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七十九章:你也帮我画一幅吧?

第一百七十九章:你也帮我画一幅吧?

    微微犹豫了一下,我便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,我刚刚从医院回来,想着打个电话给你而已。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“噢噢,阿姨的病情怎么样了?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?”

    “我妈状态好了许多,大概过几天就能出院了,如果……如果不是你回了南京,我妈还想邀请你来我们家吃饭呢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等我回去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芷沉默了一下,片刻后对我问道: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打算?想着找一份临时兼职,晚上的时候我就去给别人画画,太远的想法倒是没有了。”我如实道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这样,在我没有找到好的方向之前,我是不敢随便乱花钱的,之前已经跟王翩翩打过了招呼,怎么可能她前脚刚走,我就马上陷入资金窘迫的境地了吧?

    白芷似乎有些难以置信,对我道:“真没想到你也会出来找兼职了。“

    “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,指不定明天我就暴富了呢!”我玩笑道。

    白芷似乎被我逗乐了,她轻笑了两声,对我道:“那就祝你早日暴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情还是想问问你。”白芷有些犹豫地对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把事情告诉林青悦了吗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便有些失落地道:“她已经知道了,其实我和她的关系很复杂,以前因为牵涉太多所以也不方便说,现在嘛,哎,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谜语呢!”白芷无奈道。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也没有隐瞒,干脆把我和林青悦的事情告诉给了白芷。

    白芷听完后,倒是惊诧道:“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林青悦被禁足在家,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?”白芷似乎比我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是有想法的,但上次和她通话的时间太短,还没来得及说,打算这周再和她商量,只是……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这样做了。”我苦涩道。

    我当然希望林青悦来找我,我当然不想她就躲在家里任人摆布,可是如果她真的按照我的意思来做,恐怕会让她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白芷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用,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再找你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你安心啦,林青悦可不是一般人,说不定自己也在思考解决办法了呢,在我印象里,她可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。”白芷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倒希望是这样了。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对了……有件事我可能得和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昨天李沐找我问起你,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她了,你不会介意吧?”白芷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了就说了呗,我现在就普通人一个,没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先挂了,等我攒好钱了就去南京找你啊。”白芷笑道。

    “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和白芷的通话后,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,我不由得躺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林青悦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可如果把我换成是她,此时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逃出自己家?可她身无分文的,还能去哪?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站在她的角度,我根本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天的时间悄然而过。

    生活在我的预料中发展着,小玥考完试后,带着我在夫子庙附近的一家中型早餐店找了份兼职,工钱大概是十七块一个小时,工作时间是从早上七点钟到中午十二点,只包早餐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倒是觉得早上七点上班有些折磨,不过找了好几家兼职,感觉仿佛都没有那家早餐店要好,所以在小玥的劝说下,我们便决定在那家早餐店上班了。

    地铁三号线首班车是五点五十分,这里七点钟就要到了,我大概算了一下路程,从小区赶来这里的话大概需要二十五分钟的时间,所以时间上完全是来得及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陈叔也找了新的工作,所以在工作日里都是小玥一个人在家,于是中午饭基本上是我们俩搭伙的,吃过饭后,我一般都会睡一会儿午觉,到了傍晚则是到秦淮河附近摆摊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算是摆摊,如果有人光顾的话,我就会帮忙画肖像,如果长时间没有人,我就会画一点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生活虽然平淡,但好在没有太多波折,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这天是六月三十日。

    清晨的时候下了一阵小雨,所以外边的空气都带着一股潮湿泥土的味道,远处的天际朦朦胧胧,看不见初升的太阳。

    洗漱完后,我便换了身休闲装,背上一个黑色的挎包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正巧看到了正走过来的小玥,这些天她几乎起的都比我早,每次都是她先来等的我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让她不用那么早,小玥当时是点头同意了,但第二天还是这样,后来我就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据她所说,这是高中生早就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不过我已经高中毕业两年多了,这样的习惯早就被我丢到了犄角旮旯,再也不想重新拾起了。

    和小玥乘上地铁三号线,因为现在是早上六点,所以地铁上并没有多少人,因此我们就并肩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周景哥,你今晚还得去双桥门那边嘛?”小玥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不过那里晚上没什么人,去了几天就给两三个人画过,倒是我以前住的平江府路那边人多,但城管也多,解释起来挺麻烦的。”我有些惆怅道。

    由于我做的事情比较特殊,就是给人画画的,哪能拿到什么经营许可证,所以该避着城管的时候,还是得避着,这也意味着我不可能到一些核心景区里设摊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今晚我跟你一块儿去?可以给你把风呀。”小玥道。

    “算啦,我今晚去长乐路那边看看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完早餐店的班后,我便和小玥简单的吃了中饭,到了傍晚就照例带着自己的工具往夫子庙那边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地,就来到了秦淮河沿岸的一处绿地,于是便把自己的画架架好,然后又在绿地上竖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了一些服务项目,可油画、素描等等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油画耗时很久,所以一般来说大部分人选择的都是素描画,油画则是要隔天取的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也没有什么生意,于是我便把眼前的画架给拍了下来,发到朋友圈里,给自己浅浅打了个广告,下边则是设了一个定位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不是离平江府路有些近,所以很快便有生意上门了,来人是一对情侣,女方先是好奇地看了一下我竖起的牌子,后面又看了看我挂起的画品后,便对我问道:“老板,你这素描画要多少钱一副?”

    “童叟无欺,只用四十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旁边那男伴不乐意了,对我撇嘴道:“这就四十啦?我看别人都是三十嘛!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每个人的水平不一样,其他人我不知道,但我这里的确是要四十,你们看挂着的那些作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撇了撇嘴,纳闷道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自己画的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理会他说的话,只当作没听见了。

    那女生倒是瞪了男人一眼,然后对他问道:“你不会四十块钱也出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呃,这当然不是的。”男人尴尬地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呗。“说罢,女人看向我道:”你就帮我画一副素描吧,希望这四十块钱物有所值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示意她坐到我对面后,便开始动笔了。

    约莫半小时后,我便把这副画作交给了她,今晚状态不错,作品的效果算是比较上乘了。

    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当即给我扫码付了钱,那男人看了一眼素描画后,倒是嘀咕道:“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我只是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对情侣走后,我身后传来了一道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:“老板,你也帮我画一幅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