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五十七章:林青悦的秘密

第二百五十七章:林青悦的秘密

    谢潇潇犹豫了一下,终于对我开口道:“你应该知道,林家除了她哥林静轩之外,其他人对林青悦好像一直不怎么好,所以在外人看来,林家是个十分传统的家庭,也就是十分地重男轻女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谢潇潇说的话,因为这一点,所以林青悦的童年一直过的不是很好,上了初高中后性格更是叛逆,这点我早就听她说过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。”谢潇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她,难道这里边还有什么端倪吗?

    “虽然林家的确重男轻女,但也不至于夸张到这个份上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谢潇潇顿了顿,眼睛看着我,一字一句地道:“除非林青悦并不是林家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站了起来,睁大眼睛看着谢潇潇。

    谢潇潇点了点头,对我道:“这是林静轩亲口跟我说的,做不了假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我冷静了下来,因为她说的的确有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我没见过哪个家庭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,现在又不是一百年前的旧社会了,改革春风早就吹了四十来年,哪还有这种事情呢?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林青悦不是林家的血脉,那么也难怪林叔他们会对她不冷不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记起来,之前我问过林老爷子,我问他为什么不能让林青悦参与商场的管理,他当时很坚决地摇头说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因为林青悦不是林家的血脉,所以他又怎么会白给这些股份给她,甚至把商场给她管理呢?

    我重新坐了下来,对谢潇潇问道:“那么……她的亲生父母是谁?”

    谢潇潇摇了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林青悦是他们领养的,目的八成就是为了若干年后和你们周氏的联姻,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包厢的门被敲响,服务员进来上菜了,于是我们暂时止住了话题。

    林青悦虽然不是林家的血脉,但林家确实对她有着养育之恩,更别说她对林静轩的感情了,所以林家和她的牵连还是很深的。

    服务员离开后,我便对谢潇潇问道:“那么,林青悦知道这件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。”谢潇潇点了点头,稍微顿了顿后,她接着道:“上次林青悦之所以愿意逃出林家去南京,也是因为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,要不然她现在还死守着林家呢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谢潇潇看了我一眼,奇怪道:“只是我没想到,她居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林家对她有养育之恩,所以她不希望我知道这件事。”我顿了顿后,继续道:“如果我知道林青悦不是林家的血脉,那么我或许就不会去帮助林家了,甚至会把林家完全搞垮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时,我倒是很平静,因为如果当时她真的这么跟我说了,那么在我成为周氏的董事长后,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对付林家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我却明白了林青悦的意思,所以我现在不能对林家做什么,相反还要尽可能地去帮助林家。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然后便倚靠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……已经是周氏的董事长了?”谢潇潇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么林青悦呢?还在南京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了,她回去了广州。”

    谢潇潇面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,不过倒是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吧,你之前一直和我说,有人在国外找你,这是林家的人吗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因为从动机上来讲,除了林家的人外,谁还会对谢潇潇这个人感兴趣?

    谢潇潇摇了摇头,面露惊恐道:“我觉得不是,找我的人势力应该蛮大,因为他甚至请动当地一些黑色背景的人来找我,要不然我也不会再联系你了,而林家现在岌岌可危,怎么会有这样的能量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难道除了林家,还有别人在找谢潇潇?

    可是又会是谁呢?我想不懂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目光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,谢潇潇此时的面容虽然有些憔悴,但她仍然算是容颜姣好的女人,身材自不必说,肉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姿色来看,她绝对属于是美女,可对方肯定不是为了谢潇潇的姿色来的,更多的是她身上藏着的秘密。

    谢潇潇见我打量着她,似乎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,对我冷眼道:“你别想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了,我知道的东西不多,大部分都告诉了你,你还想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对她提醒道:“首先,我不会一直庇护你,充其量最多庇护你坐完月子,这之后你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情了,因为我不是你的情夫,该负责任的不是我,我只是你的交易对象。

    其次,既然你在我这里,所以你还是得有些自知之明的好,倘若你知道的某些事情涉及我和林青悦,那么我劝你还是主动和我说,如果最后我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语气十分平淡,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并不是对她进行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谢潇潇还是摇头,对我坚决道:“我已经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,剩下的都不关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她道: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送谢潇潇回去后,我便独自回到了位于长白街的家里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到了月底就得重新交回房东手里了,我之前有萌生过把这套房子买下来的想法,但是林青悦却不愿意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话来说,这里只是承载了我们这个暑假的回忆,没必要花这笔钱把这里买下来,还不如省下来在广州买一套房子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倒是同意了她的想法,因为在这之后我也得在广州买套房子的,所以倒是没有必要把长白街这套房子买下来。

    可随着离开南京已经进入了倒计时,我却有些依依不舍起来,因为我这个人确实很念旧。

    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冰啤酒后,我便搬了张椅子,坐在阳台上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青悦不是林家血脉的这一事实,我已经完全接受了,只是我却没有跟林青悦主动坦白这件事,想来她不愿意告诉我也是有她的考量,那么我就当作自己不知道好了,这也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阳台外微风吹拂,楼下的梧桐树发出了“沙沙”的声响,放眼望去,我竟发现有几片叶子居然慢慢悠悠地从树上飘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叶知秋。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立秋已经过去,这时候已经算是秋天了,而立秋过去后,梧桐树就会慢慢开始落叶,当然了,这时候并不显著。

    但到了十一月中旬时,梧桐叶就会变黄最后完全脱落下来,渐渐铺满整个地面,我送给蝴蝶的那幅画里就是描绘的这样一种场面。

    在我看着楼下的梧桐树发呆时,我忽然惊醒了过来,想起之前答应过林青悦的话,还有徐诚恺对我的建议,于是我便拿出手机,准备给肖明立打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关于是否投资林家的这件事,虽然基本上可以由我一言而诀,但是既然肖明立已经成为集团的总裁,那么我当然需要得到他的支持。

    另外,我也会通知江欣乐,在近日召开集团的高层举行一次会议,目的就是讨论关于投资林家那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打算和林叔开诚布公的谈一次,希望他能接受周氏的投资,算是让两家重归于好吧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