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六十三章:欢迎回来

第二百六十三章:欢迎回来

    我把行李搬下车子后,便把家里的一串钥匙扔给了江欣乐。

    江欣乐有些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串钥匙是我江宁区那栋别墅大门的钥匙,因为我在南京这边没什么人,交给你来保管就最好了,要是我需要你帮我拿什么东西,那也方便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,我对她道:“哦对了,还得麻烦你去请家政公司的人每周一次清理一下别墅的卫生,嗯……就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跟她客气,把这些事情一股脑地托给了她。

    江欣乐没有什么意见,只是点了点头,道:“好的,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她挥手道:“再见了,你好好保重。”

    江欣乐愣了愣,随即出奇地对我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笑容很浅,但她还是对我笑了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她语气轻轻地道。

    这是她头一次没有喊我董事长。

    告别了江欣乐,办理了登记手续后,我便来到了候机大厅。

    看着大厅上方显示的航班信息,我知道大概三个多小时后,我便会重新踏上广州的土地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唏嘘,有些茫然,不知道是因为离开故乡的缘故,还是说又要重新面对以前那种生活?

    这时候传来一阵飞机起飞的音浪声,随后一架飞机便腾空而起了,我看着它缓缓升空,直至冲破云霄。

    这架飞机的终点又是哪里呢?我不由得想道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途,都有自己前去的远方,那么在这路途上又会遇到多少过客?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机降落到白云机场的时候,正是上午的十一点钟,并没有晚点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领到自己的行李箱后,我便往白云机场的到达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林青悦早已经到了,这时候她给我拍了一个大概位置的照片,所以我只要循着照片里的标志就能找到她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我便在接机大厅那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找到了林青悦。

    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宽松t恤,下身则是一条nba湖人队的球裤,脚上倒是穿了一双aj的球鞋,这身装束是我先前就见过的了,这是她第一次来南京时候的装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林青悦还把长发用一只浅红色的发绳扎成了一个高马尾,那条长长的马尾搭在她的后背上,末梢的地方微微翘起,显得有些俏皮,但却突显出了她的青春活力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青悦正在东张西望,应该是在寻觅我的身影,但因为我跟随人群一起出来,而且穿的衣服属于深色系,脑袋上甚至还戴了顶鸭舌帽,所以林青悦当然没有马上从人群里找到我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我不禁玩心大起,想来之前我去接机的时候林青悦也是来了这么一出,那么这次轮到她接机,那么我一定得好好补回来才行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便往人群里边躲,然后悄然绕到了林青悦的身后。

    正当她蹬着脚尖张望时,我忽然从她身后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林青悦惊呼一声,随即似乎下意识地曲起手臂,然后狠狠地肘向了我的腹部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,我的腹部便遭到“重创”了,疼的我一下子松开了林青悦。

    我疼的呲牙咧嘴,双手捂着肚子半弯着腰,她这一下差点没把我的胃给肘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青悦才猛地转过身来,正准备抬腿再给我来一记重创。

    我吓得慌忙开口道:“停停停!你这是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吗?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句话,那蓄势待发的大白腿猛地滞在空中,没有直接朝我踹过来,让我不由得松了口气,要是我再挨这么一下,估计得上医院了,因为林青悦是真的没有留劲。

    这时,我前边传来林青悦紧张又带着疑惑地声音,对我问道:“周景?”

    “废话!我不是周景是谁?”

    由于言语激动,我的肚子又疼了起来,于是我便把半弯腰的姿势改为蹲下,然后把那破鸭舌帽给摘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青悦才看清了我的脸,随后她满脸心疼地道:“疼不疼?我不是故意的,就是下意识地条件反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条件反射也太离谱了吧?别告诉我你以前还练过武?”我喘着气,对她怒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尴尬地笑了笑,把鬓角的乱发拨至耳后,对我道:“以前练过一些自由搏击术,就是用来防身的,所以就下意识的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却对我嗔怪道:“你还怪我咧!要不是你搞怪,好好的前面不走,非得偷摸从后面抱我,我才不会这样呢!”

    林青悦这么说,倒是让我有些难为情,对她撇了撇嘴,道:“这不是上次你也这样吗?我寻思着这次怎么都得补回来,所以我才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弯下腰,那双好看的桃花眸子俏皮地眨了眨,对我调笑道:“所以你这是打算报复我咯?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”我摇了摇头,苦涩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笑了笑,然后对我问道:“那周大少可以站起来吗?总不会让我这个弱女子背你吧?”

    蹲下身缓了许久后,我的肚子倒是没那么疼了,便在林青悦的搀扶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等会儿你得请我吃饭啊。”我对林青悦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一手挽着我的手臂,一手叉着腰,对我无奈地点头道:“好啦好啦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青悦这次开来接我的车子,还是那辆纯银色的911,车牌尾号是三个六,如此别致的车牌彰显着林家往日的辉煌,只是现在却今时不同往日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台车子,我有些感慨,虽然这次只是去了两个月的南京,但再次回到广州时,就好像隔了几个春秋。

    “你开还是我开?”林青悦停下脚步,拿出钥匙在我面前晃了晃,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捂着肚子,瞪了她一眼道:“我还没恢复过来呢,怎么开车?”

    她摊了摊手,对我无奈道:“好吧,那我开嘛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上,我不由得对林青悦问道:“咱们现在先去吃饭,还是先去疗养院看你哥?”

    林青悦微微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:“先去吃饭吧,都快十二点了,我们下午两点钟再去找我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和你哥见面,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哥的意思?”我对她好奇道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和她发消息的时候因为要赶着去机场,所以也没有和她详聊,只是知道要去见他哥,倒是不知道这是谁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林青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则是按住了手刹,看了我一眼后,对我道:“这是我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,林静轩要见我?

    我和他本身的关联并不多,唯一有关联的地方就是谢潇潇了,那么他见我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谢潇潇。

    只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抑郁症病人,导致他抑郁的也是谢潇潇,如果我还和他说这个……这不是会加重他的病情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见我不说话,林青悦不由得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可不敢跟她说谢潇潇的事,于是我便摇头道:“没有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不会真的怂了吧?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,快开车吧,我都快饿扁了!”我揉着肚子,催促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无奈地看了我一眼,倒是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行驶在路上,我有些无聊地打开了车载音响,想着听听音乐解闷。

    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这第一首歌竟是先前我们听过的那首《d大调卡农》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驾驶位的林青悦,只见她唇角微微上扬,对我柔声道: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