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二十章:集团的内鬼

第二百二十章:集团的内鬼

    林青悦走的那天下午,蝴蝶也回去了,她离开之前还特意来茶馆找了我。

    “不多留几天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蝴蝶摇了摇头,对我无奈笑道:“不留了,广州那边的酒吧总得要我看着的,出来玩了那么久,也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姐是明天回来吗?”蝴蝶问。

    “嗯,明天中午我去机场接她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说到这里,蝴蝶犹豫了一下,然后对我接着道:“说到底,你现在才二十岁出头,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了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蝴蝶这是在安慰我,虽然我没说,但是我这段时间的忙碌、这段时间的压力,她同样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嗯,林青悦那边……我会帮你适当看着的,你不要担心。”蝴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蝴蝶白了我一眼,道:“这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跟我吹水了,等会儿赶不上飞机。”说到这里,我不由得看了看停在店门口的那辆福特野马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位里的是牧扬,他没有下车,只是坐在车里“吞云吐雾”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我怎么都想不到牧扬会开这辆车子,按理说他开911之类的才契合他的身份,但是他却专门开了这辆车子送蝴蝶去机场,如果我没看错,这辆车子并没有进行什么改装,只是最普通的野马而已,但应该是几年前的老款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那你自己好好的,我走了啊,九月见。”蝴蝶朝我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九月见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目送蝴蝶离开后,我这才走回了茶馆里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七月底了,九月份离现在并不算很远,所以不管是林青悦还是蝴蝶,我都是能够在九月份见到她们的。

    所以何必难过?

    茶馆里张紫珊正在布置着会场,虽然距离下周的茶会还有一周的时间,但是她已经开始紧迫起来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陈宫华还真的搞来了一些媒体记者,虽然不是官媒,但也算是比较小有名气的媒体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我们举办的茶会在名义上,叫做什么“金陵茶文化民间交流会”,除了一些当地商圈的大咖外,还有不少研究茶文化的专家也会来到我们茶馆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茶会能够顺利举行,那么张紫珊这间茶馆算是彻底活了起来,而我们最初定位于精英人士的经营方案也算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情换做任何一群普通人来做,的确是十分困难的,但不论是张紫珊还是陈宫华都不是什么普通人,而我又是这个方案的发起人,所以张紫珊找到我们,那么这件事就很难做不成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缺资源,但难的是如何把这些资源给整合利用起来,当初茶馆的经营困难,也有一半的原因是没有利用好资源造成的,另一半就是地理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帮我扶一下梯子呗,我去把那个挂上去。”

    张紫珊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抬头看去,只见她站在梯子中间,有些摇摇晃晃的,手里正拿着一个红灯笼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下来,我去挂就好。”我连忙对她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对她道:“看你歪歪扭扭的,别等会儿摔下来了,我来挂。”

    张紫珊“哦”了一声,便从梯子上爬了下来,然后把灯笼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她递给我的灯笼后,便爬上了梯子,在张紫珊的指挥下,把手里的灯笼挂在了上边。

    “我说,以后有这种活你还是别亲自来了,可以喊人帮你的。”我对她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可没有那么娘!”张紫珊不屑道。

    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她,除了头发剪得有些短之外,全身上下无一不体现着成熟女性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笑道:“看你是个娘们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找打!”张紫珊说完,便抓起身边的凳子准备朝我砸过来。

    我可是见识过她的暴力的,连忙抱着头跑出了茶馆,边跑边笑道:“我走啦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张紫珊瞪了我一眼,手里的凳子总算没扔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六。

    约莫临近中午的时候,我便开着陈叔的车子驶去禄口机场,王翩翩所在的飞机会在下午一点钟左右降落,所以我算是提前了一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只有她一个人回来,我妈是没有回来的,只是在电话里,不论是她还是我妈,她们都没有告诉我太多事情,我妈多少还说了点关于我爸的事,而王翩翩倒是干脆的很,直接告诉我:“有什么事,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我也不好多问了。

    上次跟我妈通电话的时候,我就得知她目前在我舅舅家住着,一方面是寻找帮老周减轻刑法的办法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开现在这种情况,只有等老周真正宣判后,我妈才有可能回来南京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,我妈可是对我叮嘱了很多事情,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我听王翩翩的安排,不要忤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实在让我纳闷的很,不过鉴于她们都是我的亲人,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也跟我提到过林家的事情,其中颇为让我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林家有可能知道是谁出卖了老周,也就是知道我们集团的内鬼是谁。

    因为林家撇清关系的动作如此迅猛,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,那么他们多半是提前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边不单单包含了老周即将入狱的消息,甚至还明确告诉了林家,周氏有可能不再姓周。

    所以明知周家大势已去的林家,撇清关系的速度才会如此迅猛,既然周家必凉,那么他们又为什么要维持这种联姻关系呢?

    我妈说的这些话,我并没有告诉林青悦,一来是因为她是林家的人,二来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和她吵架。

    但这其中我有一点很好奇,倘若老周入狱的话,他手里的股份八成会转给我,那么这已经是事实了,对方又会通过什么办法来夺权周氏呢?

    我想不懂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除非是从我的身上入手,这样才有可能取得我即将拥有的股份,这样才能完全夺权周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禁握了握拳头,只感觉压力如洪水一般袭来,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顶着这种压力,这对我来说,无疑是最大的挑战了。

    我到了航站楼后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我前脚刚到,这时候,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,几乎吸引了周围半数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仔细望去,只见王翩翩脸上戴着一个黑墨镜,穿着ol装,衣领微微敞开,迈着极为成熟、自信的步伐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