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三十一章:陈叔的提醒

第二百三十一章:陈叔的提醒

    “陈叔,不知道你还愿意回来工作吗?”在餐桌上,我对陈叔问道。

    陈叔稍微犹豫了一下,对我摇头道:“还是等周总出来再说吧,毕竟你下个月就要回广州了,那么我不也等于白拿工资了吗?”

    我只好点了点头,陈叔当然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助,所以我也没有强求了。

    我们不再谈论这个话题,而是聊起了平时的一些家常话,这时候陈叔倒是沉默了下来,反而是我跟小玥她们聊的毕竟多。

    饭局中途,我接到了王翩翩的电话,于是暂时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人去哪了?”王翩翩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我忽然发现,自己好像把她忘在了家里,于是干笑了两声,说道:“出去吃饭了,你要不自己点个外卖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,算了,我自己做饭吃吧。”王翩翩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要不要回来打个包给你?”

    王翩翩气笑道:“不用,回来我帮你在头上打几个包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挂了,你自己慢慢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我结束和王翩翩的对话时,陈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本能觉得陈叔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。

    陈叔笑了笑,对我道:“周景,当了代理董事长后,是不是压力大了很多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坦诚道:“那当然是的,比起以往,现在我肩上的担子当然很重,而且不管做任何一个决定,都要三思而后行,因为我不能轻易出错,因为一出错很可能就影响整个周氏。”

    陈叔点了点头,稍微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我有些话,不知道当说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陈叔这个样子,是我认识他以来的第一次,那么他对我说的话,极有可能是十分重要的,又或者说是会严重影响我判断的,因此他才会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语气严肃道:“陈叔,现在咱们是朋友,没有什么话当说不当说的,你尽管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叔看了我一眼,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,对我道:“介意我抽根烟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陈叔点燃香烟,缓缓吐出一口烟圈后,这才对我道:“我说的话,很可能会影响你的判断,本来我是不应该说的,但是……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最起码能够引起你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黎生这个人。”陈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讶地看着陈叔。

    黎生是可以信任的人,这是老周对我说的话,可是陈叔这时候却让我小心黎生?

    这不是矛盾吗?

    我疑惑道:“陈叔,能给我一个理由吗?因为我爸对我说过,黎生是可以信任的人,所以你告诉我这件事,实在是让我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陈叔苦笑道:“理由?我曾经见到黎生背着周总见了金诚集团的人,而且在一些决议上,黎生虽然表面上是赞同周总的决议的,但私底下却对周总颇有非议,另外,周总的事情很可能和黎生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有具体的证据吗?”我不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陈叔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么我会留心的,但你没有给我具体的证据,所以我还是不会轻易地去怀疑黎生对周氏的忠诚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陈叔点了点头,道:“这样做是对的,我只是给你提个醒,没必要因为我的话而去改变自己的某些看法和观点。”

    当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小玥却突然从包厢里出来了,只见她对我们抱怨道:“你们俩还要聊到什么时候?菜都要凉了!”

    陈叔挠了挠头,道:“我只是和周景说点事情,现在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干笑一声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顿饭,我和陈叔他们吃的还是很融洽的,除了陈叔没有答应我回来继续上班之外,就是他对我的“提醒”了。

    尽管我不会去推翻自己对黎生的印象,但是经由陈叔这么一说,我还是对他保留了一些看法。

    说实话,老周说的话也不一定是对的,所以我当然不会盲目地去听从他的话,具体的事情需要具体的判断,这些只能依靠我自己了。

    从饭店回去后,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,王翩翩还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并没有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挪一挪地方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我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王翩翩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给我让出了一块地方。

    坐在她身边后,我便对她道:“今天我和陈叔他们去吃饭了,你知道陈叔告诉我一件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王翩翩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,让我小心黎生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黎生?他不是你爸的心腹吗?老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王翩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如果黎生真的有问题,那是不是整个集团内部,都是我的怀疑对象了?”我苦涩道。

    王翩翩嗤笑道:“你别说,还真有这种可能,老周的用人风格就是只看能力,不看人品,所以保不齐整个高层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老周在的时候,他们掀不起大浪,老周一走,那些人就各怀鬼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王翩翩白了我一眼,道:“我随便说说的,你才是周氏的董事长,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判断,不用事事都要来问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翩翩顿了顿,对我道:“对了,我明天下午就要走了,你记得送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不是说周日再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临时改变计划了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道:“可以是可以,但有些事情我还是想参考一下你的意见的,你走的那么快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翩翩笑道:“怎么啦?前段时间你不是还很厉害的吗?做事情雷厉风行、果决专断,现在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?”

    我倚靠在沙发上,有些无奈地对她道:“我现在不敢出错,所以要事事小心,因为我做出的决定并不只影响我一个人,甚至影响着整个集团。”

    王翩翩点了点头,对我道:“你说的没错,现在的你的确要谨慎,但是你大可不必这样,做事情畏手畏脚的,可没有半点我们家的风范哦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不再跟她聊这个话题,而是对她问道:“你明天几点走?我开车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的飞机,你中午十二点就要把我送去机场咯。”王翩翩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我把和黎生的饭局延迟到了下午一点钟,而这段时间里,我则是把王翩翩送去了禄口机场。

    临别前,王翩翩对我鼓励道:“周景,放大胆子去做,你现在可是周氏的董事长了,可不要再畏手畏脚,要不然我可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空记得给你妈打个电话,我的话……就随便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王翩翩便转身离开了,她的步伐还是一如既往的潇洒、自信,仿佛在她面前,没有任何能够称得上是“挑战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眼前后,我这才回了车子,开车往黎生约好的红公馆驶去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第一次和黎生见面,早些年的时候我已经见过他几次了,印象中他本就是一个十分和蔼,对我也很友好的人。

    他来过我们家几次,每次都会给我带点什么礼物之类的,虽然我和他交集不深,但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坏。

    只是陈叔昨天和我说的那番话,多少让我心中有一些疑虑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