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四十章:没有别的选择

第二百四十章:没有别的选择

    我示意肖明立入座。

    肖明立点了点头后,径直坐到了我的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不搞那些虚的,你就跟我说,如果我让你当这个总裁,你能给公司带来什么?”我开口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很镇定,仿佛对于拿下这场面试,他已经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“周总,这么称呼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想必你也看过我的个人资料和履历,这些纸面上的东西我就不再多复述了,那么就按照你的意思,浅谈一下加入周氏,我能给贵公司带来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肖明立顿了顿,随后对我继续道:“身为以前江凯集团(徐诚恺的家族集团)的副总裁,我自有一套完善的经营理念,而目前江凯集团能够在江浙地区独占鳌头,其中我的功劳也是占了一部分的。

    而我相信,当我把自己的这套经营理念带到周氏,一定会让周氏止住颓势,我就不说短时间内重新回到先前那种位置的大话了,但只需要三年时间,周氏一定会回到原来的位置,同时也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肖明立说这句话时目光灼灼,腰板甚至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几分,显然,他对自己的这套“经营理念”十分有自信。

    其实他自信也没错,之前我简单地了解过“江凯集团”的经营现状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随着我们周氏的下滑,江凯集团已经取代了我们的位置,在这这边地区的企业中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紧跟着江凯集团的,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对手:“金诚集团”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那么你有信心……超过江凯、金诚集团吗?”

    肖明立顿了顿,只是稍微迟疑了一秒钟,随即他便点了点头,对我肯定道:“如果周总你足够信任,那么我也会用让你满意的成果来回报你对我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我抓起桌面上的一支签字笔,随手转动着,并没有马上给肖明立答复。

    肖明立并没有表现的局促不安,只是静静地坐着,腰板挺直,耐心地等待我的回复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我对他问道:“能告诉我,既然你是江凯集团的功臣,那么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江凯集团?”

    肖明立愣了愣,随后苦笑道:“虽然是这样,但是我希望能够得到更高的发展空间,因为人都是想着往上爬,看看自己的能力天花板到底在哪里?所以我必须要离开江凯集团,才能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下去了。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,肖明立如果呆在江凯集团的话,那么或许永远都不会坐上公司总裁的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因为江凯集团的总裁姓徐,而肖明立姓肖。

    我没有马上答应肖明立,而是对他道:“肖先生,能允许我考虑一天吗?一天之后我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肖明立笑了笑,对我道:“这是应该的,毕竟这事关公司的总裁人选,作为董事长,你当然要十分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够理解就最好了。”我坦诚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先回去了,如果周总你做好了决定,那么请随时通知我。”肖明立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慢走。”

    肖明立点了点头,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肖明立离开之后,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,我没有离开位置,而是继续坐在办公桌后边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看来,选择肖明立的确是最优解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他之外,仿佛真的没有谁能够在这个时候支撑起整个周氏了,其他人要么不愿意,要么就是资历还不够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我却感觉到似乎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选择肖明立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黎生推荐给我的,按照老周的意思上来看,黎生是可以信任的人,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,肖明立也是可以信任的人呢?

    我不知道,因为这时候我想起了陈叔跟我说过的话,他觉得黎生有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万一陈叔说的没错,那么我现在的做法不是相当于引狼入室?而总裁的位置、副总裁的位置都是黎生的人,那么他一定能顺利的掌权整个周氏了。

    我十分苦恼,所以一时间倒是没有答应肖明立,而是让他回去等一天,让我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在我思考的时候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,于是我喊了一声“请进”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白芷,江欣乐只是帮她打开了门后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芷一脸兴奋地坐在了我面前的椅子上,对我道:“周景,我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大公司参观哎!氛围真的太好了!来你们这里上班的话,资历一定要很高的吧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停住了转动着的笔,对她笑道:“怎么?你是想来我们这里上班?”

    白芷点了点头,双手放在了桌面上,对我坦诚道:“当然想呀,但是我得靠自己的努力进来,而不是靠你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好,如果你大四选择来我们这里实习的话,那么我们或许也能成为同事啊。”

    白芷似乎真的在想象着这样的画面,于是不由得笑了出来:“嗯……听起来好像真的蛮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等会儿想去哪里逛逛,我带你去呗。”我对白芷道。

    “去新街口吧,据说那里是南京最繁华的地段了,想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白芷忽然停了下来,看着我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些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周景,看你怎么愁眉苦脸的,是不是不开心呀?要不我们回去也可以的。”白芷对我小心翼翼地道。

    我不愿意把工作上的烦恼说出来,而是半真半假地对她道:“没事,就是昨晚睡得有些落枕了,脖子有些痛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昨晚确实是睡得落枕了,早上起来的时候脖子酸痛不已,不过我倒是没怎么管它,一直拖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“落枕了?”

    白芷微微顿了顿后,便站了起来,绕过办公桌径直来到了我身边。

    她声音温柔地对我道:“我帮你按一下脖子吧,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对她犹豫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大家都这么熟了,你难道还不好意思吗?而且这只是帮你按一按,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助,又不是干嘛,你可别多想啊!”白芷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……”我本想说下去,但是看到白芷闷闷不乐的眼神后,我便止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想来她说的也的确没错,我们毕竟是朋友,这本来就没有什么,如果太过刻意的话,也会伤了对方的心。

    于是我点了点头,无奈道:“好吧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白芷笑了笑,语调开心地道: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当她冰凉柔软的小手触到我后脖子时,我似乎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,白芷很轻易地就察觉到了这种变化,于是柔声道:“放松放松,不要紧张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手指的力道很大,所以她在按摩的时候,我不免有些吃痛,但是我又不愿意说出来,只能硬生生地憋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,前面是有些痛的,但是坚持一会儿,很快就舒服了。”白芷似乎看到了我面部的狰狞,于是小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半晌后,果然如她所说,我整个后脖子都放松了下来,之前的那种疼痛感已经被舒适感完全取代了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放松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说感觉还挺有效的。”我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以前我经常帮我妈按摩呢!所以也学了一手。”白芷得意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忽然低下头,凑到了我的耳边,对我柔声道:“那要不要帮你按一下肩膀?”

    白芷的气息如同幽兰,在她说话的时候,呼出的气息让我的耳朵有些发痒,这让我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凑得近了,我能闻到她身上那阵淡淡的香味,这种熟悉的淡香让我陷入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