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七十八章:租房子

第一百七十八章:租房子

    另外,从徐诚恺的话里我也得到了别的消息,韩家在南京居然也有分支!

    感觉一切都存在着一种巧合,仿佛有一根隐形的线把我们全都串联到了一起,一切仿佛都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,老周的事情也是和韩家有关系了?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来,上次在食堂约见韩晓宇的时候,他就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别把期望放太满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现在再重新回忆后,想来韩晓宇在那个时候就知道老周要出事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暗自捏了捏拳头,韩晓宇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是现在我不能跟他发生正面冲突,没了家庭背景撑腰,我现在做什么事情都硬气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徐诚恺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和徐诚恺说这些话,这些事情只能放在自己心里考虑的。

    饭后,徐诚恺开着车子带我来到了雨花台区,他倒是有耐心,还真的陪我去看了房子。

    雨花台区的几处房子房租都是两千左右一个月,有些房子我乍一看还蛮不错,但徐诚恺却挑剔的很,目光锐利地指出了好几个地方存在的毛病,于是我一下子又对它没什么好印象了。

    来来去去,整个下午的时间我们都没能挑到一间满意的房子,倒是惹得女中介一肚子怨气,临走前忍不住对我们抱怨道:“开个兰博还来看这种房子,看也就算了,抱怨这抱怨那的,这不是消遣人嘛!”

    我和徐诚恺一脸的尴尬,倒是没有回嘴,等女中介走后,徐诚恺便对我道:“周景,你租的地儿也太寒碜了,这样吧,我家里在鼓楼区有一套空着的房子,就让给你住吧,你象征性的给个一千房租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不能接受他这样的好意,连忙拒绝道:“不用了,我再找找别的。”

    见我态度坚决,徐诚恺也没有坚持,而是对我道:“那行吧,安顿下来后记得发个地址给我,有空去找你玩儿啊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傍晚六点钟,徐诚恺开车送我回到长白街后,便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陈叔家里,小玥他们正好坐在饭桌前等我开饭,这倒是让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小周总,别愣着了,赶紧洗手吃饭吧。”慧姨催促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感动,对慧姨道:“慧姨,你还是叫我周景吧,小周总什么的,听起来还是怪怪的,大家一家人,别喊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慧姨犹豫了一下,尴尬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!”

    倒是陈叔看的开,朝慧姨使了使眼色,对她劝道:“周景都这么说了,你就这么叫吧,咱们都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慧姨点了点头,算是接受了我的提议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小玥问起我今天看房子的过程,我倒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满意的就只有栖霞区一处,其他的都一般般,不是很合心水。”

    小玥疑惑道:“心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呃,就是心意的意思,广东那边的表达方式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么说着,我自己不禁笑了笑,这个词倒也是跟林青悦学的。

    陈叔沉默了一会儿,对我问道:“要不考虑考虑咱这个小区?我记得有一户好像要把房子租出去,不过就是两房一厅的,房租有点小贵,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房租要多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两千六一个月,短租或许会更贵一点,可能要到两千八了。”陈叔道。

    我咽了咽唾沫,因为我只能租两个月,这意味着我虽然不能按照押一付三的模式来,但也是要押一付二的,也就是要一次性给八千四百块钱。

    小玥这时候劝我道:“住咱小区也不错呀,离我们家很近,到时候我还能一起带你去找兼职。”

    慧姨则是对陈叔道:“要不这样吧,你明天带周景去看看房子,帮忙讲一下价格,能低就低一点,不满意就不租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陈叔点头道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,我也没什么意见,一开始我也是对这里有想法的,那么看看也无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陈叔带着我来到了那处房子,其实也就是在陈叔他们这栋单元楼的对面而已。

    房子倒是很不错的,虽然旧了一点,但也是第一次出租,整体来说还算比较干净,我倒是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和房东说明了只短租两个月的情况后,房东倒是有些犹豫,最后我们双方再拉扯了一番,最终定下来两千七一个月的房租,押一付二,我当即在微信上转了八千一百块钱过去。

    租好了房子,这也意味着我终于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落脚之地,剩下的就是找一份工作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小玥是很积极的,由于过两天他们就要期末考了,所以便约好一起去找兼职,我倒是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今天的午饭还是在陈叔家里吃的,不过晚餐倒是要自己解决了,因为我既然决定自己住了,那还是不要太过麻烦陈叔他们比较好。

    但被褥、家具之类的东西,陈叔是直接把多余的给了我,在这些东西上我倒是没有和陈叔客气了,因为再客气的话就见外了,正好也能给自己省下一笔钱,不至于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今天是周末的缘故,所以小玥便过来帮忙打扫卫生了,而我和陈叔则是来回搬来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生活必需品,一直忙碌到下午四点钟,才把一切给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陈叔和小玥回去后,房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倒是蛮喜欢和陈叔他们一起生活的,但我知道住一段时间可以,但长时间住的话,不论陈叔对我有多好,他们家也会对我有些意见什么的。

    因为生活习惯各异,除去这点不说,即便是自己家人,生活上难免也会有摩擦什么的,更何况我只是个外人,所以当然不会去讨人嫌。

    而且我更希望能自己住,因为十分自由,累了就睡觉,没什么拘束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钟,这是一个很尴尬的时间点,距午休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,而离黄昏却还有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我站在阳台里,既没有什么倦意,也没有举目远眺的欲望。

    整个小区很安静,安静地就好像是凌晨的四点钟。

    此时,阳台外边飞来一只麻雀,稳健地落在了阳台的围墙上,嘴里发出“啾啾”的鸣叫声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这只麻雀,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想给它拍了几组“特写”,不过拍了几张照片后,它便“扑腾”地扇了一下翅膀,一下子消失在了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麻雀离开后,我突然间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欲望:我想把刚刚那一幕给画下来!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还有了别的不同想法,或许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绘画能力做点什么,虽然比不上一些十分专业的画家,但怎么说也算是上得了台面的。

    别的我可能不自信,但如果说是绘画方面的话,我对自己还是十分有自信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老周当初死活不同意,可能我早就转了艺术生,去考美院了。

    心里打定主意后,我便网购了一些绘画器材,想来我也是可以去摆摊的,晚上就在秦淮河沿岸附近摆个画架,然后专门给人画肖像画,即使没什么生意也不要紧,就当作练习好了。

    买完器材后,已经是下午五点钟,想起之前答应过白芷他们的事情,于是便把自己的地址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消息发过去没多久,手机便兀自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打电话给我的是白芷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