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一百八十三章:真的能做到吗?

第一百八十三章:真的能做到吗?

    约莫四十来分钟的时间,我便把中午饭做好了,做的是金陵风味的家常菜,三菜一汤,也算是营养均衡。

    李沐和小玥坐在餐桌旁,我端菜上来的时候,她们一个个都面露诧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我有些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李沐砸了咂嘴,对我感叹道:“真没想到,你一个大少爷居然还会做菜?”

    小玥倒是没李沐那么诧异,不过她还是附和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这有什么,以前我专门跟家里的厨师学过做菜的,而且会做菜和我是不是大少爷,好像没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吗?你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!”李沐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,这句话不是指有钱人家的女性嘛,可不能乱用啊。”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小玥笑了笑,对李沐道:“周景哥确实和别人不同,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会不适应后厨的工作,但他当天就干的有模有样了,老板还夸他呢。“

    我尴尬地挠了挠头,对她们二人说:“你们别净顾着夸我了,赶紧吃饭吧,都快下午两点了。”

    李沐点了点头,倒是率先动起了筷子,而我则是从冰箱里给自己取出了一罐啤酒。

    啤酒是我前两天买的,当时和小玥在逛商场买日用品的时候,就顺手拎了两打啤酒。

    我本身不是嗜酒的人,更何况酒量也不是很好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段时间更想喝点酒,或许是为了缓解心理埋藏的压力吧。

    当我取出啤酒的时候,李沐只是看了我一眼,倒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李沐和小玥倒是聊的比较欢快,小玥向李沐分享着自己高中的学习生活,而李沐倒是给了她一些关于文科的学习建议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学习方面的问题,我是插不上什么话的,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默默地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我的脸庞慢慢热了起来,尽管是边吃菜边喝酒,但一罐啤酒下肚,整个人已经有些微醺了。

    第一罐啤酒喝完,却感觉有些意犹未尽,于是我便从冰箱里取出了第二罐。

    李沐调侃道:“周景,你这是要喝醉的节奏啊,我劝你还是别喝了,你女朋友不在,我们可不会管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就两罐,不至于会喝多的。”

    小玥也跟着劝道:“周景哥,要不就喝一罐好了,酒可不能喝多喔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我说你俩怎么一唱一喝的,现在我连喝啤酒的自由都没有了嘛?”

    李沐撇了撇嘴,对小玥道:“我们别管他,喝多了就喝多呗。”

    小玥只是担忧地看了我一眼,倒是没继续劝阻我了。

    第二罐啤酒喝了半瓶,我就有些迷糊了,以至于后面完全听不请她们俩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沐说的没错,我果然是会喝醉的,所以到了最后,我便记不清后面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知道迷糊中有人把我搀到了床上,然后又给我擦了脸,朦胧中,我觉得那个人的身形和林青悦长得很像,可是又看不清她的脸,最后便沉沉地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是被李沐拍醒的,整个人还没缓过来,李沐便把一部手机塞到了我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林青悦打给你的电话。”李沐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一盆凉水,一下子就从我头上浇了下来,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我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,也顾不上我发疼的脑袋,接过手机后便轻声问道:“是青悦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电话那头传来林青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咽了咽唾沫,此时李沐已经离开了我的房间,顺便还把门带上了,想来是避嫌吧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接电话的人肯定是李沐,林青悦或许会误会什么,于是我不由得小心翼翼地解释道:“我刚刚喝多了,所以没能接到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李沐已经和我解释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你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林青悦似乎轻笑了一声,对我道:“既然没有误会,那么我为什么要生气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后,我便对林青悦小声问道:“你那边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,就只有我一个人,嫂子也不在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终于对她问道:“这件事情,你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白芷之前对我说过,林青悦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,我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因为我认识的林青悦是一个很有谋略、做事情很果断、很雷厉风行的女人,所以当初在我家里的时候,她会设计拿到白芷的画来胁迫我,这就是她的反抗。

    林青悦沉默了下来,半晌后,才对我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除了意外于她的答案外,还意外于她的语气,因为林青悦的语气里充满了失落和迷茫,和以前那种充满着凌厉、充满着自信的语气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由于刚刚喝过酒的缘故,所以我整个人的脑袋还尚未清醒过来,以至于我停顿了几秒钟后,才对她道:“那这件事,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把你接出来,接到南京这里,林叔他不可能会完全限制你的自由,因为这是犯法的,只要能把你成功接出来,我就有办法保你周全。”稍微顿了顿,我对她轻声问道:“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由于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酝酿了很久,所以我表达出来时也不至于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林青悦似乎苦笑了一声,对我反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和整个林家作对?让我对深陷于困难中的林家视而不见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话直接把我问住了,因为这是我考虑到的情况之一,单凭着这一点,林青悦就不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林叔对她说了什么,但林青悦变了,她不会只顾着考虑自己,她会考虑到林家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她真的跟着我去了南京,那么失去林青悦的林家,也就没有办法再用“联姻”这个方法寻求其他家族的帮助。

    可是这真的对吗?如果一个家族企业到最后沦为这样,我觉得也是该倒闭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林叔,我绝不会这样做,难道寻找别人的投资,就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儿给“卖”出去?倒了就倒了呗,有手有脚的,大不了东山再起!

    可我不是林叔,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或许联姻不是最好的办法,还会有其他办法的。”我低声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的声音似乎已经有些哽咽了,她道:“也许换做几个月前,我会义无反顾地去南京找你,可是现在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抽了抽鼻子,然后继续对我道:“也许我对自己家人没什么感情,但到了现在这个情况,我真的不能视而不见!更何况……更何况我哥还在医院里,我这个时候走了,他该怎么办?你说……他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哑口无言,只是扶着额头,半句话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敲门声,随后谢潇潇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时间到了,把手机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最后哽咽道:“我希望你能想出一个好办法,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会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没有等我回复,林青悦便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,怔怔地看着已经熄了的屏幕。

    林青悦的话还在我的耳边回荡着,我感到有种深深地无力感,我原以为林青悦会很配合我,可事实是我的确想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牵扯地太大,或许我这么做也是个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,除非我能安顿好林家,除非我有能力力挽狂澜,可我真的能做到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