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零八章:不要轻言放弃

第二百零八章:不要轻言放弃

    门外响起敲门声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的八点钟,恰好过去了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我身上一股酒味儿,就好像刚被人从酒桶里捞出来的一般,不过我倒是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脚步踉跄地来到门口后,我径直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站在我面前的是一脸忧郁的蝴蝶,但她身后却站着安静和牧扬这对夫妇,这实在让我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我让到了一边,于是他们三人便陆续进了家门,蝴蝶先是看了一眼餐桌上已经凉透了的饭菜,然后再看向浑身酒气的我,对我道:“能说说吗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带着他们坐到了沙发上,我本想去给他们倒杯水,一向沉默的牧扬却开口道:“直说吧,不用搞这些了,我们来就是给你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我稍稍犹豫,便又坐回了沙发上,对他们如实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发现她好像经常一个人到外边去,她对我说是散步,起初我就相信了,但后面我倒是觉得有些不对劲,试想一下,现在南京天气这么热,谁会下午两点钟这个时候去散步呢?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我继续道:“直到今天,我亲眼看到她从一辆黑色的r8里下来……我问她出去干什么了?她说去找朋友,可是……可是南京城里她能有什么朋友?我问她找的谁,她却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再也说不下去了,而是痛苦的咽了咽唾沫,手上拳头紧握,指甲似乎都要扣到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是有什么苦衷?”安静问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稍微犹豫一下后,对她道:“这个我不清楚,如果她真的要瞒着我一件事,我怎么都没办法知道的,但是……但是在我把她从广州带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,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困扰她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从沙发上站起身,从冰箱里再次取出一罐啤酒。

    当我准备打开时,安静对我皱眉道:“你都喝成这样了,还喝吗?”

    “让他喝吧。”牧扬对安静道。

    安静瞪了他一眼,倒是闭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我自顾自地启开啤酒,往嘴里灌了差不多一半后,才放下酒瓶,抹了抹嘴角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,不由得对他们道:“对了,她的父亲也在南京,会不会是因为她爸找到了她?”

    蝴蝶皱眉道:“那你赶紧打电话过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道:“打电话给林叔?告诉他我把他女儿弄丢了,他恐怕更不知道该怎么看我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顾虑,你先打了再说!”牧扬催促道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眉心,终于掏出了手机,拨打了林叔的电话。

    在等待林叔接电话的时候,我再次来到了阳台,今晚的晚风带着丝丝清凉,可是这并没有让我更加的清醒,反而在这晚风中,我的脸颊似乎更加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周景?”林叔的声音依旧浑厚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随后我们俩人沉默了下来,我没开口,林叔也没说话,仿佛都在较劲。

    最后是我开的口:“你有没有找过青悦?”

    林叔似乎沉默了一下,对我好笑道:“我找不找她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跟我在一起?”林叔顿了顿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,语气严厉地对我道:“你不会把我女儿弄丢了吧?我告诉你周景,要是青悦出了什么事情,我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说罢,林叔便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终究是放下了手机,回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蝴蝶对我紧张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对她道:“没有,他们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会在哪里呢?”蝴蝶闷闷道。

    我干脆地放下了手机,对他们负气般道:“我觉得我挺傻的,这件事情我似乎没做错什么,可是为什么先妥协的人是我?我不找了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景,你喝醉了吧?”安静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喝醉,我说的是真的,不找了。”我重复道。

    尽管我不断强调自己没有喝醉,可我的确是喝醉了,以至于我的情绪一直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,说完这些话时,便是胸闷地要命,不得不剧烈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还是得解释一下的,你难道就不好奇,为什么林青悦不愿意和你说吗?”蝴蝶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,反驳道:“如果她要和我说,早就和我说了,为什么她连解释一下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安静这时候戳了戳坐在她身边的牧扬,牧扬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随后对我开口道:“就算是这样,可人家也是千里迢迢从广州来南京的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算是把自己托付给了你,今晚还是去找一下吧,看了天气预报,晚点会下雨。”

    牧扬的话让我完全陷入了挣扎,可我没有马上回复他,只是把桌上的啤酒一口气全喝完了,于是我的情绪变得更加亢奋,我的人也变得更加敏感……

    “先把人找回来再说吧,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,现在这么晚了你就不担心吗?”蝴蝶推波助澜般,对我道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,我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,对她们道:“行吧,那就去找一找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她们,是因为我想起了林青悦的好,她对我算是无可挑剔的。

    就像牧扬说的那样,她为了我,不惜脱离了林家,千里迢迢地从广州来到南京,算是完全把自己托付给了我。

    如果我想错了,我误会她了,那么她该多伤心?这个夜晚,她会有多煎熬?

    我不再逼迫自己想下去,就像陷入了两种极端中,一方面想象着最坏的可能性会发生,另一方面却是希望自己误会了她。

    他们最后商议,由牧扬以及蝴蝶陪我去找人,而安静则是留守在我家里。

    如果不留人在家,万一林青悦回来的话,恐怕就会错过了,因为不管怎么说,她的行李物品都还在,如果她真的要走,最起码会回来一趟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奇怪的是,陪我去的不是安静和牧扬,而是让安静留在家里,这里面的意思,我就没有去深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牧扬的座驾是一辆顶配的帕拉梅拉,我并不是很喜欢这款车子,如果让我买保时捷的话,一定是冲着它的顶级超跑去的,但看得出来,牧扬应该十分喜欢这辆车子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他便对我问道:“说说,你觉得她会去哪?比如说一些你们印象深刻的地方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对他道:“去平江府路吧。”

    牧扬点了点头,随即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平江府路离我们这里很近,所以约莫十分钟左右的时间,我们便来到了这条路上。

    我的期望寄托在那座桥上,我想,那里对我们来说,一定是个很有意义的地方,因为我们不止一次在桥上驻足,远眺着对面的那座桥。

    所以当牧扬把车子开到那座桥上时,我不由得往桥面上看去,可桥面上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人,他们同样发现了这个美,此刻正站在桥中央拍摄秦淮河两岸的夜景。

    离开了桥面,我们继续在平江府路上行驶着,可惜一趟下来,并没有看到林青悦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再次说了几个地名,都是我曾经带她去过的地方,当然了,最后辗转了一遍又一遍,林青悦就好像在南京城消失了一般,我们始终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最后我对他们苦笑道:“别找了,我都说了,如果她真的要躲着我们,谁都找不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这句话后,牧扬不由得把车速降了下来,最后找了个地方靠边停了车子。

    我原以为他真的听了我的话,不准备再找了,可是他却转过头来,对我笑道:“这就准备放弃了?”

    我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终于叹息一声,对我摇头道:“真的建议你不要放弃,有些时候如果你放手了,就真的是没办法挽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倚靠在座椅上,苦笑道:“我之前也没说要放弃,可是……现在这个样子,我还能怎么办?她甚至连个解释都不肯给我,而我却拼了命地去找她,我这不是傻嘛?”

    蝴蝶这时候却开口了,她先是看了一眼坐在驾驶位的牧扬,随后对我道:“还记不记得,杨乐和你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很快地就想起了杨乐托蝴蝶告诉我的那句话,随即神色复杂地道:“她说,不要轻言放弃。”

    当我说出这句话时,坐在驾驶位的牧扬似乎轻笑了一声,像是自嘲。

    “对嘛,不要轻言放弃,既然林青悦现在暂时不打算和你解释这个事情,那或许这件事情对你是有害处的呢?她说不定也是在为你着想,要尽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嘛!”蝴蝶对我道。

    “尽量吧。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蝴蝶犹豫了一下,似乎欲言又止,不由得看向牧扬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牧扬点头后,这才对我道:“一般这件事情已经很少有人再提了,因为都是好几年前的往事,现在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,所以现在说出来的话,也并不会影响到谁……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蝴蝶,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牧扬和杨乐,他们曾经是情侣。”蝴蝶语气平淡道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