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七十章:她的泪,像珍珠

第二百七十章:她的泪,像珍珠

    医生说完这句话后,白芷似乎愣在了当场,如果不是我站在她身后及时扶着她,她恐怕就直接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,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?”我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已经尽力了,但是病人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,现在勉强保住了性命,但最多还有半年……如果你们愿意尝试的话,那么我建议你们转院。”

    “转院?转到哪里?”

    “深圳、上海都可以,那里的医疗条件更好一些。”稍微顿了顿后,医生接着道:“但治疗的过程对病人来说也是一种痛苦,到底怎么样,还是看你们家属自己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便递给我们一份文件,道:“家属在上面签名吧。”

    白芷颤颤巍巍地接过医生递过来的笔,然后在上面签署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医生惋惜地看了白芷一眼,最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手术过后,白芷的母亲被送到了重症病房,随后护士找了过来,把一份费用清单递给了白芷,提醒我们去缴费。

    在白芷看那张清单时,我也粗略地看了一下,上面的数字实在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白芷紧咬着唇,泪水充盈着眼眶,她的手紧紧握着拳头,指甲似乎都要扣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“把单子给我吧,我明天帮你去缴费。”我轻声道。

    白芷看着我,表情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现在拿得出那么多钱?我都说了,这些钱是借给你的,我又不缺钱,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了呗。”我故作轻松道。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,我又补充道:“再说了,阿姨的治疗耽搁不起,你就别计较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白芷的眼泪再次滑落下来,对我哽咽道:“周景,你对我这样,我……我怕还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好笑道:“怕什么,咱们是朋友,不用计较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白芷终于把单子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握着单子,心中更是苦涩不已,因为一场重病就足以把一个普通家庭给压垮了,如果白芷没有认识我,她还能怎么办呢?难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离开吗?

    我的心情并没有比白芷好多少,一样的沉重!一样的难过!

    由于我的手机没电了,身上又没有带着银行卡,所以我便只能跟护士说明天再过来缴费。

    护士小姐倒是比较善解人意,说我们明天中午之前缴费都可以,要不然病人就没办法住在重症病房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连忙保证明天一早就会过来缴费,让她放心就行。

    这个夜里,我和白芷都没有回去,她想要陪护她的母亲,而我是为了防止白芷情绪不稳,所以干脆也待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病房的走廊外面,由于这时候已经是深夜,所以走廊的灯光比较昏暗。

    或许我们这处重症区距离抢救室那边比较近,所以在这个夜里,我们时不时地就会听到一些呜呜咽咽的哭泣声,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种哭泣声更是让我们的心理蒙上了一层阴影,仿佛走廊里就有一个看不见的死神,它正无情地挥着它的镰刀,随时准备夺去某个重症病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说我该怎么办呢?那个医生说的话……真的让我很害怕。”坐在我身边的白芷对我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惨白如纸,或许她也没有想到,原本在经历上次的事件后,她的生活已经逐渐有了起色,可是现在仿佛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白芷不仅仅要面临着失去母亲的可能,还面临着一个无底洞似的医疗费用,且不说在这里就要一大笔医疗费了,就说转院去深圳、上海治疗,这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    这笔费用绝不是她一个普通大学生能够承担的起的,更别说她的父亲还在监狱,她的亲戚们还对她们一家万分嫌弃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得看你妈的意愿,如果她愿意治疗,那咱们肯定要转院,送她去深圳或者上海,给她最好的医疗条件,现代医学已经那么发达了,我相信总会有办法的。”我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可如果我妈不愿意呢?”白芷问道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却是沉默下来,片刻后才开口道:“那就好好陪她,陪她走完这最后的一段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景,我能靠着你吗?”白芷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白芷轻轻靠在了我的肩膀上,然后挽住了我的手臂,仿佛真的把我当成了依靠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很柔软,我能清晰地闻到那种淡淡的女人香,可是这并没有让我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此时我的心绪是复杂的,或许是白芷的事情影响到了我,所以我更希望利用我的这个身份去做点什么,即便我个人的力量很薄弱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看人间的悲剧,这种事情真的很折磨,所以我小时候是一个比较乐观、开朗的人,也愿意去帮助别人,因为我相信人间虽然充斥着悲欢离合,但是在每个人的故事结尾一定会是好的结局,不应该是一个坏结局。

    可是当我长大了,变得越来越成熟之后,我才发现并不是每个人的结局都会是好结局,我以前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幼稚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或许我会让周氏更多的参与到慈善项目中去,虽然老周已经做了很多,但我觉得应该要把钱花在刀刃上,不应该把它成为沽名钓誉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靠在我肩上的白芷已经悄然睡着了,她的脸颊上还带着泪痕,但她却睡得很平静、很安稳,或许直到此时此刻,她才能真正的把悬着的心放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敢乱动,只是仍由白芷靠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凌晨两点钟,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的空调太冷了,冷的让我都有些哆嗦,更别说身为女生的白芷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推了推白芷,她这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,后半夜我来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句话,白芷坚决地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这怎么行?你回去吧,我睡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她严肃道:“这可不行!要是在这个时候你把身子熬坏了怎么办?你听话,我送你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白芷咬了咬唇,道:“可是……这个点学校已经不让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我住的地方,你睡我那儿,我顺便拿充电器过来。”我对她道。

    白芷犹豫了一下,最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由于医院是有值班护士的,所以暂时离开一会儿倒是不要紧。

    白芷这一天算是心力交瘁,我当然希望她能养好精神,要不然熬坏了身体怎么办?

    更何况我后面是没办法来陪护的,因为我没有这个身份,所以最多只能帮白芷请一个护工,其他的就没办法去做了。

    我告诉白芷酒店的地点后,白芷便喊来了网约车,然后把我们载去位于海珠区的酒店。

    其实我的状态并没有比白芷好多少,在回去的路上,我的精神一直是恍惚的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萦绕在了我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车子一直开到了酒店大门前,这时白芷轻轻地推了推我,我才反应了过来,然后跟着她一起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不过正当我们准备进酒店的时候,白芷却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白芷没有回答我,只是看着前方,手很不自然地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循着白芷的目光望去,我看到了正从酒店门口走出来的林青悦,她同样发现了我们,然后在距离我们还有几米的位置站定。

    我一阵头皮发麻,虽然内心坦荡,知道自己和白芷是清白的,但是在这个场合下和白芷在一起,又怎么能不让人误会呢?

    在我想着如何向林青悦解释的时候,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的面前,然后在我惊愕下,甩了我一巴掌。

    林青悦眼中含泪地看着我,声音颤抖地问道:“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?”

    在说完这句话后,她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滑落下来,在灯光的照耀下亮晶晶的,就像是滑落了一颗珍珠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