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零二章:林叔的要挟

第二百零二章:林叔的要挟

    这一周的时间过去,我和林青悦依然照常的上着班,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蝴蝶和我们倒是聚过几次,她干脆地住到了安静的家里,她们情同姐妹,想来安静也很欢迎。

    蝴蝶没有急着回广州,据说这半个月都会呆在南京,原本她这周末就得回去的,但安静强行把她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林青悦表现的很平静,整个人并不像瞒了我什么事情一般,渐渐的,我也就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我参展的作品,这些天里我倒是真的认真地去准备了,但奈何迟迟得不到灵感,很多都是提笔画了没多久,就自己觉得不满意起来,最后一直拖沓到周六这一天,都还没真正地有个雏形。

    林青悦没有催促我,只是不断让我耐心一点,不要紧张之类的话,其实我知道她比我还着急,只是嘴上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这时候已经是七月的二十一日,算是七月份的下旬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六,林青悦和我都是休假的,中午吃完饭,我便借口说要自己去外面走走,希望能找一下灵感。

    林青悦没有怀疑,而是让我晚上早点回来,我应承之后,便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门,是为了赴林叔的约,他希望我瞒着林青悦,所以我便没有对林青悦说真话。

    并不是我故意瞒着她,而是我仔细思考过后,这件事还真不适合和林青悦说,干脆就先瞒着,等到和林叔见过面后,再考虑要不要和她说。

    林叔约的地方,位于新街口附近,是一家普通的港式茶餐厅。

    这家餐厅是没有包间什么的,进了大厅后,我便看到了坐在偏僻角落的林叔。

    落座后,我这才得以看清林叔的面容,差不多一个月不见,他却憔悴了许多,仿佛足足老了十岁一样,两鬓的白发十分明显,即便林叔现在才四十来岁,但怎么看都像是个五十岁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吃点什么?”林叔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在家里吃过了。“我回道。

    林叔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问,而是自顾自地点了餐。

    “青悦现在是跟你住在一起吧?”点完餐后,林叔对我似是不经意般问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,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叔给我倒了杯茶,随后对我正色道:“这次来找你的目的,你也心知肚明,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真的能给青悦想要的生活吗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没有马上答复林叔,而是稍作停顿后,才对他道:“现在的我不一定有能力可以给青悦想要的生活,但我相信只要给我一定的时间,我一定会成长起来,能够给她一个安稳、幸福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好志气,但是我想你应该也明白,你以前是过的怎样的生活,而青悦过的日子并不比你差,难道你能保证,在不久的将来还能过上那样的日子吗?”林叔眯起眼睛,目光锐利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没等我答话,他便自顾自地道:“我知道你有个疼你的大姐,但你能指望王翩翩养你一辈子?就算你脸皮厚无所谓,但青悦呢?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,要和你们周家断了这个婚约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他问道:“难道黄家就能给青悦这样的生活?又或者是韩家?”

    当我故意提到黄家、韩家时,林叔的表情没有一点波澜,所以我也没办法从中判断,林叔到底是和哪一家攀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可你不管怎么否认,就算是我把青悦送到了黄家,她也能过上比现在要好的生活,现在跟着你,每天为这些柴米油盐的琐事烦恼,把自己弄得像个市井妇人,难道你很乐意看到这一点?你的良心不会不安?”林叔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林叔,你这话说的倒是很有问题了,在你想着把青悦送到这两家之前,你有没有问过她的意见?恐怕你这么做,还是为了你的林家吧?现在林家逐渐萧条,如果不依靠联姻这个法子,林家唯有破产这条路,我说的没错吧?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叔冷笑了两声,问道:“青悦是我的女儿,我让她怎么做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喝了杯茶水,对他摇头道:“您这么说,咱们就没得谈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便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别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。”林叔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停下了准备卖出去的脚,对他皱眉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以后要和青悦结婚,还得经过我的同意,因为户口本在我手上,没有户口本,你们怎么结婚?难不成你就愿意青悦没有名分的跟你过一辈子?想必她也不会同意的吧?”林叔道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深吸了一口气后,又再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您想怎么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青悦回来。”林叔直白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一点,其他的我们可以商量。”我摇头道。

    林叔笑了笑,对我道:“那么你想办法让我们的商场起死回生,否则青悦不可能嫁给你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你们的商场已经很难再起得来了,唯一的路子就是宣布破产,然后再重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咱们的确是没得谈了。”林叔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和林叔多说一句,又站了起来,准备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吧,这几天我都在南京,万事可商量嘛!”林叔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,随后便转身走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周末,午后的新街口车来车往,不少是奔着新街口的各大商场去的。

    想来自己和林青悦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散步了,这段时间里,我们都在各自忙着工作,被生活的忙碌挤压的喘不过气,少了当初闲暇时在秦淮河边散步的心境。

    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我的手机不由得震动起来,这是陈宫华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景哥,在哪呢?我和紫珊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即想起我和陈宫华约了这周末见面的事,想来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,便对陈宫华道:“我在新街口的金鹰这边,你如果方便的话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,方便,紫珊先来接我,然后咱们一起过去你那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,一辆火红色的敞篷法拉利便停在了我面前,陈宫华坐在副驾驶,而张紫珊则坐在主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紫珊是我三个交心好友中唯一的女性,怎么说呢,她的性格更像是男孩,从她身上很难看到女孩子身上有的那种矜持和温柔,做事情倒是大大咧咧,直来直去,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像个男孩子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张紫珊长得很漂亮,特别是她那一道如远山般的眉毛,更是平添了一份说不出来的英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张紫珊跟我们混的久了,特别是跟陈宫华混的久了,就有一种纨绔气在里边,但为人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虽然张紫珊长得很漂亮,但陈宫华这个色胚却对她没有半点兴趣,反而是把她当作哥们一样相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紫珊摘下墨镜,对我豪气万丈地喊道:“周景,上车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便拉开了后座的门,坐上了她车子的后座。

    于是张紫珊一脚油门,车子便往远方急窜而去了,只留下一阵轰鸣不止的引擎声浪。

    陈宫华撇了撇嘴,对我道:“景哥,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,门都不开直接跳上来呢!你现在太不拉风了啊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现在我比较低调,拉风的周景已经是过去式了!”

    张紫珊好奇道:“周景,你女朋友呢?怎么没和你一起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对她道:“青悦在家里,我刚刚去谈了些事情,就没带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,这样啊。”张紫珊点了点头,倒是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看着陈宫华和张紫珊俩人,感受着车子风驰电掣般的车速,我的心情不由得畅快起来,就好像烦恼什么的全都像道路两边的景物一般,在车子的不断前行中,统统被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这种快意、畅快的感觉,已经很久没有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