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零七章:你怀疑我?

第二百零七章:你怀疑我?

    听到我开口后,一直拌嘴的俩人终于停了下来,齐齐望向我。

    我把之前和林青悦商量的话,挑重点告诉了陈宫华,主要是想办上这样一次聚会,这就需要陈宫华发挥他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陈宫华没有拒绝,很快地便应承了下来,因为他的交际圈广泛,所以邀请一些精英人士来这里倒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,如果可以的话,那就请一个戏班子过来,把楼下的戏台用上。”我对张紫珊道。

    张紫珊愣了愣,问道:“真要请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要么不搞,要么这次就要搞好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可是有心理阴影了。”张紫珊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景哥,这次你有多大的把握,能把咱们茶楼给救活?”陈宫华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效果好的话,能有个六七成吧,如果效果不好,就无了。”我如实道。

    陈宫华犹豫一下,对我问道:“要不要我把我爹请过来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摆手道:“别,你爸现在根本就不想见我,让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宫华耸了耸肩,倒是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我转头看向张紫珊,然后对她道:“你这里能借我用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间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我顿了顿,随后道:“我参加了一个画展,需要一个地方把参展的作品画好,你这里的环境就蛮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呀,我反正也不经常过来。”说着,张紫珊便从一串钥匙里解开其中一把,随后扔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谢了啊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张紫珊和陈宫华在这里坐了一段时间后,便各自离去了,陈宫华是去找人,而张紫珊则是要去联系戏班子。

    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一点钟,不由得给林青悦发了一条微信,问她中午回不回来吃饭。

    不过消息发过去后,林青悦并没有及时回复我,索性我也没继续等下去,而是在路上扫了一辆共享单车,直接去往附近的菜市场买菜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林青悦果然是不在的,诺大的屋子里静地出奇,只剩下墙壁上的挂钟一摆一摆时发出的“嘀嗒”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莫名生出一种孤单感,或许是林青悦不在,所以带给了我一种危机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她会离开,很害怕她会不再喜欢我。

    李沐当时问我的话仍然回荡在耳边,可是我当时的回答却错了,原来我也是会害怕的,我也会对这一段感情不自信。

    或许是我和林青悦的关系已经十分亲密了,所以才会那么害怕失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王卓,按照王卓的话来说,在这段感情里我已经被“拿捏”住了,完完全全处于十分被动的一方。

    我不禁摇了摇头,想要把这些想法从我脑海中剔除出去,现在生活逐渐有所起色,为什么我还要这么多愁善感呢?

    对于林青悦最近的行径,尽管我心中多有疑惑,但我却没有多问,记得上次我只是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她,她就有些生气了,所以我干脆就不闻不问了。

    可我心中的疑虑却不减反增,只能靠自己硬生生地把这种感觉给压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做了个三个菜,主菜是一条清蒸鲩鱼,这是林青悦最爱吃的粤菜之一,另外两道则是一份笋干炒肉、一份白灼菜心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,我终于坐不住了,打了个电话给林青悦,但响铃了很久后,她仍是没有接。

    我放下手机,来到了阳台处,往远处看去。

    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就会散步或者远眺,这些都是缓和情绪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当我在眺望的时候,却不经意地看向了小区大门处。

    大门前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r8,在这样的老旧小区里,显得十分让人瞩目。

    但让我吃惊的是,r8的车门打开了,从车上走下来的人……是林青悦。

    尽管我所在的地方离大门有一定的距离,但我仍然一眼就认出了她,更何况,她穿的正是今天穿出去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反而是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我想马上找到林青悦,当面质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没有等林青悦上来,我立即打开了房门,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于是,我们在楼道里相遇了,林青悦有些疑惑地看向我,而我则是喘息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林青悦问道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对她问道:“你能跟我说实话吗?刚刚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去见了一个朋友。”林青悦语气平淡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在南京人生地不熟的,怎么会有朋友?而且还是个开r8的朋友?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”林青悦紧咬着唇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只是直直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青悦点了点头,语气失落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转过了身,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追上去,而是径直回到了家里,看着餐桌上摆放好的菜肴,我不由得升出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走了,甚至连个解释也没有。

    或许正如林叔说的那样,林青悦并不能适应我现在这样的生活,她可以忍一段时间,却不能一直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我能怎么办?

    我终究没有做那掀桌子、摔盘子的勾当,而是从冰箱里取出了一打啤酒,坐在阳台一罐一罐地喝着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,我希望林青悦能给我一个解释,但凡她告诉我,这个人是谁,我或许都不会那么生气,可是她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别人,那么在她眼里,我又算是什么呢?

    我再次想起李沐对我问过的话,恐怕此时我才真正知道答案了,这种痛是撕心裂肺的,是能把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在一罐一罐的啤酒当中,我仿佛迷失了自己,就好像堕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,漩涡的每一处边缘都意味着一种可能,可是我却害怕这种可能,以至于我不断地往漩涡中心下坠,一直下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完全变暗了,客厅里一片漆黑,深邃的令人害怕。

    我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漩涡,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,直到我的后背贴上冰冷的阳台护栏时,我这才清醒过来,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客厅,并不是什么“吃人”的漩涡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,手机里有无数个未接来电,多的我甚至不愿意去仔细数了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蝴蝶的电话占了其中的绝大多数,另外就是韩晓宇的、安静的。

    当我在翻看手机的时候,电话再次震动了起来,仍是蝴蝶打过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后,听筒里便传来了蝴蝶十分紧张的声音:“周景,你人呢?你们发生了什么事?你的电话打不通,林青悦的手机也关机了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眉心,缓解一下酒后剧烈的头痛,听到蝴蝶这么说,我才记起来,今晚是约了蝴蝶他们在“寻梦酒吧”聚会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里,林青悦走了。”

    蝴蝶沉默了下来,隔着手机屏幕,我仿佛都能想象到蝴蝶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好一阵后,这才对我道:“难以想象,你们简直是我们眼中的模范情侣,居然也会这样……可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模范情侣?”我不禁自嘲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地址发我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答应下来,用微信把地址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夜愈发深邃,我禁不住地想起了她,有失落、有痛苦、也有一丝藏在心底的悔意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