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七十二章:重回南京

第一百七十二章:重回南京

    来到校门口,远远就看到了站在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旁的陈叔,他还是带着一副墨镜,整个人沉稳、内敛。

    见到我过来,他主动帮我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上了车子后,我便迫不及待地对陈叔问道:“陈叔,我爸是怎么了?还有我妈人呢?”

    陈叔沉默了一会儿,对我道:“老板的事我不是很清楚,来的人也没有说,老板娘是被一起带走的,不过老板上了手铐,老板娘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手铐”这两个字,我的内心便沉了下来,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陈叔犹豫了一下,对我继续道:“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对他道:“还有什么不好的消息?不会是我姐也出事了吧?你尽管说吧,我还承受的住。”

    陈叔摇头道:“王小姐就不清楚了,不好的消息是周家所有的资产被冻结了,包括老板在周氏拥有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叔略显尴尬道:“所以到了南京,可能得委屈小周总你和我住一块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?”我苦涩道。

    陈叔沉默不语,或许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我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好奇道:“陈叔,既然我们周家都这样了,为什么你还特意赶来找我,甚至帮我呢?”

    陈叔笑了笑,道:“虽然是这样,但你们周家对我一向很好,老板更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陈叔继续道:“有件事你是不知道的,我老婆前段时间要做一个大手术,这是一笔不小的钱,尽管老板开给我的工资已经很高了,但平时攒下来的钱还是不够,原本我并不打算找老板预支工资的,但老板看出了我的为难,主动给了我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心怀感激,所以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走,再说了,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于情于理都要留下的,最起码要保证小周总你安全回到南京。”

    陈叔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,这个时候他一口气对我说了这么多,可见他对老周是一种怎样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陈叔。”我感激道。

    陈叔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小周总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白云机场,陈叔便把租用的车子还了回去,带着我赶上了六点钟的那趟飞机。

    匆匆过了安检,我回头再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厅,心中皆是复杂的感情。

    因为我想到了林青悦,心中泛起种种情绪,有不舍、有留恋、有痛苦。

    陈叔的话说的很明白,我们周家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了,甚至连老周在周氏的股权都冻结了,那么我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,这也意味着林家一定会放弃这个婚约。

    而我和林青悦,还真的能在一起吗?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主动地对林青悦说出“分手”这两个字,这不该由我来说的。

    因为我深深喜欢着她,所以我真的很害怕,很害怕不能和她在一起,更害怕她因为“婚约”嫁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所以我会坚持下去,不论如何都会坚持下去,除非……除非是林青悦主动和我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应该相信林青悦的,相信她也同样喜欢我,会为了我坚持下来,所以为什么不往好的地方想呢?

    陈叔见我停下了脚步,不由得对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走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六点,飞机起飞。

    窗外尽是被夕阳染成红色的云朵,而广州城便被这些云朵渐渐覆盖住了,飞机升空到一定高度后,我便再也看不清位于我们下方的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一切是那么突然,一切是那么仓促。

    半个多月前的端午节,我还对怀里的林青悦畅谈着我们的未来,她甚至告诉了我她对未来的憧憬,说要做我的小秘书,让我去做那所谓的“霸道总裁”。

    回忆中的场景恍如昨日,让我一阵阵恍惚。

    飞机餐我几乎没吃一口,陈叔倒是劝我吃点什么,不过我实在没有这样的心情和胃口了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飞机平安落地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回到了南京,回到了南京禄口机场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后,消息便涌了进来,有老刘的、有白芷的、甚至也有方麟的,不过这其中大部分消息是王翩翩发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马上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!你不会想不开吧?”

    “你回了南京是不?我明天早上就能到,你千万别急,有姐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回复道:“没事,我在南京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现在要用钱不?我微信先转你一万。”

    二话没说,王翩翩便在微信上转了一万块钱过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她道:“不用了姐,我现在不缺钱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现在这个时候还逞什么强!你能不能成熟一点?这个时候就别让姨父姨妈担心了好嘛!”

    王翩翩言辞激烈,即便她没有当面跟我说,我都能感受到她那一副愤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是,毕竟是自己的姐,我干嘛要那么见外呢?

    于是我便把这一万块钱收了下来,但我心里也有了打算,因为我不可能一直靠她的,所以我得自己找点事情做,要自己安顿好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能因为老周被带走了,我就真的啥也不是,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过下去了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我是老周的儿子,当然不会这么废物。

    王翩翩见我收了这笔钱后,语气便稍微缓和了一下,对我道:“姐明天早上就能到,这段时间你什么都不要想,如果有人找你做笔录什么的,关于生活上的,你如实说就好,但是切记,倘若问到你关于周氏的事情,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,一定要记住!”

    见王翩翩用词严肃,我也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,于是便对她回复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时候你一定要给我稳住了,千万不能胡思乱想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王翩翩的对话后,我便跟陈叔说明了魏警官的要求,于是陈叔在机场租了一辆车子,连夜带着我去了魏警官所在的公安局。

    表明来意后,前台的警员便去往了里边的办公室,不久便走出了一个理着寸头的中年男警官,他打量了一下我后,对我问道:“你就是周景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我是周景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跟我进来做一下笔录吧。”

    在询问室里,魏警官开门见山地对我道:“周景,你父亲周楚烽犯的事有点严重,涉嫌行贿,而且对象是一个刚落马的贪官,所以我希望你回答问题的时候,要实话实说,这是帮你父亲最好的办法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明白了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魏警官看了我两眼,于是便开始了他的询问。

    王翩翩说的果然没错,他除了问我关于老周生活上的问题,也问了我关于周氏的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我倒是按照王翩翩的话回答了他,在生活上的实话实说,但是事关公司的事情,我统一回答都是三个字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的确没有隐瞒,因为我是真的不知道关于公司的事情,自从我上初中以后,就对这些没了兴趣,甚至连公司也没有去过几次。

    老周以前还试图带我去言传身教一番,但最后看我实在没兴趣,便渐渐地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魏警官问到最后,倒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我,道:“你确定没有半分隐瞒?我再次提醒你,这是帮助你父亲最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摇头道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