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六十一章:你究竟是谁呢?

第二百六十一章:你究竟是谁呢?

    我意外于黎生的态度,但很快便回过神来,想来黎生是老周的人,而这个项目是老周之前就定下来的,那么黎生当然会支持我。

    黎生喝了口水,解释道:“这个时候集团虽然不像先前那么稳固,而且人心惶惶,但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需要进行一些大项目,如果这个项目做成了,那么一定是可以把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,起到够鼓舞士气的作用,甚至借此成功完成转型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黎生说的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先前集团在老周入狱后,不仅仅是集团内部人心惶惶,甚至因为老周的这个官司,导致集团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如果投资林家商场的这个方案能够成功,甚至使得集团顺利转型的话,那么当然可以一扫阴霾,甚至让集团更上一层楼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肖明立没有反驳,而是微微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黎总说的有道理,但这件事情我们集团方面说了不算,得要林家那边有这样的意向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件事情我会去沟通的,如果林家那边点头了,我们再召开董事会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在谈完这件事情后,肖明立倒是和我简单地汇报了这段时间的工作,他就任总裁的话的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在处理某些事情上比我专业太多,所以我倒是比较放心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九点钟,我们都喝了一点酒,最后我还是喊来江欣乐把我送回去的。

    车子里播放着老周喜欢的钢琴曲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首曲子应该叫做《秋日的私语》。

    窗外下起了朦胧小雨,雨水劈里啪啦地打在车窗上,江欣乐不得不打开了雨刮,把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刮干净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刚我注意到的一个细节,在我把这辆车子的车钥匙给江欣乐的时候,她的心里似乎没有任何的波澜,所以表情上是很平静的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江欣乐没什么背景,只是很普通的人,那么她在开这种车子的时候,多少会有些表情的变化,可是她居然没有,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相信,在她来集团工作的这一年里都没有怎么开过这种级别的车子,而且老周也有配备自己的司机,怎么都轮不到江欣乐来开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人却熟练的很,根本不需要我去告诉她应该怎么开,哪些地方需要注意。

    所以我敢肯定,江欣乐不仅仅是“江欣乐”而已,她虽然隐藏的很深,但我仍然捕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汽车前灯太刺眼,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车子里回荡着《秋日的私语》,而悠扬婉转的钢琴曲中又夹杂着丝丝雨声,两者仿佛是一剂绝佳的催眠剂,在我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我的身体里,最终使我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沉睡中,我似乎短暂地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和林青悦分手了,在分手之后,我浑浑噩噩的一个人过了很久,可是始终没有再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,最后乘船来到了一个小岛上,从此销声匿迹,被所有人遗忘。

    这个梦似乎还有后续,可是正当我打算继续梦下去时,我却被江欣乐喊醒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到了。”江欣乐再次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对她笑了笑,说道:“车子你开回去吧,我后天就得回广州了,到时候你再来送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江欣乐想要开口说什么,我却伸出了手止住她,然后无奈道:“别急着拒绝,你看看这天气,指不定等会儿就下大暴雨了,你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江欣乐犹豫了一下,最后点了点头,对我轻声道:“谢谢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随后从车后座里拿出了一把伞,对她问道:“有伞吗?”

    江欣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送送我了,等会儿送我到楼下,你再自己打伞走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她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江欣乐帮我撑着伞,我们一直往小区楼下走去,走到半路的时候,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江欣乐也停了下来,有些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下巴,对她笑道:“我后天就要回广州了,你在这边可算是清闲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希望我跟您一起去广州?”江欣乐直截了当地问。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对她道:“我可没这么说,而且我更希望你留在南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对她道:“最好每周固定一天,把公司的事情汇报给我,我虽然人不在广州,但还是希望能了解到公司的情况的。”

    江欣乐点了点头,道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清丽、冰冷的人,我喃喃自语道:“你究竟是谁呢?”

    江欣乐似乎听到了也似乎没听到,总之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哈哈笑了笑,对她道:“走吧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这是我呆在南京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今天我约上了陈宫华,倒是没有喊上张紫珊了,因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问题,所以我没有必要把两个人约出来,让他们互相尴尬。

    乘车来到了陈宫华家里,这是一栋两层的小别墅,据陈宫华所说这是他“金屋藏娇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当我来到别墅后,陈宫华才刚从某个女人的肚皮上爬起来,穿着条裤衩就帮我开了门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后,我意外地看到沙发上躺了一个女人,她半盖着毛毯,修长的美腿露在毛毯外头,而另外的春光则是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陈宫华皱了皱眉,走上前去拍了拍女人的脸,把她给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还没睡醒,嘟囔着嘴有些委屈地对陈宫华道:“华哥,昨夜太折腾了,这么早喊人家起来干嘛?”

    陈宫话只是淡淡地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女人惊恐地从沙发上坐起来,这才看到了站在陈宫华身后不远处的我。

    她没再多说半句废话,裹着毛毯就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陈宫华坐在了沙发上,而我则是坐在了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别墅的二层,对陈宫华玩笑道:“别告诉我,你这里除了她,还有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陈宫华点燃一根香烟,竟然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,对我道:“算上她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我“啧啧”了两声,对他道:“你可真风流!”

    陈宫华笑道: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对他道:“你知道的,我可不搞这些,一向是守身如玉。”

    陈宫华看了我一眼,表情倒是有些古怪,他用那肥硕的手搓了搓脸颊后,对我苦笑道:“我承认自己比较花心,但如果让我像你那样,我很难做到,但现在还是蛮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张紫珊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陈宫华愣了愣,随后明白了什么,对我道:“她告诉你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宫华缓缓抽了口烟,呼出来的烟雾似乎把他的表情变得朦胧,只见他缓缓对我道:“我知道自己的劣性,所以我和紫珊算是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对他道:“说实话吧,不管有没有可能,你要是把你这毛病改了,给人的观感会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陈宫华拍了拍肚子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,对我道:“都这样了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,反正我有钱,想要什么样的要不到呢?还在乎一个张紫珊?”

    陈宫华嗤笑一声,把香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不再提他和张紫珊的事,这次我来也不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回广州了。”我对陈宫华道。

    陈宫华愣了愣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对我惊讶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