽然开玩笑似地对她道:“那你要跟我合租不?”

    林青悦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,瞪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我才不和你合租呢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倒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林青悦的话却没有说完,只见她低声地补充道:“周末去找你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啊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在我们吃早餐的时候,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,只不过天上的乌云却积压的十分深厚,看来这“细雨”只是前奏罢了,后面恐怕会有一场大暴雨在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我和林青悦上午都是有课的,于是她便催促道:“快吃吧,要不然等会儿还怎么回学校?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过了端午,我们校历已经是十六周,考试周是十九周,但某些课程是在十八周考试的,而大部分课程则是在十六周结课,所以上完这周的课程后,从下周开始基本上就没有课了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期末考试,这两周我只能选择“安分守己”一点,不能四处乱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回到学校后,已经差不多是上午的十点钟,于是我们互相道别后,便各自往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教室里,白芷和李沐同样坐在一起,只不过李沐却坐在了靠里的位置,而白芷则是坐在了靠外的位置。

    想起李沐对我说的那些话,想来我还是不要凑过去了,不是我故意疏远她,而是我们之间仿佛也有了一层隔膜,她既然把我删了,那我还是和她保持距离吧,这不论对我、还是对李沐,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由于我来的比较晚,所以教室里大部分位置都坐满了人,扫视一圈后居然没有发现王卓的身影,但却看到了身边有个空位置的许非。

    稍稍犹豫了一下,我便来到了许非的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许非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,此时他正摊开着课本在认真“阅读”,对于我坐在他身边的这件事,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。

    我好奇地看了一下他的“课本”,结果却发现他在课本里居然夹带了一本小说,不过由于看不到封面,所以我就不知道他这次看的是什么“名著”了。

    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我对许非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书呢?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的《边城》。”许非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便试探性地问道:“那你看过钱先生的《围城》不?”

    许非这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对我莫名道:“这和我看《边城》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,这两本书名字里都有一个城字,所以我就随便问问你而已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许非摇头道:“没看出来,你这个人比我还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暗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个怪人啊。”

    不过跟许非这种一根筋的“怪人”打交道,思维也得变得奇怪点才行,要不然还真的没什么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想起陈晨老板娘嘱托我的事情,我便对许非问道:“你真不想去那间咖啡店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兴趣。”许非道。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微微犹豫一下后,便对他道:“上次说好了要给你一个交代的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许非听到我这么说,这才把课本合上,然后认真地看着我,对我道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