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一十二章:不鸣则已

第二百一十二章:不鸣则已

    “这是谁发的消息?”林青悦凑过来,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姐发来的,她告诉我,我爸在这个月底就要宣判了,她下周也会回来南京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林青悦有些担忧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没事,只希望能公正审判吧。”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安静曾经提醒过我的,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自己人动的手,也有可能是我们家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老周生意场上的朋友,我并不是了解的很深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非得细数的话,似乎我在南京的这些朋友,家里似乎都跟我们周氏或多或少有些关系,因为苏杭地区的圈子就这么大,所以有一些合作关系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让我去考虑集团股东什么的,我是真的不清楚了,除了那几位集团元老,最近几年新加入我们集团的,我一个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看看翩翩姐回来怎么说吧。”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太过劳累的缘故,所以还没等蝴蝶回来,我便有些打瞌睡了。

    只是每每当我睡着的时候,我的脑袋就会晃下来,把我给弄醒,但没有床位,所以也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青悦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要不你枕着我的肩膀,这样会不会好受一点?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对她问道:“你就不怕你的肩膀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怕,你枕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便往我这里靠了一点。

    我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侧着身子,把头枕到了她的肩膀上,而林青悦则是轻轻抚着我的头发,像是哄我入睡一般。

    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,以及那令人安心的味道,我很快地就陷入了睡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醒来时,三瓶点滴还剩下最后一瓶了,而我还枕着林青悦的肩膀,本来还想多枕一会儿,但想到她这时候手臂一定麻了,于是我不得不赶紧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还睡不?”

    见我醒了,林青悦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你快揉揉你的肩膀。”我有些尴尬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轻“哼”了一声,对我道:“你还知道啊?我可告诉你了,今天的事情我是记在账上的,等你好了,你可得十倍还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十倍还你。”我纳闷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青悦却掏出了手机,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,对我笑眯眯地道:“口说无凭,得录下来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真的要录啊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免得你到时候又赖账!”她不悦道。

    在林青悦的逼迫下,我不得不录了这段语音,见我录了下来后,林青悦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蝴蝶姐呢?怎么不见她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看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蝴蝶姐看你没什么事情了,就先回去了,她昨晚也没怎么睡好呢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道:“还不是某个人折腾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都怨我!跟你一点关心都没有,好了吧?”林青悦恼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又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医院打完点滴后,我们便回到了家里,今天我和林青悦都请了假,所以不用去上班。

    其实她倒是不用特地留下来陪我的,因为回到家,我虽然还没有退烧,但其实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,无非就是卧床睡觉而已。

    我躺到床上,而林青悦则是坐在床沿,她略作思量道:“周景,我觉得吧,咱们还是得分房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距离产生美啊,上次你说的其实挺有道理的,我们一周可以在一间房睡一晚,但是其他时间都要分房睡,反正这里有两个房间呢,你看怎么样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怎么样?”我闷闷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。”林青悦拍掌道。

    “喂,我还没答应呢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管你答不答应,从今天晚上开始实行,而且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青悦故作羞涩道:“你最近精神压力那么大,要是控制不住自己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其实这件事我倒是没什么意见,因为我和她还没走到那一步,之前一直以来都是分房睡的,所以我便点头道:“好吧,那就按照你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之后,我的身体才勉强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里,林青悦陪了我头一天,第二天则是被我喊去上班了,因为身体恢复的差不多,自己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周三的时候,我便再次回归了我的日常生活,也就是上午去早餐店打工,下午去张紫珊的茶馆作画,而晚上则是搬着自己的画架去了老门东那边摆摊。

    所以基本上我一天是没什么时间休息的,更不用说因为要交画稿的事情,所以让我的精神压力十分巨大。

    但事情也在好的方向发展,因为我和林青悦的心结解开,以及换了环境的缘故,所以我在“听雨”茶馆那边画的算是得心应手了,因此大概在这周四的时候,就能够完稿。

    由于我的画面并不是很厚,颜料也是普通型的,所以等到画面完全干下来,约莫也需要一周的时间,因此也就是下周三左右,我就可以交稿了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的话,这是继林青悦那副侧身画后,另一幅让我觉得十分满意的作品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幅画的素材就是这栋“听雨”茶馆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画完了剩下的一部分画面后,我终于停下了笔,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在这儿正好了,快来跟我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楼梯下传来陈宫华的声音,紧接着他就“蹬蹬蹬”地走上了而来,气喘吁吁地来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,怎么喘成这样?”我好奇道。

    陈宫华埋怨道:“还能干嘛去了,这不是帮我们茶楼这次活动筹备去了吗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你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除了一些精英人士之外,我还邀请了不少商、政两界的大佬,所以这次活动可不能马虎,你得给力了。”陈宫华对我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我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骗你干嘛?这次咱不鸣则已,否则就是一鸣惊人。”陈宫华道。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问道:“我知道了,这次茶会我会办好的,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能请一些在茶文化方面比较有心得的专家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宫华打断我的话,对我闷闷道:“你怎么这么多要求?要不我干脆请个媒体过来,给我们出篇新闻得了!”

    我拍掌道:“对,这个是一定要的,知名度首先就得搞上去,因为我们不指望顾客能在外边发现我们这间茶馆了,只能通过网上的渠道来进行宣传,因此如果能和媒体搭上,特别是官媒搭上的话,那这件事基本就能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官媒?要是你现在是周氏的董事长,那么官媒估计还能给你几分面子过来报道一下,但你现在啥也不是,我也啥也不是,请毛请的动!”说完这些话后,陈宫华便是一脸无语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我也想啊,官媒请不到就算了,最好能请一些比较有知名度的媒体过来,还有那个专业的茶文化专家什么的,这些都靠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吧,但你这茶会一定得办好了,别到时候我请了这么一堆人,反倒是都来看咱们笑话的,那不就凉了嘛!”

    “你放一百二十个心,我肯定能把这次活动办好的。”我拍着胸口道。

    陈宫华往办公室里看了一眼,看到满地的颜料后,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