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零九章:撒泼的人

第二百零九章:撒泼的人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瞪大了眼睛看着蝴蝶,简直就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无法想象,杨乐已经是十分有知名度的歌星了,而和她私底下接触过后,我也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性子,可我怎么都想不到,她会和牧扬有过一段感情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看向了坐在驾驶座的那个男人,他的目光此时不再锐利,反而是有些涣散,借着路灯映照进来的光,我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胡渣,他不再年轻气盛,岁月的磨砺让他的锋芒更加内敛。

    可当他再次听到“杨乐”这两个字时,那段尘封在岁月里的记忆一下子就涌入到了他的脑海,往事如幻灯片一般在脑海里播放着,有喜悦、有温馨、有悲伤、有痛苦,种种复杂的情感夹杂在一起,让他把其中的酸甜苦辣再次尝了个遍,可他并不介意,因为这就是他的青春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此刻,牧扬一下子颓靡了许多,仿佛这个晚上,他才是最为失意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真想不到,确实想不到。”我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蝴蝶只是苦笑了一声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?杨乐姐她……她明明……”我止住了话头,不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因为牧扬已经有了家室,安静姐也对我很好,我总不能说这些偏帮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牧扬本人并不在意,他接过了我的话头,自顾自地道:“她明明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下来,牧扬也沉默了下来,蝴蝶更是不说话,于是整个车厢的氛围变得安静莫名。

    终于,牧扬似乎释怀一般,只见他转过头,对我笑道:“所以说,不要轻易放弃,这句话杨乐说的没错,要是你这次真的错过了,你以后会怎么想呢?难道真的能像我们一样释怀?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牧扬对我继续道:“说实话,我们大家都希望看到你们这对真的能走下去,在某种程度上你像极了我,可是又不像我,因为在一些事情上,你比我做的更好,做的更加宽容,所以如果你真的爱她,不是随便玩玩的,那就不要轻易放弃,好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我终于不再犹豫,对他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牧扬轻笑一声,似乎对我的答复十分满意,然后转过了身,再次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夜晚,我们几乎是跑遍了整个鼓楼区、秦淮区,可是却仍然见不到林青悦的身影,她就好像真的离开了南京一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南京城太大,如果这两个区找不到她,那其他地方找到她的可能是实在是微乎其微了。

    就连一开始让我坚持下去的牧扬都有些郁闷,一直催促着让我再想想,看看有没有哪些遗漏掉的地方。

    直到凌晨十二点,牧扬终于把车子开回了秦淮区,再次来到了那条平江府路。

    “安静那边还没有消息吗?”牧扬对蝴蝶问道。

    蝴蝶摇头道:“静静说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牧扬叹了口气,对我问道:“电话能打通吗?”

    “打不通,还是关机状态。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要不先停一停,从长计议。”牧扬提议道。

    既然现在仍然找不到林青悦,几个人也没有想出别的办法,于是

    我们便同意下来,先从长计议一番再去找人。

    见我们都同意,于是牧扬干脆利落地把车子开往了我们附近的“寻梦”酒吧,那里的确是一个清静的好地方了。

    把车子停好后,我们便各自下了车,往酒吧里边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平日里一向比较安静的酒吧,此时竟然多了些嘈杂声。

    并不是音乐的嘈杂,而是人声的嘈杂,仿佛像是在吵架一般。

    我们进了酒吧后,不由得齐齐望向其中的一桌,酒吧里的服务员几乎都围在了那个卡座旁,他们好像是和顾客吵了起来,但又不像是吵架,反而像是有人在撒泼,而他们则是在好言相劝……

    酒吧经理见到了牧扬,不由得松了口气,连忙迎了上来,对他解释道:“老板,有个顾客在咱们店里消费了差不多两千块钱,可是她喝多了,身上没带钱,手机也没有,联系不上她的家人朋友,她也不肯让我们联系,说是要给我们店里洗碗还钱,这简直是……唉!”

    酒吧经理重重地叹息一声,遇到这种事情,也算是他的无奈了。

    牧扬好笑道:“有趣,我倒要看看,是哪个人才敢在我这里撒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独自往人堆里走去,而服务员们也自动让出了一条路给他。

    可当他扎进了人群后,里边突然就没声儿了,我和蝴蝶也没上去凑热闹,相比里边的情况,我们更急着想要找到林青悦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,她一个女孩子在外边,要是遇到了危险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记得林青悦身上应该是没什么钱的,之前我说要把我的储备匀一半过去给她,被她一下子拒绝了,只是要了一点生活费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晚上,她身上这点钱估计只能住一个廉价旅馆了,可是她真的会住这种地方吗?

    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牧扬从人堆里走了出来,对我面色古怪地招了招手,喊道:“周景!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随后便朝着人群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牧扬把围观的服务员都给解散了,于是我便得以看到了那个撒泼的人,可是当我看到她第一眼时,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在酒吧里撒泼的人,不是林青悦是谁?

    林青悦已经喝的脸色涨红,看到我后,立马别过了脸,踉跄着站起了身子,离开了卡座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我身边时,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径直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牧扬拼命给我使眼色,我心里神会,在林青悦即将绕过我的时候,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林青悦想要挣扎着甩开我的手,可我抓的很紧,她根本就没办法甩开。

    于是她转过头,狠狠地瞪着我,怒道:“你松开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对她道:“你还没给钱,这就想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不给钱,关你什么事?”林青悦冷声道。

    我懒得回她,只是牢牢抓着她的手臂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“你松手!”林青悦再次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笑容玩味地看着林青悦,索性今晚就做一个无赖,于是对她道:“要是我不松手呢?你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嘴唇颤抖着,情绪像是处在崩溃的边缘,而当我说完这句话后,她仿佛一下子破防了,居然径直蹲下身子,一抽一抽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