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七十一章:删掉了

第二百七十一章:删掉了

    还没等我从这一巴掌中反应过来,林青悦便往我身后走去,似乎已经对我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直到林青悦走远了,白芷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推了推我,对我催促道:“你还愣着干嘛?赶紧去追呀!”

    在白芷的提醒下我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往林青悦的方向撒腿跑去。

    林青悦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,她很快地就上了车,而我这时候才匆匆赶到车门边。

    我想拉开车门,但林青悦很快把车门锁住了。

    我又想绕到车头挡住她的车道,因为她再狠也不会直接从我身上碾过去的。

    但林青悦早就猜到了我的想法,还没等我绕过去,她就猛踩油门,车子一下子从我身旁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我往前追了几步,最终还是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青悦的车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她毫不留情地走了,甚至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,双手插到自己的头发里,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忍不住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实在太好笑了,因为我只感觉自己像个小丑。

    “周景,你不要这样……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。”这时候,白芷也追了过来,她蹲在我的身边,对我哽咽道。

    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仿佛身体缺氧一般,因为我的心太痛了,就像是被人用钻头狠狠地钻了进去,所以我不得不用这种方法来缓解我的心痛。

    我似乎把白芷给吓坏了,只见她搂住我,对我哭道:“周景你不要吓我,你到底怎么了?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我现在就和她解释,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直到半分钟后,我才从这种剧痛中缓了过来,可是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情,这件事是我和她的问题。”我摆了摆手,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白芷连忙把我扶了起来,带着哭腔对我问道:“那你刚才是怎么了?我真的好害怕,你千万不能有事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先送你上去吧。”我对白芷道。

    白芷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还是算了,我怕再给林青悦误会,我还是回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白芷。

    白芷咬了咬唇,最后还是低下了头,对我道:“那我跟你上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在去房间的路上,我和白芷都没有说什么话,一直来到房门口后,我才对白芷道:“今晚你就先住这里,等会儿我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白芷有些犹豫,对我问道:“你不去找林青悦了?”

    我一阵心痛,对她道:“这件事我没有错,找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我便用房卡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我住的这家酒店算是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,所以里边的配置还是比较齐全的,连一次性内衣之类的东西都有,当然如果使用了那么会额外收费的。

    因此我便对白芷道:“房间那个柜子里有一次性内衣什么的,你可以先洗个澡再睡,我充会儿电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……我这就去。”白芷有些脸红地道。

    白芷在柜子里找到一次性内衣,然后便匆匆进去了淋浴间。

    我坐在书桌这边充着电,待到手机能够开机后,我便找到了林青悦的微信。

    我试图给她发点什么,可是当我输入了好几个字后,便觉得这句话不妥,然后又删掉了。

    在反复间,渐渐觉得自己十分傻气,索性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脸颊上被林青悦扇过巴掌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,她果然是生气了,是啊,换做一个正常的女人,谁会不生气呢?

    可是难道我就不会生气吗?

    我真的累了,就好像自己的身上绑上了一颗大石头,而在我即将渡河的时候,有人从背后推了我一把,然后我连人带着石头一起落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石头很重,于是它便带着我沉入了水底,让我逐渐窒息……

    这时,淋浴间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,把我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往淋浴间望去,我却意外的发现淋浴间靠近床这边的玻璃板是半透明的,就是说虽然看不清里边的内容,但从玻璃上是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白花的诱人身段。

    这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。

    我连忙转过了头,不再看向那边。

    约莫十来分钟后,白芷从浴室里出来了,她换上了我借给她的衣服,虽然显得有点宽松,但整体来看倒是蛮适合她的。

    在白芷吹头发的时候,我便对她道:“我走了,你自己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白芷有些犹豫,想要开口说什么,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,而是对我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的三点钟,插上充电器后,我终于打算给林青悦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相信这时候她也一定没有睡,而且打电话比发信息更有效率多了,王卓以前就对我说过,在情侣之间,能见面聊就不要打电话,能打电话就不要打字,这句话倒是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文字容易让人误会,也很难把自己想要表达的话表达出来,所以我选择了打电话给林青悦。

    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这个电话居然拨不通了,然后我试图发消息给她,结果微信上却显示出了鲜红的感叹号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把我删掉了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把手机放了下来,一时间有些麻木了。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林青悦会发这么大的火,还是说她真的被我刺激到了,所以一时冲动下甚至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就把我给删除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甚至连走廊的灯光都变的晦暗,比之前还要暗了。

    我望向窗外,窗外是漆黑一片,时不时地远远传来一阵救护车的声音,可是由于我们这个地方离急诊处有些远,所以我并不能听的太过清晰。

    黑暗包裹住了我,似乎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孤独在我心底蔓延。

    外界的黑暗我是不怕的,因为我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,待到曙光到来的时候,世界又会重回光明。

    可是心里的黑暗呢?这是挥之不去的。

    我已经守到了天亮,直到上午六点钟的时候,我才昏昏沉沉地在走廊的长椅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林青悦一直在前面跑,而我则是在她身后追逐着,可是每当我愈发靠近她的时候,她就忽然和我拉开了一大段距离,以至于我只能不断地追逐着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直到我追到了悬崖边,林青悦却不见了,她没有坠落下去,而我却被身后的一只手推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我被这种失重的感觉惊醒了,腿脚不免抖了一下,而当我再醒来时,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盖了一张薄毯。

    我掀开了身上的毯子,然后站到了地上,或许是睡眠不好的缘故,我的脑袋这时候简直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我边揉着两边的太阳穴,边往病房里看去,只见白芷坐在她妈妈身边,一脸的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她估计回了学校一趟,因为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,既不是穿着昨天的那套,也不是穿着我借给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白芷注意到了我,于是她便站起身,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醒来啦?”白芷对我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吃点东西?我给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待会儿就回去了,嗯……我会帮你联系转院的事情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白芷感激地看了我一眼,低声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不客气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等等。”白芷忽然喊住了我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