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三十六章:万能工具人

第三十六章:万能工具人

    李沐于是把刚刚说的话又对王卓说了一遍,

    王卓听完后倒是一喜,对李沐有些期待地问道:“过夜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我不禁一愣,随即就笑出了声来,因为王卓的话实在是太惹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转过头看对面两女时,我就发现李沐的脸已经黑了,而白芷则是一脸惊异地看着王卓。

    王卓一怔,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有点歧义,于是忙解释道:“我不是说和你过夜……呃,我是说我们去玩过不过夜?”

    李沐撇了撇嘴,道:“如果是当天去当天回的话,或许还有一些人响应,但如果涉及到过夜的问题,恐怕就不一定多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卓挠了挠头,然后看向白芷道:“你去吗?”

    白芷摇了摇头,道:“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我也待定吧。”王卓道。

    说罢,他也没有坐在白芷的身边,而是坐在了我这里。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,王卓却通过微信对我发消息道:“李沐组织的这次活动可是好机会啊,要是白芷去的话,那我们一定得去!”

    “建议你把‘们’字去掉,你知道的,我不喜欢这种集体社交活动。”我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可不能不帮我啊,说老实话,白芷虽然也跟我出来过,但是单独出来的时候并不会在一起很久,而且天一黑她就要回去了,上次天黑的时候出来,还是和刘笙一起的。”王卓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想着天黑的时候和她出来?”我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天黑了更暧昧些,我牵手什么的机会也大点嘛!”王卓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回复道:“这个我得看情况,具体有没有空还未知呢,再说了,李沐还没定下来,离清明还有一周,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王卓撇了撇嘴,倒是没有继续和我发消息了,只是怔怔地看着黑板发呆。

    下了课,李沐倒是催促着白芷问清楚,到底能不能去,如果白芷能去的话,兴许人数会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白芷被逼无奈,只好在课间打了个电话给家里,得到回复后,白芷便点头道:“可以去的,我妈没让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沐松了口气,然后道:“那就好,那我等会儿在班级里做个意向征询,看看有多少人想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这个就交给你啦。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王卓倒是有些兴奋了,疯狂给我眼神暗示,我倒是视若无睹,任由他们折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的课程结束后,我匆匆在食堂吃过晚饭,便赶往礼堂处的学生会办事处。

    心中已经在疑惑,不知道林青悦要给我安排什么任务了,希望不要太难就行。

    到了她办公室门口,敲了敲门后,里面传来一声“请进”,于是我便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只见林青悦直直地看着我这边,发现是我后,倒松了口气般拿起桌上的筷子继续吃着饭,眼睛则看向了电脑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怎么你吃个饭也要遮遮掩掩的?”

    林青悦嘴里含糊道:“那是怕被人撞见部长吃饭时不好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怕被我撞见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摆了摆手,道:“被你看到又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挠了挠头,倒是不清楚她话里是否有深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便坐到她跟前,对她问道:“那你说说吧,新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青悦边吃饭边对我道:“现在十大歌手比赛已经开始海选了,基本上都是会在礼堂参加,你的任务嘛,就是负责统筹所有部门,哪里需要帮忙就去哪里,然后把他们的问题汇报给我,这就ok了。”

    我纳闷道:“这不就是打杂的嘛?”

    林青悦瞪了我一眼,道:“要是他们没什么问题,那你不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干了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道:“白芷那个小组说是要帮忙,听说他们那边缺人比较严重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笑道:“现在哪个小组缺人都比较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在开学初期有许多人加入部门,但是大部分人也只是图个新鲜而已,可你也知道,部门里的基本上都是些累活,新鲜感一过去,那么退部的人自然就多了,为了那么一丁点学分,倒也不至于受这气。”林青悦解释道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倒还是有一定的道理,不过我便苦涩道:“那你的意思就是,我就是个万能工具人一样,四处都得帮忙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,道:“的确是这样啊,当初不是你说的嘛,你什么都会一点,这不就很符合你的需求了?”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林青悦吃完饭后,我倒是也没急着走,便问她道:“清明假期你要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,你有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,我们班打算清明假期的时候组织一次团建吧,其实我倒是不怎么想去的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看了我一眼,道:“这可是一次不错的社交机会,如果我是你的话,那就一定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参加过类似的社交活动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又不是你,作为周家的嫡长子,你总归要穿梭在各种社交场合的,你现在就这样封闭了,以后又哪能挑的起大梁呢?”

    林青悦的话倒是没错,不过我却对她苦笑一声,道:“在大学里,你自己班的同学未必都很熟络,我去也是自找无聊罢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我便继续道:“说个趣事,去年我补考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跟我一起补考的同班同学,就坐在我旁边,考试前他问我有没有复习好,我说没有怎么复习,我又反问他,他倒是一脸苦涩的说他也没有,还等着能偷看我的卷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他知道我是自己班的同学,但他下一句却是惊到我了,他居然问我是大几的?如果是大三的最起码还能有些基础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不禁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青悦倒是无语地看了我一眼,道:“你们两个还真是半斤八两,你就不反思一下,为什么你这么没有存在感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