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六十四章:再见林静轩

第二百六十四章:再见林静轩

    我知道,林青悦想要给我营造出一种归属感,以至于把我离开南京后产生的那种思乡情绪给压下来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倒是不再说什么了,而是静静地听着车子里播放的钢琴曲。

    广州的天气很好,晴空万里,太阳直直地照射在地面上,如果遇到什么容易反光的东西,那么就会变得十分刺眼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好天气更是代表着异常炎热,这点我是体会过的,这种酷热一直到九月份,直到台风季来了之后,才会慢慢地降下来,恢复到正常的水平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地来到了一家港式茶餐厅,林青悦停好车子后,便领着我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我们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,然后各自扫了桌面上贴着的二维码,开始点餐。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一份名字十分特别的“黯然销魂饭”,而我则是点了一份普通的肉扒饭还有一杯柠七。

    “喂,要不要试试这个西多士?”林青悦把手机转了过来,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在广东呆了也有一段时间了,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就是一种法式吐司,中间拿刀切开后,会露出一堆酱料还是奶酪什么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猛地摇头,对她道:“别搞这些,太腻了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撇了撇嘴,对我道:“没品味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你可以自个儿点,不用管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怎么吃的下嘛!”林青悦瞪了我一眼,随后便把手机翻了回去,不再劝我点这东西了。

    饭菜很快就上来了,由于我早餐也没有吃太多东西,于是便顾不了那么多,直接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林青悦倒是一脸嫌弃地看着我,嘀咕道:“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!”

    席间,我对她道:“今天晚上我得和白芷他们吃顿饭,所以你有没有空?要不要一起来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没有空,今天晚上我得回一趟天河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有些遗憾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语气莫名道:“怎么?我不去不是更好吗?这样就不会妨碍你扣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林青悦耸了耸肩,对我道:“你知道的,我很少吃你的醋,你去就去呗,但建议你不要喝酒,因为我今晚没办法去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倒是说的很真实,因为林青悦真的很少吃我的醋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放下了手里的叉子,对我问道:“对了,你回去是住哪里?回寝室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住校了,打算在外边先租一个房子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是因为……赵军的事情吗?”林青悦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既然大家互相看不顺眼,那我就搬出去好了,眼不见为净嘛!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租在哪?”

    “估摸着就是在番禺区,离大学城也比较近,或者附近几个区也可以,但前提是我得买一辆车子。”

    林青悦阴阳怪气地道:“周总可真有钱呢!是不是当上了董事长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,还好没把我打算买房子的事情告诉她,要不然她还不知道什么态度呢?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摆了摆手道:“算啦,那你就租近一点的呗,或者干脆买一套房子?广州这边的房价可是很贵的,特别是靠近大学城这些地方,没有两百多万拿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唾沫,然后道:“那还真贵!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林青悦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还是把这个打算搁置了,更希望我能自己做出一番事业后,再买一套房子,那样会更加的心安理得些,也更加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晚上住哪?”林青悦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住酒店吧,还能住哪?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对她问道:“我们先前说的那个事情,还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林青悦有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要不要跟我合租?”我小心翼翼地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,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莫名觉得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只见她瞪了我一眼,对我道:“你是不是当我忘记了?当时我就和你说过,不要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当我没说!”我连忙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林青悦双臂环抱,对我撇嘴道:“我可不想被人说三道四,而且这只有在婚后才可以,婚前你就别想啦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顿了顿,无奈地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我记得当时和你说过,周末我是会来找你的,这你总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满意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满意就行!”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情主要还是看人,我也是当玩笑这么说而已,而且最主要的还是想要对她负责,在没有真正落实下来之前,我都不应该和她同居的。

    万一以后我们不能走在一起,那这样对她是不是也太不公平了?

    当然,我很少想过我们不会在一起的事,但人生很长,谁又能预料到以后的事情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饭后,我和林青悦便继续往疗养院赶去,差不多到下午两点的时候,我们便来到了白云区的一所疗养院。

    这座疗养院位于郊区,四周没有什么居民楼,因此倒是显得比较僻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僻静也是病人所需要的,多少会有助于他们的康复。

    林青悦停好了车子后,我们便在门卫那里坐了登记,于是这才得以进入疗养院。

    疗养院的前院种植了不少木棉树,树木枝繁叶茂,当微风拂过时,树叶就会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绿叶之间似乎还穿梭着飞鸟,时不时地就传来一两声鸟鸣,而当鸟鸣和树叶发出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时,就像是一场音乐演出,让人忍不住驻足聆听,惬意至极。

    “环境还不错吧?”林青悦同样停下了脚步,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环境确实可以,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,这里边的服务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服务还行,至少会有人看着,不会忽然间出事。”说到这里,林青悦的表情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我知道,她是想到了林静轩割腕的事情,如果他们发现的晚一些,恐怕林静轩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我知道林青悦对林静轩的感觉是很特别的,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林青悦真的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亲哥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林青悦才重新回到林家,希望能让落魄的林家重新振兴起来,为此她当然希望我能投资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相信在这里你哥一定会调整好心态,很快就能康复的。”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点了点头,对我道: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对我问道:“我哥专门要你过来,是不是找你问谢潇潇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没和你哥见面呢,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八成是了,我提前跟你说啊,你说话要有分寸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你自己应该知道,别让我哥受刺激了。”林青悦皱起眉头,对我叮嘱道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我像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对我说道:“不像,但我还是要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承诺后,林青悦这才转过身,继续领着我往居住区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疗养院里是没有病房的,或者说并不称为病房,而每个疗养院的人都有自己的住处,有的是单人间,有的则是和别人一起住,而林静轩的住处则是单人间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保险起见,林叔特意安排了一个护工和他住在一起,免得林静轩想不开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林静轩的住处。

    林青悦轻轻敲了敲房门,几秒钟后,里边传来了一声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