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七十一章:离开

第一百七十一章:离开

    半晌后,我才艰难地回过神来,继续往下看陈叔发给我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概下午五点就能到你们学校了,到时候电话联系。”陈叔的消息发到这里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又转而看向其他人发给我的消息,大部分都是我在南京的朋友发给我的,其中也不乏有一些亲戚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们发来的消息都大同小异,都是在问老周的事情,当然也有人问我有没有出事。

    划到列表最下边,我没有看到我妈发给我的消息,难道她也被抓了?

    不可能的,据我所知,我妈并没有太过涉及公司的事务,难道就因为她是老周的妻子,所以也被带走了?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思绪如同瀑布一般涌进了我的脑海里,我只感到脑袋发疼。

    我抓起书包,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教室门口,往楼道走去。

    刚来到楼梯口,后边就传来了一声呼唤:“周景!”

    我怔了怔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白芷小跑地来到了我身边,对我疑惑道:“你刚刚怎么了?我喊你你也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白芷便惊讶道: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?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两声,摇了摇头,不再理会白芷,而是继续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白芷紧跟着我,和我并肩下楼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她倒是也没有再开口了,只不过时不时会小心翼翼地看我几眼。

    一直到楼下,白芷终于咬了咬唇,对我道:“周景,考的不好也不要紧嘛,不就是一场考试而已,就算第一次没过也有补考的机会,如果真的要补考的话,那……那我就陪你一起复习,这样一定会过的!”

    我终于看向白芷,对她问道:“缓考要怎么申请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芷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我又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缓考!为什么要申请缓考,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白芷面露忧色道。

    我没和她解释那么多,而是对她淡淡道:“我要回南京了,今晚就要回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告诉我,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或许是自己实在心烦意乱,又或许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,再加上白芷一直在追问着我,我终于忍不住带着情绪对她道:“哪来那么多为什么?你就不能告诉我,到底怎么才能办缓考?要是办不了,我就旷考好了!”

    白芷仿佛被我的态度吓到了,只见她咬了咬唇,对我低声道:“办缓考的话,得去找辅导员说明情况,就是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办了,我带你去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白芷的这副样子,我的内心不免愧疚起来,头脑更是冷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不该这样的,她也是好意关心我,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呢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这样的。”我深吸了口气,对她道。

    白芷连忙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是我问的太多了,我先带你去找她吧,晚点辅导员该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白芷带着我来到了辅导员办公室,我们班的辅导员好像就是大四留校实习的学姐而已,此时是下午的三点钟,她正坐在办公桌前喝着茶。

    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后,便进了办公室,白芷倒是没跟我进去,只是站在办公室门前等着我。

    跟辅导员说明来意后,她便有些疑惑地道:“你是身体不舒服,还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家里出了事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说吗?”辅导员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无奈地看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难道理由上就写家里有事吗?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辅导员如实说了这件事,她微微长大嘴巴,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随后她摆了摆手,对我道:“好吧好吧,这件事我帮你办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声谢后,便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“白芷见我出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对她道:“辅导员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下了楼后,我略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白芷道出了实情:“我爸被带走了,那边可能也要调查我,所以我不得不走。”

    白芷愣了愣,随后对我紧张道:“事情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对她道:“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芷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这件事可能对你的打击很大,但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,现在一切都悬而未决,叔叔虽然被带走了,但还是有希望的对不对?而你作为叔叔的接班人,家庭的另一个顶梁柱,你这时候千万要稳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对白芷点头道:“我知道的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件事你要告诉林青悦吗?”

    直到白芷提起林青悦,我才想起来我爸被带走后,另一个十分重大的影响:那就是我和林青悦的婚约。

    林家和我们周家联姻的前提是我们周氏不倒,而只要我们在背后支撑着林家,那么林家也就不会倒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现在老周已经被带走了,如果周氏出了点什么问题,又或者我们家出了点什么问题,那林家还会维持住这纸婚约吗?

    以林叔的性子,他肯定不会做这样的傻事,老周现在情况不明,如果问题严重的话,林叔巴不得和我们家撇清关系,还哪里敢联姻?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推理出这个结论后,仿佛我的心上又挨了一刀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白芷,我摇了摇头,对她道:“林青悦早晚会知道这件事,现在也不是谈儿女情长的时候,我得先回南京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她联系不到你,那么一定会很担心你的!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解决妥当后,我会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白芷还想说什么,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白芷分开后,我便回到宿舍收拾起了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老刘恰好考完试回来,看我在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,他不免露出疑惑道:“周景,你不是还有两科要考吗?怎么现在就收拾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我爸出事了,我办了缓考,现在就得回南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爸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先不说了,我现在就得收拾东西赶去机场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和兄弟说,不管怎么样我都挺你。”老刘叮嘱道。

    我朝他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南京的座机号码,稍微犹豫了一下后,我便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你是周楚烽的儿子周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xx公安局的,我的警号是xx,你可以叫我魏警官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魏警官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在广州上大学对吗?麻烦你回来一趟吧,需要你做个笔录,是有关你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今晚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对方似乎也没料到我这么配合,微微顿了顿后,对我道:“那行,到了直接来公安局就行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我手机的听筒声音有些大,所以老刘一下子就把我们的通话内容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惊讶道:“叔叔是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愣是没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道:“没事,我相信我爸是清白的,他虽然生意做的很大,但我不信他是那种贪赃枉法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刘点头道:“嗯,我也不信,我上次去你家还见过你爸呢,他还真不像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倒是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约莫五点钟,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而这次则是陈叔打来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陈叔告诉我,他已经到了校门口等我,让我尽快出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,收拾好行李后,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寝室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