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七十八章:只是朋友吗?

第二百七十八章:只是朋友吗?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周氏真的能投资我们商场,那我就不会担心了。”林青悦惊喜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嗯,所以你没必要担心,只要我和你爸能谈好的话,那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林青悦犹豫了一下,却对我道:“但你才刚当上代理董事长,听你说,十月份是你正式接手你爸股份的时候,到时候会不会有冲突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道:“问题应该不大,虽然时间上有点赶,但如果我能和林叔达成共识,在公司高层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我,那么这件事就可以办成了。”

    但林青悦还是担忧道:“可是……他好像不太愿意跟你们周氏合作,这点我先前已经跟你说过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或许是我们给他的条件不够让他心动,不管怎么样,我会把这件事谈下来的。”我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让你为难?”林青悦试探性地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又对林青悦笑了笑,轻声道:“相信我,好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乖巧地点了点头,对我道:“好,那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我们又在店里坐了几分钟后,便离开了这家店,林青悦没有回家,而是跟我一起回到了我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我租的这间公寓位于海珠区,离广州大学城的距离并不算很远,开车的话不用半小时也能到,所以上下学倒是比较方便的。

    但由于我的车子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到,因此这段时间我只好借林青悦的车子,或者乘地铁往返了。

    这间公寓是复式的,我的床在第二层,第一层则是一间小客厅。

    林青悦到了之后,却有些惊讶地对我问道:“怎么会租这里?”

    我疑惑道: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林青悦摇了摇头,道:“没什么毛病,就是觉得不符合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青悦上下打量了一下我,笑道:“好歹你也是周氏的董事长嘛,不租个别墅也得租个高档小区才行,但你怎么租这里呢?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无奈道:“房子太大,我一个人住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或许是林青悦猜到我话里的暗示,所以她倒是没有接话了,而是对我调侃道:“不过你这里只有一张床,要是我过来的玩的话,那就不能过夜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床够大,睡好几个人都没问题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林青悦掐了我一把,怒道:“你是不是还想大被同眠?”

    她的手劲道是真的大,疼的我呲牙咧嘴,连忙道:“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你还敢不敢乱说。”林青悦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晚上我们吃过饭后,林青悦便载着我往白芷母亲所在的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在开往医院的途中,我们都没有什么交流,想来林青悦的心情也算是比较沉重的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在停车场停好车子后,林青悦便对我道:“等会儿你自己上去吧,我就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去?”

    林青悦无奈地看了我一眼,道:“我不太喜欢医院的那种味道,会让人感觉很压抑,更何况……我和白芷挺尴尬的,还是不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林青悦这么说,我倒是没有再强求,轻轻点了点头后,便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来到住院部后,我便循着标识牌来到了重症区,由于白芷的母亲刚清醒没几天,所以现在还是留在重症区的病房观察着,如果这几天没有出现问题的话,那才可以转移到普通区。

    来到病房前,我没有马上进门,而是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房里边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坐在她妈妈病床前的白芷,她正握着她妈妈的手,似乎言语激动地在说着什么,时不时地抹一下眼泪。

    而她妈妈则是一脸慈爱的看着白芷,眼中似乎充满了不舍。

    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,阿姨却先发现了我,她伸出手指了指门口后,白芷便把目光转向我这边。

    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,只是短短一秒钟,白芷就移开了目光,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后,便走过来给我开门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看你们在说话,所以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。”我抱歉道。

    白芷摇了摇头,对我道:“没事,你进来吧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不渴,不麻烦你了。”我连忙道。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白芷倒是没有去了,而是领着我来到她妈妈跟前,对她妈妈道:“妈,这个就是我跟你讲过的周景,是他一直帮了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(白芷母亲)的笑容倒是很慈祥,不过……看我的眼神似乎莫名地亲切,让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……这次我来的匆忙,没能给您带东西,您不要见怪。”我对白芷的母亲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你能来看阿姨,阿姨就很高兴了。”董小英笑道。

    她稍微顿了顿后,有些感激地对我道:“小景,你这么帮我们家,阿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头道:“阿姨,你这话就见外了,我和白芷是很好的朋友,当然能帮就帮的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笑意盈盈地看了看我和白芷,对我问道:“只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我有些发愣,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芷的脸却刷地一下红了起来,对她妈妈嗔怪道:“妈,你可别胡说,我和周景真的只是朋友!”

    白芷这么一说,我倒是明白她妈妈的意思了,估计是怀疑我喜欢白芷,所以才会这么帮他们家的。

    这下我倒是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并不是我此行的目的,稍微深吸了口气后,我便对董小英道:“阿姨,作为白芷的朋友,我还是希望您能接受转院治疗,如果您愿意的话,我们最快明天就能去上海,我已经让人去联系医院那边安排床位了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却是摇了摇头,苦涩道:“虽然你喜欢我们家小芷,但是这样的帮助,我们真的受不起,万一……万一以后你们没在一起,这些债,让小芷怎么还你呢?即便你们以后真在一起了,带着我这么个包袱,你家里人估计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的话说的很明白,但是白芷却流出了眼泪,她的表情既愤怒又难过。

    “妈!周景他跟我真的只是朋友,人家是有女朋友的,我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!但……但我真的不想你走,即便……即便我以后真的还不起,那我就给他做牛做马……”

    白芷哽咽着,把这些话说了出来,但是说到后面时,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董小英似乎愣住了,或许她实在没想到,我仅仅是白芷的朋友而已,并不是她想象中白芷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在她眼里,我这种行为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,即便是友谊,难道也会为对方如此付出吗?

    董小英当然怀疑,不过在她开口前,我却抢先道:“阿姨,我和白芷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,并没有对她有任何情愫,我这么帮她只是处于友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微微顿了顿,然后接着道:“嗯……或许在您看来,我这么帮助白芷,即便我家里很有钱,也是有一定负担的,但您想错了,这么帮助白芷,其实对我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显然不是很相信。

    于是我又接着道:“既然我能为您轻松拿到上海那边专科医院的床位,就凭着这一点,您还需要去怀疑我的经济条件吗?如果说还不还地清的话,其实我也不着急,慢慢还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董小英叹息一声后,对我点头道:“你这么说,我是相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她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您的意愿呢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