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毕业就结婚吧 > 第二百九十四章:王卓的误会

第二百九十四章:王卓的误会

    看着白芷发来的这条消息,我不免有些疑惑,只好对白芷道:“嗯,我现在方便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条消息刚发过去,白芷便把电话打过来了,我有些惊讶,但还是接通了白芷打给我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周景?”电话里传来白芷熟悉的声音,不过此时她似乎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我,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白芷沉默了一下,然后对我开口道:“我和王卓谈了谈,他好像……好像对你有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应该是我的错,我把你借我钱的这件事告诉了王卓,然后……他好像对你很有意见。”白芷说这句话时,声音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其实不用白芷说,王卓大概也能猜到是谁借钱给白芷的,只不过王卓再找白芷确认了一遍。

    于是我对白芷道:“不要紧,他应该都能猜得出来的,所以你不告诉他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可是……可是王卓说我和你有关系,还骂了你一些难听的话,所以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……”说到后面,白芷的声音愈发的低了,似乎是对我有所愧疚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件事愈发的混乱了,早知道如此,我当初就不该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是自作自受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实在没想到王卓会那么偏激,简直是有些不可理喻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他怎么做是他的事情,如果他真的对我有意见,那就随他吧,我们清者自清。”我对白芷道。

    白芷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轻声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然后对她问道:“你妈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白芷已经去上海差不多一周了,这一周以来,我和她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交流,这时候问候一下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我妈的病情还算稳定,虽然算不上每天都有精神,但至少比之前好了不少,不过医生那边说了,还需要继续住院治疗起码一个月才行,因为这是随时会发生特殊情况的,所以……”说到这里,白芷倒是没有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接过了话,对她安慰道:“没事,只管住就行了,钱这边你不用担心,反正算你借的,以后慢慢还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你周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后,我对她问道:“江欣乐有给你们请个护工吗?因为没道理你要二十四小时看护你妈的,而且学校这边也是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董小英要住院这么长时间的话,白芷是不能一直陪护的,她还有自己的学业,要不然她只能选择休学一学期了。

    可是以白芷目前的情况,她更是需要尽快完成学业出来工作,要不然怎么能承受住这种家庭压力呢?

    “欣乐姐已经帮我们请了个护工,是位四十来岁的阿姨,人挺好的。”白芷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,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最迟一个月后吧,起码得等我妈的病情真正稳定下来,那时候我才敢回广州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在那边自己注意点,有什么事情就找江欣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王卓那边……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,不会让他误会你。”白芷犹豫了一下,对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照顾好你妈就行,其他事不用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一定要管,因为这是因我而起的。”白芷坚持道。

    我拗不过她,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结束了和白芷的通话后,我便再次看了看微信,微信上有一条未读消息。

    这是林青悦发给我的,告诉我自己已经到家了,还让我记得想她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回复道:“到家就行,那你快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你也是喔,晚安!”林青悦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才放下了手机准备去洗澡。

    王卓依旧没有回复我的消息,或许正如白芷所说的那样,他可能对我有了一些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我和白芷确实是没什么关系的,而王卓自己本身就做的很有问题,他又凭什么说我呢?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末的时间过的很快,周日的时候,林青悦倒是没来找我吃饭了,因为她要去商场上班,晚上还有一次会议,所以没有时间过来我这里。

    王卓这货直接没了消息,白芷同样是不知道他的情况,而我自从上次问过他之后,就不再找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王卓这时候应该也要回广东了,因为他并没有找辅导员请假,所以他只能从上海飞回来,要不然他后面就得旷课了。

    而我也正式进入了复习阶段,因为上学期期末考试还没考完,我就匆匆赶回南京了,所以我是申请了缓考的。

    这学期开学后要和补考的一起考试,算算日子也快到了,于是我便没有再外出的想法,而是待在家里复习。

    周日的晚上,我接到了林叔打过来的电话,希望周一晚上我能和他吃顿饭,洽谈关于合作的事项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终于松了口气,想来我们周氏投资林家的事情,算是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,就是关于一些利益的问题,这个并不是我所擅长的,我最多只能听听林叔的意见,更具体的我还得派人过来谈才行。

    另外,林叔同意了这件事,那么我就得正式召开董事会了,因为要取得董事会的支持,我才能实行这个项目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我很快又得回一趟南京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一上完课之后,我便回去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,然后驱车前往林叔订好的酒楼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感到意外,因为我们是投资方,所以按理来说也是林叔做东的。

    来到酒楼后,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我很快地来到了二层的一处包厢。

    服务员替我打开门后,我便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林叔,还有他的秘书黎进昌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了黎进昌,那是因为他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,所以时隔几个月后,我还记得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