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一十九章:她走了

第二百一十九章:她走了

    告别了张紫珊他们后,我便独自骑着车子回到了长白街,来到小区楼下后,我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我家的阳台,发现里边是有灯光的,我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楼后,我便用钥匙拧开了大门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黑色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动静,林青悦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对我甜甜笑道:“回来啦,我给你煮了面,等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倒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倒是挺难受的,林青悦现在对我那么好,那是因为她明天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放好东西后,我便去卫生间洗了手,之后就干坐在餐桌旁,等着林青悦做完面。

    两三分钟后,她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这是一碗猪骨汤面,上面还有青菜、胡萝卜、玉米,算的上营养均衡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饿,这是专门给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在我吃面的时候,林青悦对我道:“周景,我明天早上的飞机,大概很早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等会儿去找陈叔借一辆车子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连忙摆了摆手,对我道:“不用,他会带我走的,因为他在这里租了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点了点头,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走了之后,你自己要好好的,要是想我了,你就给我打电话,这次不会联系不上啦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稍稍犹豫一下后,便对她问道:“那关于联姻的事情,林叔现在是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林青悦没有马上回答我,只是双手绞在一起,目光有些失落,她道:“姓林的还是固执己见,但态度没有以前那么强硬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她安慰道:“放心,我不会再受人摆布了,这次我一定会占据主动,你相信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目光十分坚毅,我看的出来,这次她真的是要试图向命运抗争了,或许是林静轩的事情触动了她,又或者是因为我?我不清楚,总之她真的和以前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笑一个。”林青悦推了推我,说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她叉着腰,纳闷地看着我,对我道: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回到家里就一个苦瓜脸,还说不难受不难受,心情都写在脸上了!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难不成你明天要走了,我还欢天喜地的,要不要放个鞭炮庆祝庆祝?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你给我笑一个。”林青悦叉着腰,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“我吐啦,你这什么笑容嘛!”林青悦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要我怎么笑?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啦,应该这样笑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对我露出了一个甜甜地笑容,然后对我俏皮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没?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,也学着她的样子,结果我还没做完呢,林青悦便是捧腹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故意整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实在是你太搞笑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而我看着她捧腹的样子,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晚上,我们还是睡在了同一个房间,而林青悦像个八爪鱼一样把我抱的死死的,虽然我躺着挺难受,但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、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,我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个失眠的夜晚。

    相反,这是这几天以来,我睡得最安稳、最香甜的一次。

    我睡得很沉,以至于林青悦离开了,我都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钟,我被闹钟吵醒后,习惯性地往身边看了一眼,但林青悦早已不在了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里,她的鞋子、她的黑色行李箱不见了,有关于她的所有东西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唯有被褥上那阵淡淡的香味,意味着她不久前仍和我躺在一张床上,意味着她来过南京、来过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失落的感觉,很失落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,微信上有一段林青悦发来的文字:

    “宝,对不起呀,我不忍心看到你难过,所以走的时候没有叫醒你,如果生气了,那么等开学,我再好好补偿你。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辛苦啦,我在超市买的包子都冻在冰箱了,晚上回来可以蒸点吃。我走咯,在茶几上给你留了份小礼物,不要太想我噢,男人要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嘛,期待你的成功!——爱你的青悦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受嘛,林青悦的语气一如既往,只是她把我的称呼换了,换成了“宝”。

    我们虽然是名副其实的情侣,可是还从来没有这么腻歪地称呼过对方,这可是她第一次这么称呼我。

    我不禁笑了笑,笑着笑着,眼泪就滑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泪了,明明也没有那么伤感,也不是说见不到了,可是……可是我为什么会流泪呢?

    或许我是真的想她吧,这种离别,真的太苦了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我那剧烈跳动的心脏才微微放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随意抹了把脸,我便来到了客厅的茶几边上,上面果然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礼盒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把包装打开后,我就看到了里面躺着的一串深红色的珠链,以及一张小卡片。

    我把这串深红色的珠链戴在手上后,再拿出那张小卡片,上边同样写了林青悦的话:“这串手链是我在夫子庙旁边的一个小市场买的,三十五块钱呢!虽然不是很贵重,但你可不许嫌弃啊,要是嫌弃了我就打爆你狗头!”

    在这段话的后边林青悦还画了一个锤子,以示威胁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轻笑出声,这怎么会嫌弃呢?或许这对我来说,算是最“珍贵”的一份礼物了吧?

    这时候,客厅的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便赶紧冲到门口,然后把门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但看到面前的人后,不由得有些失落,原来不是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周景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是小玥,她正一脸担忧地看着我,这时候我才想起来,今天是周五,要去上班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收拾一下,现在出发吧。”我摆了摆手,说道。

    小玥往客厅里张望了一下,又看了看我后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是不是青悦姐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她今天早上刚走的。”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小玥犹豫了一下,上前走了一步,拍了拍我的肩膀,对我道:“周景哥,没事的,青悦姐又不会和你分开,现在她虽然不在你身边了,但你自己要努力才行啊,不要困在儿女情长,你可是有大作为的人呢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看来你也能教育我了。”

    小玥脸色微红,对我道:“什么啊,就是给你提醒提醒,到时候青悦姐知道了,还不得感谢我呢!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说道:“知道啦,我可是很厉害的人,你就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拭目以待咯。”小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青悦离开的事,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了,我当然不会在这种情绪中沉浸太久。

    我相信她回到广州后,一定能够占据主动权,不再让自己陷入所谓的“联姻”当中。

    所以我能做的,就是给予她充分的信任,不要轻易地对我们这份感情动摇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到最后真的没办法走在一起,那么相信这也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吧,而恐怕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再也不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了,所以我当然会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在林青悦离开南京后,这周六,王翩翩会从国外回来南京,只是不知道她这次回归,带给我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消息呢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